美籍华商领袖李国钦与《大公报》

王鹏

2009-05-21期05版

  美籍华商领袖李国钦,长期在美国经营战略物资(如钨、锑等),在国际商界享有一定的声望。他在美国曾结识《大公报》总编辑胡政之,与该报发生了较深的联系。

  早年经商

  李国钦(1887年-1961年),字炳麟,湖南长沙人,1910年在湖南高等实业学堂矿科毕业后,被送往英国伦敦皇家矿业学院深造。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被召返国,出任华昌炼锑公司业务部副经理。因锑产品系军事战略物资,行情随战争爆发而骤涨,华昌炼锑公司在法国赫伦士米冶炼厂购得冶炼纯锑技术专利,并按设计图纸设厂冶炼纯锑成功。1915年,为了在美国开辟销路,派李国钦前往并在美国纽约筹设办事机构。

  李国钦在美国的经商事业,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达到了顶峰。由于他经营的钨、锑、锡等金属在战争期间,价格成倍增长,且因太平洋航运受到阻滞,影响了供应。他便在美国国内寻找资源,除帮助美国政府开采了内华达、加利福尼亚及科罗拉多州贫(钨)矿外,又为美国政府在加拿大、巴西等国投资开矿。他的经营活动很快就遍及北美、南美和东南亚、南亚等地区,同时他作为美国公民被聘为美国联邦政府的顾问。

  李国钦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曾于1940年先后两次捐出十余万美元,支持中国的防空部队。1939年至1941年,他又先后捐出美金数十万元,慰劳中国长沙大捷、湘北大捷中的中国军队。这以后他还多次捐款,支援祖国同胞的抗战。

  与胡政之结交

  1944年2月10日,胡政之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在访问英国后转道美国访问一个月。在美国访问期间,胡政之除与政界、外交界和新闻界朋友接触外,他还经化学专家侯德榜先生介绍,结识了美国联邦政府顾问李国钦先生。李国钦知道《大公报》在国内的舆论影响力,特别是在抗战期间的舆论引导的作用,为此美国密苏里大学曾在1941年授予该报“荣誉奖章”,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因此,李国钦与胡政之见面,更像是老友相逢,相见恨晚。1945年4月,胡政之再次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赴美国旧金山参加联合国成立大会。会后,胡政之继续在美国各地考察印刷设备(尤其是先进的轮转印报机),以备战后《大公报》迅速恢复沪馆、津馆之需。在购买印刷机时,因所带20万美金不够,胡思量再三,便开口向李国钦借款。李很痛快拿出5万美金,拟赠予《大公报》,但胡不答应,就把这5万美金充作《大公报》股份(合5000股),并邀请李为新记《大公报》有限公司的董事。

  访美之后,胡政之与李国钦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1947年9月下旬,胡政之写信给李国钦,讲述国内的政治形势以及国共两军战争下《大公报》尴尬的处境。10月3日,李国钦在给胡的回信中写道:

  政之先生:

  收到你九月二十六日来信,足慰远怀。它告诉我,北国的情况虽然黯淡,《大公报》还是一如既往的光芒和健壮。由于你的干练处理,我相信出报的困难总是可以克服的。

  你说从某种意义言之,《大公报》的不偏不倚,在今日构成了一种“不利”。这个“不利”,在我则始终认为是一笔可靠的资产。在此风雨飘摇的时会,你爱护它好像慈母爱护幼儿,我谨此向你庆贺。纯洁、诚正、勇敢——这三者是良好报纸的要素。你和你的同僚能够不顾种种障碍,守护优良的传统,值得为之高兴。时光如流,到了最后,你一定胜利,《大公报》也将在胜利中增加它的声光。

  我现在想起了著名报人孟肯氏(H.L.Mencken)几句含有讽刺意味的话:“凡是成功的报纸必然永远好辩好斗。只要可能的话,它从不替任何人或任何事辩护;在被迫不得已非如此做不可的时候,它的做法将是对另一人或另一事加以无情的斥责。”

  听说费彝民君将来纽约,良晤应不会远;又承告知府上各位清吉,这都使我欣慰。

   敬祝安好。

   李国钦于纽约由此可见,李国钦对《大公报》的发展是很关心的。

  1949年4月14日,胡政之在上海病逝,远在美国的李国钦闻讯后十分悲痛。他给《大公报》代总经理曹谷冰写了一封情意深长的信,以表达思念之心。他写道:

  谷冰先生:

  我无法对你描述我听到噩耗的悲切。胡先生的别离,好像树林中倒下一棵大橡树,不但震动了广大的区域,而且在中国的土地留下了一个广阔的缺陷。人们将永远记牢他,记牢他是一位光辉的编辑,一位有力的作家,一位良好的企业家,一位富于公众精神的公民。我能够认识他很多年,真是幸运。我正在追忆和他历次谈话的情景,那些情景将永远不能忘怀,也将增加我的经历。我将恍然若有所失,全世界具有高尚思想的新闻从业人员和具有进步思想的人士,也将恍然若有所失。我们的后世将在新闻史中给他一适当的位置,那个适当的位置将鼓舞全中国的青年记者和作家。

  我知道此刻在你身上的责任是沉重的。但是《大公报》的友人和读者都信赖你,信赖你的能力足以依循胡霖的传统完成胡霖留下来的伟大工程。我对于你的干练深信不疑,我知道在你的领导之下——《大公报》必将安度今日的风暴,并在艰苦的未来为国家服务。现在,我仅有一句话可说:“假使你对你自己忠实,你对别人想不忠实也不行。”

  祝安好。

  你的忠实友人李国钦上言一九四九年四月十九日于纽约

  筹建“国钦图书馆”

  1947年7月初,李国钦致信胡政之表示,他愿意出资600万元国币和1万美元,分别购置中文和外文图书,以供《大公报》员工使用。胡政之接信后,立即邀集报社高层研究,决定成立“国钦图书馆筹备委员会”,由萧乾、李纯清、潘际坰等组成;成立“国钦图书馆”和购置图书的审查委员会,由王芸生、曹谷冰、费彝民、许君远、杨历樵、李侠文、贺善徽、魏友棐、戴文葆、杨刚、朱启平、黎秀石、马廷栋等组成。不久,在报社内部还张贴了告示,希望大家推荐所需购买的图书书目,以备审查委员会审核。

  不久,“国钦图书馆”在报社内建立,一批图书也陆续购置,方便了员工们查阅资料。

  一个未实现的愿望

  1949年7月初,章士钊在香港见到李国钦和金融实业家陈光甫。这时,正在香港的李国钦拟通过章士钊的关系,赴北平会晤毛泽东。章士钊积极为之联系,并拟动员陈光甫与李国钦同赴北平。章还对李、陈说:“毛泽东正在等着你们能否北上的电报。”陈光甫当日在日记中记载:“章的话听起来很像毛在香港的特别代表。”陈光甫还对章士钊半开玩笑地说:“我们在中国都有商业利益。不像李国钦能够以中间派的身份活动……由于李国钦在纽约和华盛顿的各种关系,如果共产党人希望和西方一起前进并且未得到他们的承认而进行谈判时,李国钦最有资格成为新政权的代言人。”章士钊把陈光甫的想法,转告给了毛泽东。后因种种原因,邀请李国钦回国的计划,没能实现。

  全国解放后,侯德榜先生在周恩来的指示下,与李国钦始终保持着联系。侯还利用出国访问的机会,与李国钦通了长途电话,李曾表示如有机会就回国访友观光。但不幸的是,1961年3月5日李国钦因心脏病突发而逝世,享年7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