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田和他的《阿诗玛》

赵英秀

2012-11-15期07版

  李广田,山东邹平人,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教育家、文艺评论家、散文家和诗人。1906年10月1日生于山东省齐东县(今邹平县)1968年11月2日在文化大革命中去世。他的一生著作等身。

  李广田在创作之余,还致力于少数民族文学的研究,重新整理出版了彝族支系撒尼人的长篇叙事诗《阿诗玛》,并担任我国第一部宽银幕电影《阿诗玛》的文学顾问。

  1959年,李广田在云南大学工作期间,重新创作出版了撒尼族长诗《阿诗玛》。1964年《阿诗玛》被上海电影制片厂改编为中国首部宽银幕音乐舞蹈片,并由李广田任文学顾问。

  《阿诗玛》本为彝族支系撒尼人流传久远的一部优秀口头文学作品,内容以主人公阿黑和阿诗玛的经历和遭遇为主线,集中反映彝族人民生活、斗争和爱情的人生图景。这一体裁和题材,早在解放初期,就引起了文艺工作者的关注。1950年杨放在昆明杂志《诗歌与散文》9月号上,发表了他蒐集整理的《阿诗玛》片段;1953年,朱德普在《西南文艺》5月号上,刊登了他整理加工的长达300行的《阿诗玛》;同年,昆明军区京剧团的金素秋、吴枫将《阿诗玛》改编为京剧上演,受到好评。遂后,云南省委宣传部与省文联,组建了“云南人民文工团圭山工作组”深入云南省路南县圭山地区近3个月,对于撒尼群众中口头流传的《阿诗玛》原材料进行采访和搜集,日以继夜,不辞辛劳,共搜寻到原始资料20余份。之后,由黄铁、杨志勇、刘绮、公刘四位诗人,依据这些流传材料,整理出撒尼民间叙事长诗《阿诗玛》,并于1954年7月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此书问世,差强人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暴露了许多缺憾和不足。时至1959年,当云南省委宣传部将这一“重新整理《阿诗玛》”的重担交与李广田时,他深感当仁不让,责无旁贷,不顾自己腰疾的复发,慨然应允,并视之为“一次很好的学习”。

  李广田重新整理《阿诗玛》的工作开始了。对于20余份《阿诗玛》的异文,他逐字逐句,认真阅读,条分缕析,反复推敲;对于撒尼诗的原句,则愈字斟句酌,一丝不苟。他参照读者对原整理本的意见和设想,仿佛一股“再创作”的灵感袭来,物我两化,他依稀置身于彝族人民的喜怒哀乐、恩怨情仇之中,字字珠玑,风生水起,指间流泻……

  如是,经过半载光阴,《阿诗玛》的重新整理工作终于完成了。统观全书,诗句共1800余行,对原整理本修改250余处,并写了一篇12000字的长篇序言,内容充盈,论述剀切生动。

  李广田在原整理本的基础上,着实给力,下了一番苦功。譬如关于“射箭斗争”一节,原整理本只有寥寥4行:

  拉弓射出三箭,人没到箭先中大门。三支箭都钉在热布巴拉家,大门,供桌,堂屋上。如此写来,李广田觉得,失之草率,浮光掠影,而且“太简单,文字亦生硬。”而采撷的原材料此节倒不乏活灵活现的描绘。据此李广田做了大刀阔斧的改写,篇幅适当加长,气氛得以烘托,从而揭示了热布巴拉最终失败的必然性,凸显了阿黑和阿诗玛英武果敢的人性光辉。

  李广田重新整理的《阿诗玛》,于1960年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面世,在文化界、文学界引起广泛反响。它忠于原作,体现少数民族风格特点的精神,永远彪炳史策。此书后来被评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学整理工作的一个范本和样板。

  值得特书一笔的是,《阿诗玛》在付梓印刷时,李广田坚持不署自己的名字,出版时的署名落款是:“中国作家协会昆明分会重新整理”;再则,此书出版后,李广田坚持不要稿酬。有关单位曾先后三次将稿费送到门上,他却坚持分文不取。最后他提议:将稿费转赠给阿诗玛的故乡,赠给路南县撒尼人民作为了文化活动的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