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技术时代变革的声音

余胜泉

2014-05-14期10版

新闻背景

在前不久召开的以“把握趋势、发挥优势、聚合发展”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民办培训教育行业发展高峰论坛上,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章家祥提出,目前在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上,信息技术、资本等各种力量都在通过各自的方式推动着民办教育的改革与创新,建议民办培训教育从业者要审时度势,整合资源,顺势而为。

那么,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对于教育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是一种工具还是一场革命?在本次论坛上,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院长余胜泉就信息技术与教育的话题给出详细的阐述。他认为,教育目标正在发生意义深远的改变,而新技术正成为助力传统教学模式变革的重要手段。在这一时代潮流面前,我们不要故步自封,要用心倾听技术时代变革的声音,要全面地推动技术革新教育,加速推进技术进入教育的进程。

我们正处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时代,信息技术已经进入我们生活的各个领域,影响到每一个人。随着技术的发展,电脑越来越多地跟我们的生活融合在一起,从奢侈品变成了生活消费品,我们生存的环境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物理环境,而是一个被数字技术所改造的人工环境,是一个虚拟和现实交合融合的空间。

当技术的价格越来越低,技术越来越多成为我们生活当中一部分的时候,技术将对教育产生意义深远的反作用,将对教育产生全面的革命性的影响。在技术成为必须生存环境的时代,人类的基本认知方式正在发生意义深远的改变,我们人类的生存方式,驾驭这个世界的基本思维方式正在发生改变。当基本认知方式都发生改变的时候,在此基础上建立的教育大厦必然发生意义深远的改变。

“技术正在改变(重组)着我们的头脑,我们使用的工具决定着我们的思维,人机结合是现代人认知世界的基本思维方式。”

技术延伸了人的大脑

进入信息时代,我们生活的社会节奏越来越快,信息的容量越来越大,我们生存于这个社会需要的知识越来越多,我们生存的环境相对于前人,也空前的复杂。我在过去20年接触过的人、到过的地方、处理过的事情、驾驭的知识复杂程度、接收的信息容量等,可能比我父母所接触的十几倍还要多。我们如何应对社会越来越大的复杂度,越来越快的节奏?正是在这种无法回避的压力下,现代人基本的认知方式正在发生改变。人和智能设备的协同思考和协同思维,使得现代人能够处理越来越大的复杂性问题,能够应对越来越多的知识。

麦克卢汉说过“媒体是身体的延伸”,电视是我们眼睛与耳朵的延伸。同样,“人类塑造了媒体,媒体也塑造着人类”,电视也改变了我们基本的生活形态。实际上当技术无处不在、成为环境一部分的时候,技术与人脑的协同会改变人的基本认知方式,会使人变成一个内脑和外脑联合行动的人,使人具备了人机合一的思维体系。中科院院士戴汝为在他的著作《社会智能科学》中写道:“在信息时代,人机结合的思维将会取代我们个人为主的思维方式。”他认为:“人脑和计算机都是信息处理的工具,人脑通过经验积累与形象思维,擅长不精确的、定性的把握,而计算机则以极快的速度,擅长准确的、定量的计算,两者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又互相结合,既能达到集智慧之大成,又能通过反馈的作用,来提高人的思维效率,从而增强人的智慧。”

技术正在改变(重组)着我们的头脑,我们使用的工具决定着我们的思维。人机结合是现代人认知世界的基本思维方式,人加上信息、加上智能装备、加上电脑才会变成认知,现代人的认知方式是人机合一的方式,只有这种方式才能适应社会的复杂性,才能适应技术所改造的信息时代的到来。如果不能学会人和电脑的协同思维,你将无法应对技术所改造的信息化时代工作和生活的复杂性,将会被社会淘汰到边缘位置。智力的高低以智商IQ来表示,按照心理学

智商的理论,人的IQ值在60—160,服从正态分布。假设一个孩子的智商是80,想提高到120,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基本的思维结构是很不容易改变的;但是如果一个孩子的智商是100,再给他一个智商等于60的电脑,他就很容易处理智商需要140才能够处理的复杂的事情。人机结合使得现代人更加聪明。

所以,人与电脑的协同是现代人面对复杂性问题基本的认知方式,现代人类的认知,正从个体认知变成分布式的认知。当人类的基本思维方式发生意义深远的改变的时候,在此基础上建构的教育大厦,必然要发生革命性的裂变,无论是教学思想、教学理念、教学组织形态、教学方法等都会发生意义深远的改变,只有这种改变才能培养出适应未来发展的具有现代认知特点的人。

“在教育领域,技术绝不是仅仅用于完成现有教学的模式和方法的工具,而是要推动教育革新。”

技术终极目的,是推动教育变革

著名的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说:“技术的本质就是‘座架’。在技术的‘座架’的命定中,技术是人靠自身无法控制的东西,人被坐落于此,被一股力量安排着、要求着,这股力量是技术的本质中显示出来的、而又是人自己所不能控制的力量。”

这是一段比较抽象的话,说的是技术对人的反向奴役作用,其实在教育领域内,到处都是这种现象。当一个新技术出来的时候,人的习惯性的思维就是用技术来完成我们传统的流程,当然这很重要,但是这是一个发展过程,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个过程的初级阶段。比如经过十年的教育信息化,在大城市,基本普及了多媒体教学,课堂上普遍使用PPT,多媒体给课堂带来很多好处,但同样带来了严重的问题。有老师戏称PPT是“骗骗他”,因为原来老师在课堂上面讲课,满黑板抄板书,学生在下面满屏抄,在记录的时候,左耳进,右耳出,中间留住一点点;现在上课不用板书了,改PPT,30秒一换页,学习内容在学生眼前一晃就过去了,课堂的密度是增加了,但是学生的思维弱化了。老师,则从一个教师变成了一个课件放映员,技术变成主导的东西,人变得无足轻重了,这就是教育领域内典型的技术对人的异化。因为我们只是把技术仅仅看成一个完成既定模式的工具,这样就会被技术所驾驭,最后沦为技术的奴隶。

技术的革新必然要对教育思想、教育模式、教育方法、教育组织体系等都发生意义深远的颠覆性的影响,只有这样才能够促进教育全面发展。从技术哲学超越技术约束的角度来看,技术对于教育来说不仅仅是简单地完成既定模式和任务的工具,技术工具观会严重制约技术变革教育深度与广度,严重制约教育现代化的步伐,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国家提出技术对教育具有革命性影响的根本原因。

“随着信息技术的渗透,一些重大战略实施的生态环境会逐步得到改变,从而对这些战略落实提出了变革性的思路和挑战。”

顺势而为,推动教育现代化

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人,基本的能力与知识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还拿传统的方式来培养学生,就已经不能适应这个时代发展的要求了。时代的教育目标正在发生意义深远的改变,我们要全面地推动技术革新教育,加速推进技术进入教育的进程。

很多人总是认为教育的发展是稳步前进的,上完一个台阶之后再上一个台阶,在复杂性或质量上不可能出现任何飞跃。结果是忽视了新技术提供给个人、社会团体、教育系统或国家去实现质的飞跃的可能性,没有认识到信息与传播技术在加速变革方面的潜力。人们错误地认为,在引入新技术之前,我们必须解决所有的教育问题(例如教育覆盖范围、均衡、公平、质量或课程的现实问题),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以贫穷和资源有限为由,拒绝让一个社会享有可以帮助其克服不利条件的技术和文化资源。这是极其危险的,就好像要等到每个人都有了鞋穿才开始修路一样,让社会弱势群体承受数字鸿沟的后果是不公平的,更何况数字鸿沟还在不断扩大文化和社会经济差距。

教育信息化相对于整个社会信息化,相对于银行、电信、税务、医疗等各个行业,是严重滞后的,大大落后于时代的发展。因为,银行没有电脑和网络就不能开门,但是学校没有电脑还照样上课。

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的人是信息时代的“移民”,那么,“90后”、“2000后”则是信息时代的“原住民”,这两个时代的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所以,信息技术对于我们的新生代儿童,绝不是意味着简单上网等技能,而是一种基本的思维方式的养成。这种基本的思维方式,决定学生基本的行为方式,决定未来的发展,决定学生能否适应社会时代的发展。技能方面的学习,早学、晚学都是一样,但是思维的方式不是,思维方式需要从小就培养的。故而,不要用“移民”的思维来限制“原住民”的行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生存和思维方式。比如宋代词人李之仪的《卜算子》生动地表现出一个古代人的基本思维方式:“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古代的人没有相见的便利,但是有相思的深刻;现代人有了相见的便利,但没有了相思的刻骨,这就是思维方式的不同。这没有谁好谁坏之说,但显然,现代人不可能再像古代人那样生存和思维了。

很多家长和领导总是在担心,小孩子从小就接触电脑,总是在害怕电脑所带来的负面的影响,所以总想方设法地加以限制。其实对于青春期的孩子,家长越不准,他越要尝试,但防得住学校,防不住家里;防得住家里,防不住网吧;防得住中小学,防不住大学。对于信息时代的“原住民”,剥夺他们接触信息技术的权利,是不人道的,也是防不住的。因为,单纯隔离不是办法、也不可能,关键是要疏导结合,找到正确的替代品,让学生做有意义的事情,让学生有成就感。

信息技术对于民办教育机构而言,本来应该有更多的创造机会服务于教学。但民办教育机构若还是用传统教育的思维,仅仅关注策略的在线教育,那它一定就是历史的垃圾,是中国教育改革的绊脚石。所以我们希望在线教育能创造新的模式,新的范式,新的教育组织形态。随着信息技术的渗透,一些重大战略实施的生态环境会逐步得到改变,从而对这些战略落实提出了变革性的思路和挑战。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认为教育信息化是教育现代化的核心特征。

全球化和信息化是时代变革的两个主旋律,教育工作者不要故步自封,要娴熟地驾驭这两个时代的发展的动力之轮,跟上时代。今天的教育和老师不生活在未来,未来的学生将会生活在过去。达尔文说,不是最聪明的、也不是最强的物种才能够生存,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物种才能生存下去。我们不要故步自封,而要用心倾听技术时代变革的声音。在技术成为我们基本生存环境里面不可或缺一部分的时候,它绝对不仅仅是解决教育某一方面的工具,它的到来会改变我们适应这个社会、认知这个社会的认知方式。认知是构建教育大厦的基础地基,当地基发生根本形态的改变,教育一定会发生结构性的改变。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院长)

图4:对于信息时代的“原住民”而言,剥夺他们接触信息技术的权利,是不人道的,也是防不住的。今天的教育和老师不生活在“未来”,未来的学生将会生活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