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SDR篮子,人民币“肩负重任”

文/本报记者 崔吕萍

2016-09-13期07版

人民币加入SDR篮子已进入倒计时。2015年11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宣布,人民币将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特别提款权)篮子。届时,SDR的价值将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这五种货币所构成的一篮子货币的当期汇率确定,SDR篮子的最新权重为美元41.73%,欧元30.93%,人民币10.92%,日元8.33%,英镑8.09%。

加入SDR篮子后,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地位将有怎样的变化?国内投资者又如何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分得一杯羹?

■■重要的“稳定器”

通俗来讲,SDR是一种没有票面的“货币”,它只是账面资产。这一“货币”的历史已有47年,最初发行时,1SDR等于0.888克黄金,与当时的美元等值。

8月31日,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也称“世界银行”)2016年第一期SDR计价债券———“木兰”,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这是首只以人民币计价的SDR债券,发行规模为5亿SDR,约合人民币46.6亿元,期限为3年,结算货币为人民币。

据此计算,1SDR约合9.32元人民币。

虽然是一种“货币”,但SDR不能作为民间交易使用,它是IMF成员国对可自由使用货币配额的潜在债权。IMF规定,只有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才可以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

当然,SDR也可以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货币储备。因为它是IMF原有的普通提款权以外的一种补充,所以称为特别提款权。

IMF总裁拉加德日前表示,人民币将于今年10月1日正式加入SDR,这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黄泽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人民币在国际清算体系中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人民币加入SDR,对整个“篮子”而言可谓起到了稳定器的作用。

而从汇率稳定机制看,人民币加入篮子后将发挥重要的稳定器作用。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本报记者表示,当前业界普遍关注美国将于12月启动加息周期,加息将促使美元汇率升值。现有数据看,美元在SDR篮子中的权重在40%左右,一旦美联储加息,篮子中剩余60%左右的货币将面临贬值压力,但从篮子整体看,基本实现了汇率平衡,从而保证了篮子整体相对于单一货币的汇率稳定性,而人民币在其中拥有超过10%的份额,将发挥重要的汇率稳定器作用。

■■关键的“推动者”

在稳定SDR价值的同时,IMF对人民币加入篮子或许还有着另一种期许,那就是提升SDR在国际储备资产中的比重。

在刚刚落幕的G20杭州峰会上,拉加德表示,G20成员国支持进一步提升SDR的使用范围,而中国用SDR来衡量储备资产、作为发行债券的货币等做法,令IMF很受鼓舞。IMF正在采取更多的措施来探索如何更好地而且在更广泛范围内使用SDR。

据黄泽民介绍,自SDR创立以来,IMF已对其成员国进行了4次SDR分配,累计创造了2040亿SDR,相当于2800余亿美元。作为一种国际储备资产,SDR占国际储备资产的比重仍处于不断提升过程中,其流通性还受到一定的限制,比如不能直接用于国际贸易支付和结算,也不能兑换成黄金,“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如果一国想以SDR清偿债务,需要得到另外一国的认可”。

事实上,中国在提升SDR国际储备资产“地位”方面一直不遗余力。

今年3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法国巴黎出席G20国际金融架构高级别研讨会时指出,SDR有助于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和韧性。增强SDR的作用是一项长期工作,可以开始采取切实措施,积极扩大SDR的使用,包括使用SDR作为报告货币和发展SDR计值的资产市场。

今年4月开始,中国人民银行同时发布以美元和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数据。业界人士对此评价称,以SDR作为外汇储备的报告货币,能够更加客观地反映外汇储备的综合价值,也有助于增强SDR作为记账单位的作用。

而在今年7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成都会议上,关于完善国际金融架构的议题之一就是扩大SDR的使用。

就在“木兰”债发行当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与国际社会一道,继续配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一步扩大SDR的使用,提高各国市场主体对SDR产品的认可度。

■■人民币走向成熟

加入SDR篮子,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同时,业界人士纷纷表示,在加入篮子之后,人民币汇率将进一步摆脱“我兑美元是涨是跌”的禁锢,实现更为有效的浮动。

中国人民银行最新数据显示,8月下旬以来,美联储主席耶伦和其他美联储官员相继释放加息信号,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有所升温,美元再度走强,在“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机制下,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相应有所贬值。总体上,人民币汇率仍继续按照“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机制有序运行,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弹性进一步增强。

今年年中,美联储曾公布议息会议的时间表,其中显示最近一次议息会议召开时间为9月20至21日。而在9月5日落幕的G20杭州峰会上,与会国家承诺,避免竞争性贬值,不以竞争性目的来盯住汇率。

业界人士分析,美元加息预期升温可能会使人民币短期承压,但无论在经济还是政治层面看,人民币下半年实际下行空间有限。

全国政协委员余永定对本报记者表示,在过去几个月中,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相对稳定,而且中国人民银行也并未大量动用外汇储备干预外汇市场。中国的“收盘价+一篮子货币”的新汇率形成机制在一定条件下有助于稳定汇率预期。“下一阶段,为了维持金融稳定、维持独立的货币政策、减少资源配置扭曲,中国还是应该尽快过渡到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

鲁政委也表示,人民币汇率要实现正常的浮动状态,也就是要实现汇率的自我导航,而不以一时一刻的经济变化为干扰,“业界有一种习惯是将很多观点短期化,认为汇率升值是好事,一旦贬值,中国人民银行就要承受压力。事实上,我们追求的始终是人民币汇率的自由浮动,因此汇率市场化依旧是大方向”。

伴随着人民币加入篮子,以及资本账户的进一步开放,未来,普通人的生活也将出现变化。“比如说,很多中国百姓有投资外汇或者境外股市的诉求,未来,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实现充分的市场化,这些投资诉求也将得到更为充分的满足,中国居民将获得更多的全球资产配置的机会。”鲁政委这样表示。

另有业界人士认为,加入SDR将为海外投资者参与中国内地股市提供渠道,根据过去QFII(合格的境外投资者)、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和沪港通的投资经验,上述渠道一旦打通,或将增加资金对稳定型蓝筹价值股的需求,股市定价也将进一步向国际接轨。

人民币加入SDR,同时也为国内资金陆续出海提供了便利。业界人士分析,纳入SDR相当于为人民币贴上了“硬通货”的标签,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将增加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

对于人民币加入SDR可能造成的影响,IMF此前还认为,人民币可以自由使用将有助于推动中国的金融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