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如何成为绿色金融的“菜”

文/本报记者 崔吕萍

2016-09-13期05版

9月5日,二十国集团(简称G20)杭州峰会闭幕。这次峰会上,绿色金融是一大热门词汇———G20不仅首次讨论了绿色金融议题,还成立了绿色金融研究小组。与此同时,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七部委近日联合发布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文件勾勒出了未来中国绿色金融体系的基本框架。

发展绿色金融助力绿色产业,框架已有,难点是什么?中国在绿色金融领域的探索,对世界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推动绿色金融需知行合一

近年来,我国对于推动绿色金融助力环保的探索一直在路上。

中国银行业协会年中发布的《2015年度中国银行业社会责任报告》显示,银行业持续推动绿色金融发展,搭建绿色融资平台,寻求金融活动与环境保护、生态平衡的协调发展。截至2015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信贷余额8.08万亿元;其中,21家主要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信贷余额达7.01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6.42%,占各项贷款余额的9.68%。贷款所支持项目预计可节约标准煤2.21亿吨,节约水7.56亿吨,减排二氧化碳当量5.50亿吨、二氧化硫484.96万吨、化学需氧量355.23万吨、氮氧化物227万吨、氨氮38.43万吨。

《指导意见》发布后,业界人士普遍认为,推动绿色金融发展,尤其是在强化开发性银行作用、绿色金融领域国际合作、统一绿色债券标准、探索第三方绿色评估和信用评级标准、对绿色项目环境效益进行定量分析、环境风险定价、强化企业的环境信息披露、地方政府支持绿色金融发展等方面都具备可发力点。

政策向哪边倾向,资金就应当往那个方向去。

中国银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银行业金融机构正逐步建立健全绿色信贷政策体系,加快绿色金融产品与服务创新,着重将信贷业务向绿色产业倾斜,助推传统产业绿色转型。

而在从事恶臭在线监测和实时发布的北京拓扑智鑫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勇辉看来,现在,很多环保科技型创业创新企业特别需要得到金融扶持,尤其是资本市场的力量。“坦白来说,很多科技型企业在初创阶段都是在‘烧钱’,不具备完整的财务指标,这就需要资本市场、特别是新三板能够将创新创业企业划分出板块,对确实拥有核心技术的绿色双创企业给予优先扶持,而不是单纯以既往盈利能力和股东数量来衡量一家科技型企业是否能上市。”

郭勇辉认为,当前,大气、水和土壤都存在被污染和过度开发的问题,亟待修复,“比如对水质污染进行治理,使其达到饮用水标准,其工程量和周期都较长,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类似这种投入,民间资本和国家财政应当形成合力。”

在碳银网创始人俞兆洪看来,节能环保行业的金融需求一直比较旺盛,金融业,特别是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的金融创新业态要对其提供有针对性的创新服务。“金融的创新集中在风险管理模式上,而不是售卖模式的创新。”俞兆洪表示,传统金融的核心风控模式是资产抵押、现金流以及资产证券化,金融创新业态是对传统金融风险管理模式的补充,使金融服务适应新的需求。绿色金融很重要的一点是强调资源节约、环境友好,这里包括支持拥有环保核心技术的中小微企业创业创新,金融创新业态在这方面有优势,比如可以利用大数据分析,更有针对性地服务环保行业中优秀的技术产品和优秀供应商;同时,通过提供绿色金融的方式,服务其供应链,实现产融结合。

推动绿色金融服务绿色产业,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调动金融机构的积极性。对此,中国首家赤道银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本报记者表示,第一,是否能在《破产法》中规定,绿色债权可以在清偿债权序列中优先于其他债权?第二,建议将企业信用风险与环保是否达标对等来看,同时可以降低银行贷款风险的权重。

■企业获得绿色标签有门槛

有了绿色资金还不够,还要衡量哪些企业能够得到这些钱,这里就存在标准制定的问题。《指导意见》提出,绿色金融是指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的经济活动,即对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的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务。而这些产业都涉及上中下游各类企业,哪些企业才真正是绿色金融的“菜”?

鲁政委表示,企业筛选是推动绿色金融发展要面临的一项挑战,由于环境问题具有外部性,政府要清晰设定绿色产业的概念和标准,这样才能提升企业绿色标签的含金量。

而在全国政协委员、台盟福建省委副主委骆沙鸣看来,我国在推动环保产业发展方面还有较大空间。“德国环保产业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10%,我国现在不足1%,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过去,我们说一个企业是否做到绿色,主要是从履行社会责任的角度来衡量;当前,更具操作性的一种方式是设置认证标准,也就是给具备低碳技术、特别是拥有知识产权专利的企业贴上绿色标识,以便绿色金融与其对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骆沙鸣这样表示。

那么,哪些企业,以及企业的哪些行为可以被认定为绿色?骆沙鸣认为,工业领域中,比如推动产品能耗标准升级的企业,以及能够入住循环经济产业全区的企业,都可以获得绿色标签。另外,有很多帮助企业节能减排,或者在能源合同中提供核心技术的第三方中介机构,它们虽然属于服务型企业,不直接参与生产,但也应被列入绿色范畴,可以享受到绿色金融的服务,“还有,对于一些石化产业园区或者高排放企业,要建立强制保险制度,这些企业如果能够超前履行高于行业环保合规标准的企业责任,也可以被视为绿色金融可以支持的范畴”。

而在农业领域,骆沙鸣表示,有很多技术或者企业也可以被贴上绿色标签,当然,还有很多指标性的内容有待定义和细化。

鲁政委则认为,哪些企业和行业可以获得绿色标签,这需要第三方专业检测机构对照政策给出的量化节能减排额度进行筛选,并进行公示。真正符合标准的企业,可以由

绿色金融给予激励。

■“绿色”细节需政府市场合力落地

《指导意见》提出,建立健全绿色金融体系,需要金融、财政、环保等政策和相关法律法规的配套支持,通过建立适当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解决项目环境外部性问题。同时,也需要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加大创新力度,通过发展新的金融工具和服务手段,解决绿色投融资所面临的期限错配、信息不对称、产品和分析工具缺失等问题。

由此可知,推动绿色金融,还有大量的细则需要落地,这一过程中,政府与市场均需发挥重要作用。

骆沙鸣认为,政府可以出台有利于绿色企业上市IPO的政策。同时,可以通过财政贴息、绿色贷款、列入政府采购清单等方式,支持绿色产业发展,这对市场而言,也起到了引导的作用。他同时提出,未来,我国发展绿色产业基金有很多作为,这种基金既可以由各级政府发起,也可以利用PPP(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创新模式。当然,产业基金的推动同样任重道远,比如可以尝试“雾霾治理基金”、“水环境基金”、“土壤修复产业基金”以及“区域环保基金”等,这些尝试对其他国家也具备借鉴意义。

需要注意的是,经济发展中,难以避免碳的生成,因此,很多地区在开展经济活动的同时,也在探索低碳发展的路径。对此骆沙鸣表示,地方政府既要探索“碳汇”技术、促进碳交易,也应将绿色GDP列入政绩考核评价体系,可以就此展开试点,并总结制度性经验。同时,还要完善绿色信用评级体系,提升绿色会计、绿色审计等第三方评估、评级机构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