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田园里的“爱乐之城”

本报记者;李冰洁

2017-04-21期10版

一部音乐电影《爱乐之城》在今春天电影市场上可谓“叫好又叫座”,许多人纷纷来到影院,感受音乐带来的热情与活力。

在冀东平原上的河北省武强县,有这样一座小镇:它没有现代化工业园区,也没有快速矗立起来的高楼大厦,却在杨柳树荫中、在麦地棉田里,处处跳跃着音符,转角间皆是音乐元素。小镇里的居民们爱着音乐、享受着音乐,生活中更离不开音乐。这个名叫“周窝”的小镇,俨然成为了乡野间的一座“爱乐之城”。

迎着和煦的春风,经过一片片麦地、菜园后,一个如哨兵般笔直高耸着的大树干便“站”在了面前。那是一段4个成年人才能环抱过来的、做吉他最好的木材——夏威夷洋槐木,上面用红色的漆字写着“周窝音乐小镇”,由它而起,代表着进入小镇,便进入了音乐的世界。

家家都有一个“音乐人”

在这个只有959人、256户,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小镇上,有着一个产销量“全国第一、世界第二”的乐器厂———金音乐器集团,周窝音乐小镇就是在乐器生产的基础上应运而生的。小镇里的居民每家都至少有一人在乐器厂里上班,所以,这里每户都有个了解乐器的人。

沿着小镇的主路一直走,两边的墙面上画着各式各样的创意画,偶尔有一两个拉琴人的铜塑立在树荫下,又或者一个大提琴就在某个人家门口,甚至连休息座椅上都是音符……这其中,一个以人民公社为主题的墙面画十分抢眼,抬眼看去,门口上写着“萨克斯公社”,一位笑意盈盈的阿姨正背着闪闪发光的萨克斯迎接着人们。

“快来,我新学了一首《军中绿花》,吹给你们听听!”这位年近六旬的郭玉管阿姨满面红光,热情洋溢地招呼着来访的客人。

音乐零基础的郭阿姨曾在金音乐器集团上班,负责给黑管、长笛和萨克斯等管乐器的按键抛光。“做一个萨克斯要十好几道工序,‘抛键子’是其中一个。”郭阿姨兴致勃勃地介绍着自己曾经的工作,“一个萨克斯42个按键,我抛光这么一套键子用不了一个钟头,是一个老手啦,光徒弟我就收了十几个呢!”她自豪地说。而干了十几年“抛键子”的活儿,郭玉管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拿起萨克斯吹得有模有样,从一个农妇变成了一个音乐人。

“摸了十好几年萨克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吹。”从乐器厂退休以后,郭玉管学会了几十首曲子。热情开朗、朝气蓬勃、打扮还非常时尚,熟悉郭阿姨的人都说她越来越年轻了。郭阿姨觉得,这都是吹萨克斯带来的好处。“有了音乐没烦恼,吹萨克斯还能增强心肺功能、促进血液循环、带动手指运动、调动思维能力。”郭

阿姨笑着总结道。

阳光下的音乐咖啡屋

春日里的阳光最是温暖,透过落地窗,洒在一间名叫“麦穗”的咖啡屋里,人们在这样悠闲的午后,听着驻唱歌手的歌声,品着咖啡,享受着音乐带来的美好午后时光。

音乐小镇的总策划人董玉戈说,周窝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北方农村,如今,却更有一些类似于北京798艺术区的气息。随着璐德国际艺术学校的入驻,整个周窝镇逐渐形成了以乐器生产、音乐教育、文化创意为整体的新农村,村庄从基础设施到村容村貌,村民从农忙务工到以“乐”为乐,孩子们从零基础到接受音乐普及教育,这个巨大的变化是人们从未想过的。

“我们一开始是打算把小镇按照一个艺术家的创意孵化基地去打造,并不是单纯的‘美丽乡村’。”董玉戈说,“我们更加注重音乐教育的普及,小镇想要长久、持续化地发展,必须要建立起中小学生的教育,只有他们多年以后学成归来,才能够把这里的特色真正地支撑下去。”

董玉戈说这话时,“麦穗”咖啡屋里,驻唱歌手王玮正弹着吉他,唱着那首耳熟能详的《董小姐》。王玮后来告诉记者,“90后”的他从小喜爱音乐、学习音乐,现在在璐德国际艺术学校担任钢琴老师,白天孩子们上文化课的时候,他便来到“麦穗”驻唱,晚上再回到学校去教专业课。

来小镇前,王玮曾奔波于餐厅、酒吧当驻唱歌手。如今,当起老师,遇到一些基础不太好的孩子,他要多花很多心思,但他十分享受现在的状态。王玮经常会带着孩子们参加各种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县城文化宫更是每逢璐德学校的艺术演出,必定场场爆满。现在,王玮成了小镇上的名人。“以后,我还是希望能登上更大的舞台,被更多的人认识。”王玮憧憬着,“不管怎么样,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弃在音乐路上的追梦,我享受跟音乐生活在一起的状态。”

把音乐匠人留下来

小镇上的特色音乐符号还有一种,便是乐器体验。

提琴体验馆里,一面墙上挂着从小到大一排的小中提琴,另一面墙上挂着做琴要用的各种工具,人们在这里可以体验做琴、拉琴。屋中,年轻女孩李卓正拉着大提琴曲,悠扬的琴声为小镇的午后增添了休闲的气息。

李卓的父亲是这个村里的一位提琴匠人,调音做琴,他干了30多年,李卓就是在父亲的渲染中,学拉提琴的。“小时候,爸爸每天拉琴拉到晚上12点也不睡觉,他自己每做好一把琴,就边拉边调,为了把音域变宽、让音色更加悦耳,爸爸不断地修琴,我和妹妹就得听着、陪着。”慢慢地,父亲的这份执着感染着李卓,提琴不仅成为了她的爱好,更成为了她的职业。

手工吉他体验馆里,有一对从前在金音乐器集团做研发的四川夫妻。每年,他们在小镇举办的中国吉他文化节上,都要接待国际顶级的吉他大师,大师会在这里做交流、指导。小镇,让这对外来的夫妻找到了归宿感。

“有了音乐小镇,就能够把音乐匠人留下来。”金音乐器集团总经理陈学孔是小镇的创办人之一,对于小镇给村民带来的改变,他特别欣慰。“刷刷墙、修修路,这些建设人们都能看得到,可有些内在的东西看不到,却是最重要最根本的。”现在,音乐已经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当中。小镇虽然不豪华,但是这种伴随着音乐的生活方式却融入了老百姓的生活中,骨子里。

“退休的员工们没事儿吹吹乐器,精神面貌变好了,身体更健康了,更能享受自己工作一辈子的成果。”陈学孔说,“现在,村民们眼神里的光特别慈祥,精气神特别足,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和谐、融洽。”在这里,每个人都重复着同一句话:

音乐,能给我们带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