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茶马古道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调研报道

茶马古道研究要“理清思路、摸清家底”

本报记者 李冰洁

2017-05-20期02版

5月14至18日,全国政协茶马古道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调研组赶赴拉萨、昌都两地,展开茶马古道西藏段的调研。

从四川一路走来,地势逐渐险峻、海拔不断升高,委员们感叹于背夫靠双脚走出这条重要贸易廊道的惊人毅力,同时也有着一个共同的疑问:如此艰难的路途,大批量的马匹是如何从藏区运往内地的呢?

“茶马互市”在当时不仅是人民生活必需品方面的贸易交流,在民族融合和边疆维稳等方面都有着更大的意义。委员们认为,茶马古道是一条双向的贸易通道,几天的四川之行让大家知道了茶是如何从内地运往藏区的,但对于“易马”的了解是个空白。为此,委员们曾多次结成小组探讨相关问题。

西藏自治区文物局文博处副处长高峰介绍,据文献记载,当时内地会跟新疆做马匹交易,来防御匈奴,但曾经因为战乱,和新疆的“易马”之路被隔断了,只能绕行西藏。

“这里运送的是茶叶还是马呢?”全国政协委员、原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李东东问道。

“茶叶和马都有。”西藏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张治中回答,“当初的‘茶马互市’实际上是用马驮着茶叶从内地运往藏区。”

委员们不赞同这个说法,纷纷表示在四川调研时已了解到“马并不单纯是运送茶叶的载体”。据四川雅安茶马司记载,宋朝时期,四川名山茶每年为朝廷换取战马数量达2万匹,茶叶充分发挥了战略物资作用。

对于委员们和自治区相关单位负责人的讨论,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孙庆聚分析道,当时应该是采用了人背和马驮两种方式,将“绿色黄金”的茶叶从祖国内地运往西南边陲,同时,青藏高原的良马作为战略物资也经茶马古道运往内地。

“宋朝就通过这种方式壮大骑兵队伍,到北边去跟金兵打仗。”励小捷委员进一步解释。

廖奔委员赞同地点头,“茶马古道日常的运营是民间性的,当国家军事需要时采取的‘以茶换马’行为应该是阶段性的。”

“易马”方式的讨论进入尾声,俞金尧委员提出了自己的思考:我们现在所做的研究大都是站在内地人民的角度,而汉藏两族人民通过茶马古道进行了如此重要的交往,那么西藏的文献资料里是否也有这方面的记载?

对此,委员们听自治区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说,现在西藏采取考古调查和文献研究相结合的方式,对茶马古道遗迹进行过相关的梳理,包括对不同时期的壁画进行艺术史分析,都可以为茶马古道研究提供参考,但是这些研究工作还需要深入进行。

“希望西藏地区对茶马古道的研究‘理清思路、摸清家底’。”孙庆聚建议,茶马古道西藏段究竟有多少点、多长的路,“家底”普查工作要做好。同时,委员们提出对藏区文献资料的研究,虽然存在困难,但一定要细致地去做。“如果能形成一本《茶马古道在西藏》的史话小册子,对于茶马古道的宣传可以起到更好的推动作用。”孙庆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