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合六卡

冯艺(壮族)

2017-08-12期06版

拉合六卡,乍一看这地名,还以为我说的是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呢。我说的拉合六卡,是河池金城江侧岭乡的拉合六卡。这个地名,有点神秘吧?

我对神秘的事物,历来心存敬畏。比如海洋,因其未知;比如大山,因其原始;比如生命,因其不确定性……而拉合六卡,从我知道这个名字起,就对它充满了想象,没有平衡点,那是些天马行空的东西,譬如古老、荒僻、或者深山老林,在遥不可及的陌生感中闪着奇异的光芒。

今年的一场春雨过后,山色一新,我要去拉合六卡。对我而言,即使对它的想象再多,它仍不失为一个惊喜的存在。也因此,一路上,我的心情始终处于一种隐秘的期盼之中。

驱车走进侧岭乡,莽莽群山扑面而来,气势浩大,像千军万马的大会师,又像一次盛大的聚会,群贤毕至,胜友如云。柏油的高速公路像一条黑龙,闪着幽光快速向大山群里滑去。此时世界一片安静。但我们一行人却格外兴奋,喧哗不止。车,下了高速公路,给我们开车的是个年轻司机,性子猴急,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也开得风驰电掣。很快,便在山与山之间,出现了一个相对的开阔坡地,天空好像豁然敞亮。坡地上,一排排崭新的白色楼房依次排列,横是横,直是直,整齐划一。陪同我们前往的朋友说:“拉合六卡到了。”

这就是拉合六卡?一眼望去,这是一个典型的具有瑶族风格,又有现代感的新型建筑群,能看得出,它刚刚建起不久。

原来,这就叫拉合六卡,是一个居住着百余户白裤瑶同胞的新村。此时,村口站满了迎接我们到来的乡亲。在那些男子汉身上,一袭素白黝黑,就像一道白光从我的心中闪过,让我想起寥廓深邃夜空里的银星。而那些美丽的姑娘,便是一抹浓艳的云彩,红白相间的棉布上绣满图案的百褶裙,每一个头发梳理得整齐光亮,辫成一股盘至脑后打髻,头帕往脑后包扎成马蹄形的头罩,帕端的白布带盘绕额前,煞是好看。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山里,居然会突然涌出这么纯净漂亮的姑娘,涌出穿着节日盛装的庞大人群,他们的出现,简直就是从天而降。因为他们的服饰既黑白分明,又五彩缤纷;他们的脸上,个个泛着喜悦,就连笑声都带着美妙的色彩。此刻拉合六卡鲜活的生态景象,连同那一排排整洁的民居,令我耳目一新。

散文大家梭罗不是说过,它们的颜色诉说了许多故事。

我之前多次到过白裤瑶同胞聚居的瑶寨,就在这一片大山里,依偎着山崖,简陋的木草房子分散住着一户户人家。怎么说,都有点神秘感。他们不知是哪一年迁徙而至,像山里的树花,在自然的边界上倔强地生存。他们以自身的血肉、自身的精气,拥抱着一切能走能飞的精灵,催开一切能放能合的花朵,养育一切能吟能歌的灵魂。这里积淀了久远而深厚的冷落与荒凉,自然也宝藏着开拓与创造的无穷潜力,本能地存在着一种热切的生命期待。我想,穿在姑娘们身上的花裙,就是表达她们内心情感的一个载体,不管她们绣的是怎样复杂多变、抽象夸张的图案,都是她们纤巧的心灵对外部世界的观照,蕴含着她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要不,为什么绣的全是五彩斑斓、艳丽多姿的图案呢?

然而,由于历史原因、生活习俗和交通条件等诸多原因的制约,一部分白裤瑶同胞仍然生活在大山上的茅草房里,生存环境和生活条件还相当落后,这些与国家正在发生的巨变有着较大的差距。

春天,有梦。光影流错,如梦似幻,人在其中,岁月恍惚。充满想象的拉合六卡,突然在我的眼前开阔了。我真实地站在了拉合六卡的土地上,正在用自己的身心感受着一个瑶寨的嬗变。是的,人的生存最根本条件就是家呀。房子就是家的写照,家就是房子的缩影,如今,这些原本散居在深山茅舍里的瑶族老乡,真的有了自己的新房,就有了自己温暖的家。

一阵喧闹之后,我汇入人流,跟着陪同参观的主人去看他们的新家去。新村与城里的联排别墅不相上下,还散发着泥土的芬芳。一位年轻的家长热情地引着我们走进了他的新家。只见一楼宽敞的客厅,一眼看去,电视、冰箱、空调等家电一应俱全,就连饮水机都比我家正在用的还新款。看那厨房、餐厅和卫生间干净整洁,二楼三间明亮的大卧室,我的心里都激动起来了。主人对我说,他能住上了像城里人住的新房,真正拥有了梦想的天堂。现在娃仔放学回来,能在自己明亮的房子学习,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儿。他和我们说着他的昨天,说着今天,眼里充满着激情。说着说着间,他从酒柜里端出了满满的一罐蜂蜜,拿着勺子,让我们品尝自己养的蜂蜜。他自豪地说,家里人每天都能喝上蜂蜜水。哇,真的让我羡慕,生活改善了,也会养生了,从他黑里透红的脸上,我看到了白裤瑶老乡的幸福喜悦。我想起电影《甜蜜的事业》中有一句“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的歌词,我问他,你现在的生活比蜜甜吗?他说,当然当然,真的要感谢上面的。“上面的”?我明白了,这是发自内心的回答。他的话里朴素而实在,又包含着期待与感恩。

此时,我看见了村边一片盛开的梨花,这是春风吹开的花朵。情由景生,相由心生。要知道,今日的拉合六卡,正是春来之前,一一从散居的深山老林搬下山的,用一排排新居一片片果园,安家又乐业。拉合六卡,捂热了白裤瑶乡亲的心田,使一直悬在山腰的白裤瑶同胞能实实在在踩在大地上,并有了自己应有的体面和尊严。

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原来在我心中存在神秘感的拉合六卡,竟然成了金城大山中的惊鸿一瞥。天地大德曰生。生是什么?似乎从来就没有个解,又有无数个解。我想,答案今天就摆在了拉合六卡。生命就在土地里,力量就在人世间,只要我们“上面的”好好去做好每一件对黎民百姓积德的事情,世界就美好许多。

此刻,拉合六卡在我心里成了一个美好的所在;拉合六卡,不再神秘。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广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