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人(上)

汤素兰

2017-08-12期07版

精彩阅读

我转头往身后看去,我的身后并没有什么人,但我看到了阳台上我的影子———阳光从我正前方照耀过来,把我的影子投在我的身后。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影子居然比我本人高大许多,它从我的脚跟斜伸开去,一直倚靠到阳台的墙上。

我小的时候,曾听人讲过鬼故事,据说鬼是没有影子的。如果在荒郊野外碰上奇怪的人想跟你搭讪,你只要看看他的身后有没有拖着一条影子就能判断对方是人是鬼。如果对方没有影子,你千万别理他,赶紧走开;如果有影子,则说明他是一个跟你一样的普通人,完全用不着害怕。

我一直用这条经验跟我所遇到的陌生人打交道。每遇到一个人,我的眼睛就越过他,盯着他的身后,看他有没有影子。从小到大,我一次也没有遇到过没有影子的人。说来也奇怪,我虽然害怕遇到鬼,但在遇到成千上万个有影子的人之后,我倒是很希望有朝一日能遇上一个没有影子的人,或者说,见到一个鬼。

人家都说心诚则灵。大概是我这样想多了,有一天,我遇上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是关于影子的。不过不是关于别人的影子,而是我自己的影子。

我住在南方。南方多雨。尤其是梅雨季节,雨一下就是许多天。去年,入梅之后,连续下了差不多一星期雨。雨把周围的一切都弄得湿漉漉的,街道、空气、屋顶、心情,都湿漉漉的,就连床上的被褥也又冷又湿,人也仿佛被泡在水里,全身上下都拧得出水来。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天,雨终于停了,太阳又回到天空,把它明亮温暖的光芒洒向世界。

被雨浸泡了这么多天之后,看到太阳真是备感亲切。那天吃过早餐,等太阳升得一竿多高的时候,我把家里的衣服、被褥、沙发靠垫等我能抱得动的东西都抱到阳台上,摊在太阳下面晒。

抱完了衣服被褥靠垫之后,我又搬了一张椅子放在阳台上,泡了一壶好茶放在旁边。我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持续的梅雨把我弄得又粘又湿,趁阳光正好,我自己也要晒晒太阳啦。

六月初的太阳没有盛夏的酷热,洒在身上暖洋洋的,这种暖洋洋的感觉让人昏昏欲睡。结果,我打开书没看上两页,竟然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但我很快就被一个声音惊醒了,或者说,唤醒了。

我听到一个声音说:“你这么辛苦,为什么不让我帮你?”

我睁开眼睛四处瞧,没有看见什么人。那天虽然是星期天,但我先生出差去了,孩子在寄宿学校没回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阳台上晒着我搬出来的衣服、被褥和沙发垫子。在明亮的太阳下,所有东西都一目了然。阳台上除了我自己,并没有别人。

我疑心自己听错了,或者刚才在做梦。我将头飞快地左右摆动几下,甩甩自己的头发,朝额头上吹口气,把刚才甩头时掉下来的刘海吹开。这些差不多是我的招牌动作。每当我想把脑子里的一些怪念头赶走,或者把烦心的事情忘掉的时候,我都这样做。

就在我做完这些动作,准备重新看书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你太辛苦啦,真该找个帮手。”

这一回我听得非常真切:声音是从我的身后传来的。

我转头往身后看去,我的身后并没有什么人,但我看到了阳台上我的影子———阳光从我正前方照耀过来,把我的影子投在我的身后。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影子居然比我本人高大许多,它从我的脚跟斜伸开去,一直倚靠到阳台的墙上。

我的影子朝我挥手:“嗨,你好!你终于注意到我啦!”

我吓了一跳!它只是黑黑的一个薄片,我虽然看不见它的脸,但听得到它的声音,它从墙上向我挥手,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我———如果它真的有眼睛能看的话。

“做你的影子,早就应该为你服务了。”我的影子说,“你这么辛苦,不如让我帮你做事吧。”

这些年我确实比较辛苦。没完没了地读书、写作,日复一日的教学、科研,隔三岔五就要开会、出差,回到家里还要炒菜、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料理家务。时间总是不够用。为此我不得不经常熬夜,每天早晨都被闹铃叫醒,几乎没有过午睡。也因为实在太疲惫,我刚才屁股刚挨到凳子,就打起瞌睡来了。

家人不止一次劝我,让我少做点工作,或者干脆请个助理。

而现在我的影子想帮我,这倒有些新鲜。

我问我的影子:“你打算如何帮我呢?”

“我是你的影子,其实我就是你,只要你允许我替代你,我就能跟你一模一样,保证别人看不出来。”它说。

“你跟我一点区别也没有吗?”我看着地上黑黑的影子,它在墙角那儿折叠一下,再伸展到墙上,虽然看上去比我高大,但它只是薄薄扁扁的一长条,到底不是有血有肉的真人。

“我现在只是你的影子,像个影子一样跟着你,不能离开你的脚跟。但是,如果你能把我从你的脚跟处裁下来,给我自由,我就能像你一样,变成一个自由自在的人,想去哪儿都可以。到那时候,我就可以帮助你了。”

“你能帮我做什么呢?”

(未完待续)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作协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