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的五星红旗

2017-08-12期07版

那天,我有了很深的感触。我回到家,远远地望着多吉爷爷家的屋顶,那面鲜红的五星红旗依然在飘扬,但此刻的我知道,那不只是一面红旗,上面还凝聚着一个普通藏族老人对祖国的感恩之情。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们村的一位老人,他的名字叫多吉,从我记事起,他的屋顶上总是插着一面五星红旗,老人每当看到五星红旗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

有天,对多吉爷爷充满好奇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为什么你屋顶上一直插着一面五星红旗呢?”多吉爷爷挥了挥手,示意我坐过来,故事从这里开始了。

在多吉爷爷10多岁的时候,村里条件非常艰苦,除了地主家以外,大多数的家庭基本可以说吃不上饭,多吉爷爷也不例外,村里的农民从早到晚都在田间劳作,可还是填不饱肚子。

一直到多吉爷爷30多岁的时候,迎来了人生的一大转折。有一天,村里来了一群陌生的人,说是来看村里土地的,说马上要实行土地分配,多吉爷爷根本不相信他们的话,认为只是说说而已。过了几天村里家家户户都分上了土地,多吉爷爷说,从那一刻起,村里人的日子就有了盼头,接下来的几年里,村里人通过辛勤的劳作,不仅解决了温饱问题,甚至家家都有了余粮,多吉爷爷说他还成了村里种粮的一把好手。

40多岁的多吉爷爷家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家用电器———手电筒,还买了一台收音机,从收音机里,多吉爷爷了解到祖国各地都呈现了一片新气象。后来政府给村里牵了电,村长家买了全村第一台电视机,吃完饭到村长家看电视成了那段日子全村人的一种习惯。每天傍晚,村里人边看电视边聊天,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50多岁的多吉爷爷拥有了自己的交通工具———自行车,地里除了粮食以外,还种了各种蔬菜,家里也买了电视机、洗衣机,日子过得可谓红红火火,村里也修了第一条通村公路。

60多岁的多吉爷爷因为没有儿女,被纳入了低保,每年可以领几千元的补助,政府还会经常安排干部来看望多吉爷爷。

2012年10月的一天,多吉爷爷一个人在家睡觉,突然听见有人在敲门,多吉爷爷赶紧起身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陌生人,手里拿着一箱牛奶、一桶清油,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看见多吉爷爷就说:“我是县二中的老师程波,是你结对认亲的亲戚,今天来这里是和你认亲戚的。”此时的多吉爷爷还是一头雾水,根本没搞清楚什么是结对认亲,但还是热情地请程波老师进屋。在多吉爷爷家的时间里,程波详细地询问了多吉爷爷的情况,在得知多吉爷爷没有儿女老伴早逝的情况后,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多吉爷爷笑了笑,但心里没当真。可是结对认亲一直到现在,程波对自己的关心彻底改变了多吉爷爷的想法,逢年过节都来看望多吉爷爷,不是送钱就是送吃的,讲到这里多吉爷爷说:“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女都有可能做不到这些。”

“爷爷在党的恩情下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在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策下生活,这辈子值了。”那天我在多吉爷爷家待了很久,也是那天,我有了很深的感触。我回到家,远远地望着多吉爷爷家的屋顶,那面鲜红的五星红旗依然在飘扬,但此刻的我知道,那不只是一面红旗,上面还凝聚着一个普通藏族老人对祖国的感恩之情。

(本文作者其抽,选自《高原人·家》P64-67页,该书由《高原人·家》编委会编纂,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真实反映了四川藏区各族群众生产生活变迁和团结奋斗共筑中国梦的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