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中的大美

——唐双宁狂草画创作略论

贾新光

2017-08-12期08版

艺术创造注定是一条艰辛而快乐的探索之旅,每次突破都意味着自我的蜕变与超越。

每当看到唐双宁的狂草画,总会有纵横自在、酣畅解脱的感觉,可谓非有天马行空的大精神,便无与天地通的大艺术。

唐双宁以狂草独步书坛,奠定了自己的创作风格与艺术方向。在狂草书法艺术创作阶段,他基本遵循着以汉字为中介、以笔墨造型的一般规范,但也呈现出打破约束、摆脱文字、直接以笔墨谋篇布局、摹形写意的尝试,如狂草作品《西江月》,就巧妙运用整体布局,由写字而摹形,创造出澄江如练、水月相融的审美意境。代表作品《一枝花》,墨韵洒脱,布局巧妙,以笔墨造花型,把花的俏丽、凄美、纤秾、婉扬渲染得淋漓尽致。

而在近年来狂草画的创作中,唐双宁终于完全挣脱文字中介,以狂草笔墨进行现代绘画创作,跨入全新的艺术空间。在由书入画的惊险一跃中,唐双宁艰难蝶变,穿越书画两艺,纵身大化境界,渐入创作佳境。

艺术是时代的写照,作品是精神的标本,唐双宁的狂草画创作,继承了中国艺术以书入画的传统,汲取了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的画则精华,熔铸时代精神,形成了自身鲜明的创作风格与艺术特色:

一、磅礴的生命力展现

“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刘熙载《艺概》)真正的艺术,是创作主体的人格写照与生命展示。唐双宁的狂草画,具有强烈的抒情特征,以狂放的笔墨、不羁的造型,宣泄内在的生命感受。所谓“作画须有解衣盘礴,旁若无人,然后化机在手,元气狼藉”。(清恽寿平)唐双宁的狂草画创作多遂性而作,快意抒怀,若吐块垒。兴之所至,板刷、抹布乃至鸡毛掸、拖把都被他用作写意抒情的工具。他“笔”下的代表作《万马奔腾》巨幅系列长达数十米,如狂飙,如巨浪,如激箭,如纛阵,如洪流,如奔云,满纸氤氲,满耳嘶鸣,抒发的是充沛的生命力量、蓬勃的创作激情与深刻的人生感悟,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审美震撼。

二、有意味的形式创作

英国文艺批评家克莱夫·贝尔提出了“有意味的形式”理论,他说:“在各个不同的作品中,线条、色彩以及某种特殊方式组成某种形式或形式间的关系,激起我们审美感情。这种线、色的关系和组合,这些审美的感人形式,我称之为有意味的形式。”有意味的形式,是一切视觉艺术的共同性质,是艺术家创造能力重要体现,意味着敏锐的精神感受、概括、萃取与表达能力。唐双宁的狂草画创作,窥意象而运斤,追求意象,讲究写神,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在大写意中创造有意味的审美形式与无垠的想象空间。他笔下的牛非全牛、马亦非马,具象的写意对象被解构为抽象的点与线、飞白与色块,而抽象的元素在他的重构、驱使下,幻化为具有象征意味的艺术图式与审美意象,带给人广阔的审美想象、独特的艺术感受。

三、个性化绘画语言的形成

衡量一位画家的水准,是他能否找到自己独特而富于创造性的绘画符号体系,以个性化的语汇,言己所欲言,发人所未言。回顾西方现代美术史,从凡·高强烈的奔放笔触到高更的象征意蕴,从塞尚的几何形体到毕加索的立体主义,开宗立派的大师们无不在挣脱传统绘画的视觉规律和空间概念,以空间、色彩、面与块的个性语汇创造,推进艺术创新与精神拓展。

唐双宁以狂草创作在当代书坛独树一帜,狂草,是他独具的造型语言,他自创的“飞狂草书”,将飞白引入狂草,中、侧、散锋并用,横无行、纵无列,被誉为“有里程碑意义”(杨仁凯评价)。“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李苦禅),狂草的深厚造诣,使唐双宁绘画创作站在很高的起点之上,较快找到了自己的艺术定位与创作范式,又借鉴画家老甲的艺术风格,形成独具特色的造型语言。他的创作,把狂草精神引入绘画实践,运用中国气韵、骨法的点、线、飞白、渲染去布局造型,以狂草的气势、力量、变形,狂放写意抒情,体现了艺术的变革精神、开拓意义与创新特色。

四、现代精神的写照

艺术是时代精神的写照,无论何种艺术形式,其所反映和表现的都是现代社会变化给人们带来的情感特征与精神流变。卓越的美术家总能感应时代精神,开拓艺术的视觉表现空间,丰富人们的审美经验。唐双宁的狂草画融会传统而不泥于窠臼,以狂放的创作形式突破已有“模式”,具有强烈的现代意识与超越精神。他的代表作《嘶鸣》,以缠绕、扭曲的狂草飞白表现引吭嘶鸣的瞬间情景,既富于中国传统气韵又充满现代张力,散发出孤独、焦灼、求索的后工业时代情绪,在二维宣纸平面上创造出三维的立体空间,不由让人联想到毕加索的《亚威农少女》中标志性的“同时性形象”。代表作《鹤鸣九皋》以鸡毛掸为笔,写意巧妙,点染独到,营造了仙鹤翔集、白沙弄影的大美意境,创造性拓展了艺术工具的运用。

美学家宗白华曾经发出慨叹: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往哪里去?一代大师所追寻和挽回的,是一个民族对宇宙旋律与生命节奏独有领悟与感应能力,是汉画像遗存、敦煌壁画、吴道子画作所散发着的飞扬神采、生命张力、飘忽灵光。唐双宁的狂草画实践,尽管他称之为"业余",但让我们感受到的是美丽精神的凝聚与再造,是传递着时代脉动的磅礴、雄强、灵动、阳刚,是对写意精神与造型能力的不懈探求与超越。

穿越者是美丽的!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唐双宁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任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特约研究员、中国美术馆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央国家机关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华诗词学会顾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