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故事汲取能量

张建国

2017-08-21期10版

这几年,几乎每到夏天,天气最热的时节,恰恰都是我们排演新戏最繁忙、最紧张的时候。今年7月也是如此,我们新编历史京剧《董仲舒》的创作团队一直马不停蹄地排戏。“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8月2日,在恢弘悠扬的编钟古曲和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中,京剧《董仲舒》首演圆满落幕。这部戏的谋划创作历经了两年多的时间,凝聚了创作者们的心血与思考。

众所周知,董仲舒是西汉广川人,也就是今天河北景县广川镇人,是儒学承前启后的代表人物,他提出的“大一统”“天人合一”“天意恤民”等主张,为汉武帝所采纳,成为中国封建社会近两千年的主体政治思想。把这样一位儒家思想代表人物的故事搬上京剧舞台,还是第一次,怎样来体现这个艺术形象?

京剧《董仲舒》讲述的是董仲舒在面对为君王唱赞歌还是为苍生说真话的两难冲突中如何做出选择,并成长为一代大儒的故事。塑造人物,最重要的是把握人物的思想感情,深刻认识他的内心。汉武帝初期,董仲舒到属国江都为相,深入民间,了解老百姓疾苦。回到京城后,他警示天子要改善民生,但因直言犯上,几经挫折最终下狱。董仲舒的内心是痛苦的,他苦思一个儒生的本色,剧中特别设置了这样一个情景:董仲舒在狱中进入了梦境,好似与孔子见面,请教孔子。孔子问他,你要做真儒,还是官儒?董仲舒进入深思。“世有官儒,也有真儒。董某脾性,当不了什么官,还是帷中讲学最为适宜啊!”董仲舒经历一系列变故之后顿悟,坚定地选择做一名真儒,隐退朝野,下帷讲学。我想,这些是我们创作董仲舒艺术形象的基础。

在将董仲舒的思想内化于心的基础上,更要通过京剧表演艺术将其外化于形。通过排演,一点点探究:他的造型怎么做,他的念白怎么说……董仲舒的思想认识不断深化,相应地,在表演上,他的外形、唱念都要有所区别。作为董仲舒的饰演者,我需要对每一句念白、每一句唱词、每一个动作都精细琢磨。

作为新编历史剧,京剧《董仲舒》的创作难度很大,没有模板可循。整个创作经历了两年多,我们创作团队从一开始就统一和确立了创作思想:这部戏出来一定是“京剧”,唱念做打原汁原味,京剧的魂不能丢。在此基础上,创新发展的步子要大一些,创作一部新鲜的京剧。比如在舞台时空的表现上,我们充分运用了现代科技来辅助,利用灯光的变化来展现时空交替。京剧的发展历来是包容的,一直是时代的艺术,它要融入时代,不能脱离时代,我们希望让传统艺术也时尚。

从《董仲舒》往前追溯,近几年,我参与创作演出了一系列新编历史剧目,如《安国夫人》《伏生》《奚啸伯》等。这些都是我们历史文化中的经典故事和经典人物,用京剧来演绎经典故事,特别契合。京剧本来就是“讲故事”的艺术形式,它的程式、虚拟等特点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和综合性,极具感染力和作用。那么为什么要选取这些故事呢?因为它们是向上的、奋进的,充满正能量的———

《安国夫人》中巾帼英雄梁红玉与丈夫韩世忠两人大智大勇,尽显英雄气概,令人振奋。

《伏生》讲述了在秦始皇焚书坑儒的背景下,一代大儒伏生忍辱负重,传承儒家经典《尚书》的故事。伏生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与传承儒家经典,使文明之火复燃于世。他的坚持和牺牲,饱含正能量。

《奚啸伯》则集中体现了奚啸伯先生对艺术孜孜以求的精神,他出生在清朝没落的家庭,一生中历经坎坷。新中国成立后,他成为新时代的演员,一直为人民服务,致力于新戏的创作,始终保持着为戏而生、有戏则喜、爱戏如命的艺术情怀,这种文化精神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文艺工作者要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文艺工作座谈会以来,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热情高涨,讲好中国故事,讲什么?怎么讲?对此我的感受是,京剧要创作时代的作品,任何一个时代的故事都可以在京剧舞台上演绎。选取我们中华文化最经典的故事创作精品,是要弘扬正能量,催人奋进,为时代发展赋予力量。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