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润在边城腾冲的书香里

李兴

2017-08-21期10版

很难想象,在滇西腾冲这样以农耕为主的边境城市,读书会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必要元素,我这样一个“不速之客”也无时不浸润在边城浓郁的书香里。

在一个夏日炎炎酷热难耐的午后,当午眠理所当然成为调节身体机能激活内生动力的时段,在魅力名镇和顺图书馆里,我却看到了这样一番景象:硕大的借阅室被读书看报的人们围坐得满满当当,除了古街香樟和柳树上间或传来的稀疏蝉鸣,寂静得只能听见书报翻动的声响。从翻看书报的读者的穿着看,大多数是当地的农民,我的判断很快得到印证。图书管理员说,和顺人尤喜读书,并且人人都办理了借书证,人年均阅读量达30本以上。农闲和雨季,阅览室通常会人满为患一座难求,必须加派管理员才能应对蜂拥而至的读者。和顺人热衷于读书,不仅仅是一种文化现象,我更愿意理解为这是他们消解农事疲乏,激活精神泉源不可或缺的生活元素。

身旁的几个本地学生在埋头翻阅着课外读物,专注地做着读书笔记,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以前同年龄段的我。幼小的时候我常常默问自己,拼命读书为了什么?从遥远的蜀地到云南,在拥挤不堪的长途火车上我才深切地感知,是读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几十年来,为了通过文化积淀的量,拓展人生的质,我在勤劳工作之余惬意地读书。与他们不同的是,我钟爱的书籍需要在微薄薪酬养家糊口之余精挑细选,常常因囊中羞涩与一些好书失之交臂而心情不爽。而和顺人,则可以免费在琳琅满目的书本中饕餮朵颐,我羡慕他们幸福的读书生活。眼前的和顺图书馆为中国最大的乡村图书馆之一,前身为清末和顺同盟会员于1905年组织的“咸新社”,进步青年们从海内外购置了大批书籍供群众免费借阅,百余年来馆藏书籍已达7万余册,仅古籍和珍本就有1万余册,珍藏有百衲本《二十四史》《武英殿聚珍全丛》《续藏经》《汉魏丛书》《佩文韵府》等。书籍为文化之津、活力之源,滋养了和顺的人杰地灵,在这里每家都有大学生,走出了滇西名儒寸馥清、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艾思奇等。

和顺,只是腾冲文化的缩影,读书已成为腾冲人的千年遗风和永不消弭的时尚。腾越镇的绮罗图书馆与和顺图书馆构成了边城图书馆的双子星座,区别在于和顺是乡级图书馆,绮罗是村级图书馆。绮罗图书馆藏书达4万余册,在全国也属罕见。漫步于千年古村绮罗,循着书香进入图书馆内,在古籍的字里行间寻找绮罗的隐秘。在历史的隧道里,我仿佛看见绮罗名流李虎变与徐霞客先生长达7天的坐而论道,听见他俩对绮罗“竹树扶疏,田壑纡错,亦一幽境云”的精妙描述。图书馆就坐落在竹树扶疏之处,乡人们正品着当地的古树粗茶,静静地阅看着书报,也有一些老者吧嗒着水烟筒,在烟雾的缝隙中忘情浏览。在借阅柜台处,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在攀谈中得知,她叫马德静,87岁高龄,退休前为中学英语教师,已连任三届副馆长。退休30多年来,她一直在图书馆担任义务管理员。她指着几位正在擦拭书架的老人说,他们都是退休职工,而且都属不领酬劳的义务性质。在馆史记载中我看到,近15年就有61位退休老人主动参加图书馆的义务管理工作,其中26位已经与世长辞。看着步履蹒跚忙于收发书报的马德静老人,想象着她30多年如一日的坚守,心口一阵感动。正是眼前这些可爱可敬的老人们,宁舍桑榆之乐也要将一册册书本铺筑成阶梯,引领众人在文化的吸纳和滋养中拾级而上。

很难想象,在古腾越、今腾冲这样一个边疆的县级市,上万册的图书馆就有3个,乡村图书室就达239个。读书可以通达崇高的人生境界,促成人类的交融和聚合,好读书的腾冲人在学识中开阔了眼界,在两千多年来的走“夷方”中,泊来了境外的文明,吸首了中原的文化,输出了30余万侨民的同时,也招来了数十万全国各地的移民。文化积淀越多文明程度越高,腾冲人深谙此理。书籍已成为腾冲人休养生息的精神食粮,他们在痴迷的读书中夯实了文化之基、铆足了发展之力。获批“全国园林城市”“全国卫生城市”后,腾冲又申报了“全国文明城市”,从他们踌躇满志的信心中,我看到了深厚的人文内涵赋予他们的底气。

(作者系云南省政协提案委办公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