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民艺行走(之四)

潘鲁生

2017-08-26期06版

丹巴绕旦与他的唐卡学校

来到拉萨,我们专程拜访了丹巴绕旦教授。丹巴绕旦是西藏大学的教授,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勉唐派唐卡的传承人,上世纪80年代起还办起了家庭唐卡学校,在拉萨享有盛名。

作为数十年从事唐卡教学和创作的专家及传承人,唐卡是丹巴绕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丹巴绕旦1941年出生于西藏山南市曲松县的一个唐卡世家。当年布达拉宫的修建和壁画绘制,以勉唐画派为主的画师们成立了“索琼”绘画组织,画师主要来自洛扎和艾地。丹巴绕旦的家族就是来自艾地的绘画世家,名为“卡朵”,他的父亲格桑罗布和祖父次仁久吴都在索琼供职,祖父任乌钦,是当时的最高职称。受家庭影响,丹巴绕旦从小就喜欢绘画,父亲一直让他边学习文化知识边学习唐卡绘画。由于父亲管教严厉,他总是白天在私塾学习藏文知识,晚上学习唐卡绘画,但不知疲倦,乐在其中。恢复高考后,丹巴绕旦考入西藏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西藏大学艺术系进行专职教学工作。此后他写了《西藏美术史略》《西藏绘画》等著作,其中《西藏绘画》是学生们最常使用的一本书,从度量经到颜料工具的制作和使用,进行了详细的论述。这是一本简明的教材,丹巴绕旦将佛经中对于形制和色彩的造型方法进行了归纳和总结,将色彩标识和色彩搭配方法整理成色彩造型理论,以方便大家学习。西藏大学艺术系教授阿旺晋美将此书翻译成为汉字供更多的人学习和了解。

丹巴绕旦非常自豪自己一家四代都与唐卡绘画工作有关:祖父主要是绘制藏族寺院壁画;父亲设计过灵塔;而他本人主要从事绘画教育工作;现在儿子旦增平措在拉萨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当老师,同时帮助父亲打理丹巴绕旦画院的管理工作,作为年轻一代,他还致力于唐卡文化的推广。如今,唐卡已经突破家庭传承的模式,发展成受众面更广的社会教育,建立唐卡画院让唐卡的传承更加规范化,也成为丹巴绕旦父子俩的共识。

丹巴绕旦学校的学生目前有90人左右的规模,他们来自于四川、青海、云南、甘肃、西藏五大藏区。学员里有些是从小就学习唐卡的,有些是出家的僧人,有些是社会上专门来求学的。由于各地来拜师的学生很多,从2016年开始,来学校的学员要经过一定的考核。丹巴绕旦认为,唐卡不仅是一门艺术,更是一种信仰,绘制唐卡本身就是一种修行。慕名而来的学员要经过严格而正式的拜师仪式,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庄重而神圣的工作。学校分为初级班、中级班和毕业班三个不同的年级,严格按照传统方法教学,白描和度量经的学习要3年时间,没有实行固定的学制,什么时候学好了才能够出徒,以保证教学质量。我们分别与扎西当周、晋美、旦知加、伽马杰等不同年龄和年级的学员进行了交谈,他们对学校的教学方法很认同,认为这里严格的度量经和基本功训练可以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唐卡画师。据扎西当周说,他原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工作,辞职来学画唐卡。为了画唐卡他颇受周折去过很多地方,有些地方为了速成而直接学习染色技法,他认为这样无法进行独立的创作。经人介绍拜在丹巴绕旦门下后,仅度量经和白描已经学了3年多,扎西当周非常珍惜来这里学习的机会,他说经过这样严格的训练才能够真正学会唐卡绘制的精髓,否则只是皮毛而已。拜访中,正巧遇见丹巴绕旦教授给学生讲解唐卡技艺,一丝不苟地按着教学步骤来教授唐卡绘制的技法和理论,令人印象深刻。

一个家族几代人从事唐卡绘制、教育,致力于勉唐派唐卡的传承,在丹巴绕旦父子和徒弟的身上,能深刻感受到一种坚守和敬业,坚守中华民族优秀的造型传统,坚持不懈地将这一艺术形式传承下去,正是文化艺术的薪火相传。

拉萨有个唐卡画院

拉萨有座西藏唐卡画院,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勉萨派唐卡传承人罗布斯达的唐卡传习基地。画院里干净整洁,一切都有条不紊。初次见面,罗布斯达温和的笑容和流利的普通话,让大家一下子拉近了距离。他是一个博学的画师,对唐卡的传承充满责任感,在画院里从事唐卡教学和管理工作。

在交谈中我们了解到,罗布斯达1967年生于西藏日喀则地区,是勉冲家族的后代,也是勉萨派唐卡第四代传承人,丰富的学艺经历奠定了他绘制壁画和唐卡的高超技艺。罗布斯达从小受爷爷达娃顿珠的影响,把传承唐卡技艺作为家族的责任。他12岁开始跟爷爷学习唐卡技艺,受到了传统技艺启蒙教育,刻苦的学习精神使他的绘画水平稳步提高。罗布斯达参与了扎什伦布寺的壁画绘制,拜十世班禅的专职画师噶钦·洛桑平措和噶钦·阿顿两位大师为师,提高了壁画绘制的技巧。此后,他到西藏大学系统学习西藏的历史文化和理论知识,提高了理论修养。2005年,罗布斯达参与了布达拉宫的修复工作,在7年的时间里深刻体会了修复破损壁画的心路历程,全方位地掌握了壁画技艺和历史知识。为了更好地传承唐卡绘画,他在布达拉宫西边的查拉卢布寺附近创办了唐卡学校,直至2012年正式建立了西藏唐卡画院,招收来自于各个藏区的学徒学习唐卡艺术。

西藏唐卡画院是一所集唐卡传承、展览、研讨为一体的民间艺术机构,免费招收学徒,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班级。初级班学习制作画布、绘制白描、上色等基本功训练,以及画笔、画布与颜料制作的课程;中级班学习上色、勾线点和五官刻画;高级班要学习开脸、开眼、勾金线,各班次都有严格的训练内容。唐卡画院里现有5名教师,罗布斯达与侄子贡觉杰主要负责教学管理,其余3名老师在不同的班级里负责白描、上色、制作画布等各个环节的教学。

唐卡画院的绘画用具非常考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里的学徒要学习制作画布、颜料,以及各种绘制唐卡的工具。画笔分为上色笔和湿染笔,是用山羊毛制作;点五官和勾线都是用勾线笔,好的勾线笔要用当地一种猫脊梁上的毛制作而成;白描用木炭笔,还有黑唐卡和红唐卡起型用白石笔,涂金粉用天珠笔,传统画笔的制作也是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绘制唐卡使用的颜料有一些固定的产地,白和黄的原材料来自于昌都,藏青和青绿来自于拉萨尼木县,朱砂是山南和日喀则的比较好,还有丹青、墨、胭脂红等原材料的获取都在周边的地方,此外还用藏药中提取的植物色。在拉萨附近地方就地取材的矿石是祖先赐予的得天独厚的资源,运用天然矿物色绘制的壁画几百年仍鲜艳如初。目前唐卡画院正在尝试着将制作的笔和颜料等绘画用品逐渐推向市场。

唐卡画院除了负责学员的理论和技艺传习,同时还进行学术研究、理论研讨和文化推广,希望能够为唐卡的发展提升搭建更高的平台,以宣传勉萨唐卡,让更多人了解唐卡这门独特的艺术。在画院的展厅里,陈列着勉唐、钦孜、嘎玛嘎赤、勉萨四个画派的作品,罗布斯达带着我们依次参观和讲解了各个流派的唐卡艺术风格。据罗布斯达介绍,唐卡属于工巧明的大五明文化之一,作为一门具有藏族民族特色的艺术形式,绘制的内容包罗万象。其中,勉萨画派唐卡最大的特点是非常注重传统度量经标准,在色彩方面,画布的底色厚重,色彩的绘制则比较薄,尤其是勾线非常讲究,衣服打筋细巧,精致入微。

对于目前唐卡面临的市场考量问题,画院副院长贡觉杰认为,唐卡是虔诚的艺术,不能因为追求速度而失去品质,市场上出现流水线式的生产方式,丧失了唐卡的艺术精髓。一个真正的唐卡画师应该静心,并且按照工巧明的规范绘制,是一种心路的修行。他们希望能通过建立地方标准来规范市场,同时在培养人才方面,应该首先培养一批正宗的老师,进行规范的教学,防止传承的过程中变味。罗布斯达希望完成爷爷达娃顿珠交给他的重任,以严格的组织管理、传统的宗教仪轨绘制唐卡方法以及开放的学术视野,将勉萨派唐卡技艺持续、有序地传承下去,让唐卡艺术一步步走向更高的艺术殿堂。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