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回忆我的《裸体艺术论》诞生的30年

陈醉

2017-08-26期06版

前些时候,拙作《裸体艺术论》第6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专著初版是1987年,至今整整30年。30年过去,中国的变化太大了。有很多事情值得回顾,此中还有与政协有关的故事呢。

裸体艺术,对于普通中国百姓说来是相当陌生的。我国古代在主流艺术中是没有这个门类的,更早的文物出土也非常罕见。西洋美术意义的裸体艺术,20世纪初才正式传入中国。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除了美术院校作为基本功训练允许画裸体模特儿以外,裸体的人物形象在创作和展览中是不允许出现的。这在当时是一个绝对的“禁区”。由于我有过大学时西洋绘画学习和创作实践的经历,后来又于研究生时期进行科研的深造,对西洋艺术中存在大量裸体作品而中国主流艺术中这种样式完全空白深感困惑,本人1981年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毕业后,就全身心投入这个选题的研究。在当时普遍对“文革”都“心有余悸”的社会环境,做这个选题是很冒险的。写出了书稿却不能出版,或者干脆因资料缺乏甚至因能力有限写不出来的可能性是极大的。当时写作确实很艰难,没有现成的著作可参考,还要翻阅其他学科的文献,插图只能从外文原版的史论著作中大海捞针……而出版这本书也同样担当风险,出版社报选题的时候,先后写了1万余字的审稿意见来解释。为了回避这个“裸”字,还故意将书名改为《人体艺术论》,正式出版时才改回《裸体艺术论》。穷7年之功,终于完成书稿。而编辑、出版以及上级的审处领导等每个环节的仁人都能顺应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绕过艰难险阻,为书稿的出版尽职尽责,终于使专著得以面世。

正因为如此,《裸体艺术论》的出版引起了社会的轰动。那是真正的轰动,那时尚未有炒作。新华社两次发通稿,《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日报》《文艺报》等国家级传媒及《文艺研究》等最高专业科研刊物率先发表专家书评。学术界予以高度评价,认为见解独到,是“填补空白、开拓领域”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成果,”从此,“人体研究进入艺术的殿堂”,“它的价值不限于人体艺术创作和相应的研究领域”,“在当代美术史乃至文化史上都具有特殊意义”。而外国传媒更注重其社会学意义,认为《裸体艺术论》的出版,是“中国改革开放在学术领域的标志”。

应该说主要是因为这个科研成果所产生的影响,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国家的重视。1998年初,当时我应故乡广东省阳江市市委、市政府的邀请举办“陈醉回乡画展”的时候,一天,时任市委秘书长突然风风火火找到我,说省里转来北京的长途电话……原来是喜从天降,我当上了政协委员,而且是同时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和北京市政协委员。那时还没有手机,异地联系还靠长途电话。真是万万没想到,我能有幸享受这份荣誉。从此以后,我的生活、我的研究、我的创作常常都与政协联系在一起。

在全国政协,我一直是书画室委员,还先后兼为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委员及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委员。赈灾,洪水、地震等大灾难,全国政协书画室都会组织画家委员创作捐赠。更多的还是常规的每年的视察、考察活动,这使我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深入思考、开阔眼界。在可能的条件下有时还能照顾到专业研究。一次政协到青海考察,工作之余我有幸专门到了一次柳湾。因为在这里出土了著名的裸体人像壶,我在《裸体艺术论》中使用了这个珍贵文物的图片,趁此机会我一定要考察一下这个原始彩陶出土遗址。西宁至柳湾70公里,那时路况不好,到达时已是中午了。留出回程时间,只能参观30分钟。见到满架的出土陶罐,犹如观赏一次4000年前先民的“全省美展”,真令人欣喜不已!

更荣幸的是,2007年,全国政协的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裸体艺术论》的第4个版本。这个版本有她的特色,就是与前3个版本的插图不同,她不用书中有关内容作品的图片,而改用我的裸体绘画作品。编者的意图是,这个版本主要侧重对作者的展示,把作者的学术研究与创作实践展现一处,以便于对作者的认知与研究。所以使人感到很新鲜。而且就在同一年,中国文史出版社还出版了我的论文集《艺术,写在人体上的百年》。这是继《裸体艺术论》后对裸体艺术研究的深入与拓展,可以说是她的姊妹篇。两本书的出版对我是很大的肯定和鼓励,对读者是带来了新的学术成果,尤其提供了工作和学习的方便———事后得知,很多报考我的博士生的青年就是买这两本书备考的。《裸体艺术论》早已出版,图书馆、书店并不难找。但有关论文就不容易了,还得在报刊上搜索查找。论文集出版,他们当然就方便多了。

全国政协对我在事业上的帮助是很大的,当然,我也尽自己的能力做一些应该做的工作。如2007年,我曾在全国政协的“天下讲坛”作过讲座。又如,《人民政协报》《中国政协》和《画界》等政协的报刊常常会约稿或来采访,除了一些政论性的内容外,大部分都是学术研究成果。2014年,曾为《人民政协报》写了一年的专栏,每月一期,内容都是艺术史论。

2006年《裸体艺术论》手稿捐赠中国现代文学馆,此事也是由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陈建功玉成其美的。捐赠当天,陈建功、《人民日报》海外版原副总编郑荣来、全国政协委员张抗抗等有关领导和专家和出席了仪式和座谈会。会上,张抗抗委员捧出珍藏10多年的初版《裸体艺术论》深情回忆当年的故事:“我们‘老三届’刚刚从农村回城,由于长期的封闭,大家脑子都是空空的。突然发现这本充满对生命关怀的新书《裸体艺术论》,喜出望外、争相传阅。书中的内容让大家耳目一新,告诉人们如何对待生命、情欲和爱。受该书的启发和影响,我写出了长篇小说《情爱画廊》。”

郑荣来同志原来就在《人民日报》文艺部工作,1982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筹办时就调来并负责文艺理论编辑室,1989年又回了《人民日报》,当海外版副总编。也许就是仗着这个底气,他在当时那种社会环境中,居然有胆量拍板这部还属“禁区”带有风险的书稿,并且亲自负责和指导该书的编辑工作。2013年12月5日,他在《人民政协报》发表文章《陈醉和他的〈裸体艺术论〉》,回顾了这段历史:

“一夜之间,他成了名人。《裸体艺术论》问世,使‘陈醉’二字不断在报刊上出现。首都各大报纸纷纷发表消息,《文艺报》一版发表‘本报讯’,介绍《裸体艺术论》畅销盛况,称读者争购此书,虽价高八元,但掏钱大多‘十分痛快’!”

“随着初印的4万册图书销售一空,在美术界,人们说:‘今年是陈醉年!’

“一部书成就了一位作者,一部书打破了一个禁区,一部书也打开了一扇窗户。”

今天,《裸体艺术论》已经出到第6个版本了,大喜事!从初版1987年至今头尾已经30年了。6个版本,按规矩每5年出一个,也就是说,《裸体艺术论》自她诞生伊始,30年来一直都处于出版的状态之中,一个接一个,“香火”一直延续着,从未间断过。一些高校将专著列为教材或参考书等等殊荣,更使作者多了几分历史的成就感。

30岁了,意义更非寻常。“三十而立”,这是一个成熟的年代,前景无量的年代。而第6个版本,六六大顺,兴旺发达。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象征,我们国家的象征。

(作者系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