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民艺行走(之五)

文\潘鲁生

2017-09-04期10版

唐卡艺术之都

在拉萨八廓街上漫步,最能感受这个佛教圣地的文化氛围,这里的建筑艺术、唐卡艺术以及转经道上的行人,带给人以静穆、宽广、平和的感觉。

八廓古城城关区鲁固一巷13号的夏扎大院,是一座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夏扎家族老宅院,经历了岁月的洗礼,翻修后透着古色古香的藏文化气息。现在该院是一家名为“中国唐卡之都”的唐卡机构驻地,这座二层藏式楼房的四合院是政府提供的传承传统唐卡技艺的场所,集展览、传承、推广和运营为一体,构建了一种唐卡艺术运作的新模式。

围绕夏扎大院四周的是一栋二层藏式楼房,分布了12个展厅,展示了来自拉萨、日喀则、昌都、山南等地的西藏唐卡作品,还分类展出中国唐卡之都画院的唐卡精品,是唐卡画院交流和展示的对外窗口。这里展出的唐卡作品流派不同、风格各异,方便外来客人参观,也供画院画师们学习和交流。2014年在中国唐卡之都举办了首届唐卡艺术节,2015年成立了西藏唐卡艺术鉴定中心,未来还规划了唐卡拍卖等市场经营策划等活动。这里为唐卡创作和研究的专家学者提供了一个综合的空间,也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唐卡艺术收藏、培训和市场运行的文化产业运行平台。

我们与唐卡画院的次仁罗布院长进行了交流,就艺人培训和技法传承等问题,以及唐卡历史、发展现状、存在的困境等进行了研讨。次仁罗布院长是拉萨市曲水县人,钦孜派唐卡第三代传承人。说起学艺的过程,颇有些故事:他1979年初中毕业后,跟随画师丹巴嘉措之子次仁学习钦孜派唐卡技艺;1985年后开始跟随强巴格列画师研习壁画绘制和勉唐派绘画技法,跟随古桑朗杰学习西藏壁画制作;1990年师从西藏著名画师扎西次仁学习西藏唐卡绘制及修复技艺,系统地学习了勉唐派技艺。次仁老师去世后,次仁罗布发现钦孜派唐卡的传承出现危机,决心将这一唐卡流派发展起来。他曾画过很多寺庙壁画,在八廓街上开过唐卡店铺,经营状况良好,但是为了更好地传承钦孜派唐卡,拉萨夏扎大院成立中国唐卡之都唐卡画院的时候,他放弃了原来的唐卡店铺,担任画院院长。这些年次仁罗布经常到山南、日喀则、阿里等地方搜集和整理钦孜派壁画唐卡资料,不断研究唐卡绘制技法,并编订了钦孜派唐卡绘制教材,目前正在出版中。现在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到画院,这是他唐卡绘画以外唯一的爱好,也是锻炼身体的方法。他说在画院的收入虽然不如过去自己经营店铺的时候丰厚,但是徒弟们学习的条件比过去好了,更有助于唐卡的传习。

在与颜料部经理扎西桑珠交流的过程中,我们进一步了解了画院里颜料制作传统技艺和市场渠道情况。唐卡颜料之于唐卡具有特殊的意义,唐卡材料的取材与配制原料必须纯净优质,才能保证数百年不变色。扎西桑珠出生于1977年,来自昌都市,当地很多唐卡画师会制作颜料,扎西桑珠制作藏药和颜料的技术是家传的。在唐卡艺术之都,扎西桑珠的主要任务是分离和配比颜料,使颜料制作更加专业。据他介绍,制作矿石颜料的原料来自于后藏、康区以及印度等地。这些颜料采用纯手工选料、打磨、分层、晾晒,由经验丰富的师傅进行配比。在长期实践过程中形成了颜料筛选、干湿程度、研磨力度、研磨时长等经验,包括必须要把握的标准,否则不能做出品质优良的颜料。此外,一些制作唐卡颜料的矿石有些具有一定毒性,也需要一些特殊的技术处理。制作好的颜料由唐卡艺术之都统一配备包装,以“布达拉”品牌命名进行推广。经过包装的颜料销往北京等地,同时也提供给画院绘制唐卡日常使用。对绘制唐卡的手工制作颜料进行科学规范管理、统一规格、整体包装,这在拉萨市场上还是一种尝试。

中国唐卡之都的发展模式是一种探索,纵观展厅里展示各种流派的作品,画院免费招收学员,在传承中总结钦孜派唐卡的绘制技艺,通过编订教材提高理论水平的教学方式,以及制作布达拉品牌矿物色颜料并进行推广的品牌经营理念,都具有积极意义。这些宏观和微观的探索,有助于寻找唐卡有效的持续发展之路。一直以来,唐卡的发展是一个辩证的问题,学术探讨和市场考量有自身的优势和不足,如何更好地发展是现实而迫切的问题。相信通过努力,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唐卡,使之走向更高的平台,助推民族传统文化艺术更好地传承和发展。

千年噶则寺的新壁画

这次青藏调研有缘见到了一些寺院和庙堂的壁画精品,也遇到了有虔诚信仰的画师,他们在营造一个神圣的世界,并以此教化人们从善而为。

坐落于拉萨市墨竹工卡县工卡镇北4公里的嘎则寺是座千年寺庙,嘎则寺活佛土旦旺布是一位学养丰厚的智者,今年76岁,颇受民众尊崇。这座寺庙在1300多年的历史里修建了很多次,近期的两次修建,一次是1981年小规模的修建,另外一次是2012年的一次大规模的修建。寺院修建好以后,2016年开始为期3年的壁画绘制,至今新壁画的绘制已进行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这支壁画创作团队领头的画师叫平措多布杰,一位著名的唐卡艺术传人。我与平措多布杰初次见面是在前年来拉萨调研和举办讲座的时候,这次来访拉萨墨竹工卡县恰好遇到他带着次仁罗杰、克珠、旦木珠、旺堆、格桑旺九、班久伦珠、次仁白久、索朗旺旦等20多个徒弟在嘎则寺绘制壁画。我们分别在娘热沟和嘎则寺进行了两次深入交谈,平措多布杰看上去非常腼腆,但提起唐卡来便很健谈。他1973年出生于日喀则市南木林县,1985年开始学习壁画和唐卡,一边放羊一边学习,叔叔把他送到师傅洛桑赤列处。平措多布杰画过很多寺院里的壁画,有时候还会无偿捐赠给寺院,他是一位把绘画唐卡当做积功德的画师,并不计较眼前的得失。来嘎则寺之前,平措多布杰已经主持绘制了30多座寺庙的壁画,嘎则寺活佛土旦旺布之前曾经看到过这个团队的壁画,因此甚为信任。平措多布杰认为绘制寺庙壁画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壁画会被人供奉和瞻仰,要心怀虔诚信仰之心和遵循藏族仪轨来绘制,他的态度深得老师和活佛的信赖。

平措多布杰的徒弟来自日喀则市,我们对10个徒弟展开访谈,深入了解这个藏族壁画团队的工作方式和传承方法。他们每年从4月底至9月底为壁画绘制期间,到天气寒冷的时候,画师将回到作坊绘制唐卡。壁画采用传统度量经的形式进行绘制,颜料使用传统天然矿物色。绘制壁画的颜料分为主色和辅色,主色为白、黄、红、绿、天蓝五种颜色,可调配出9种颜色,搭配辅色使用。秉持精益求精的态度,他们绘制的壁画更符合度量经的规范,造型严谨,色彩考究。当问及这么精细地绘制会不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时,他们说这是受很多人瞻仰、朝拜的地方,每一笔都要用心,是对佛祖的敬仰,也是画师的良知,因此不会因为工期而提高速度,尽心尽力地画好每一笔,突显出执着的匠作精神。

据平措多布杰介绍,嘎则寺壁画的布局为:前厅两柱,左右绘制四大天王;大殿30柱,周围环绕护法神和经变故事;佛堂4柱,中间供奉强巴佛,左右供奉莲花生大师,门口绘制释迦牟尼和四臂观音像;周围转经回廊绘制千尊无量寿佛。要用金线勾勒在红色底色上,这是根据土旦旺布活佛的要求绘制的,绘制方法适合寺院要求,而且色泽更为稳重。藏族寺院壁画采用传统度量经的形制,并且采用天然矿物色来进行绘制,虽然成本较高,但能保证数百年不会褪色。这组壁画绘制始于2016年,将于2018年完稿,总计3年时间。第一期2016年主要完成了门厅四大天王壁画的绘制,2017年要完成内殿一层的周围经变故事内容的壁画绘制,2018年将完成寺院二层及全部壁画绘制。

在交流过程中,我感受到画师们的凝神定气和潜心涤虑,尽管来寺院供奉人来人往,但画师们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专心于壁画绘制。离开寺院的时候,正遇到土旦旺布活佛带领徒弟观看壁画绘制的细节并提出修改意见,平措多布杰俯首倾听,脸上洋溢着笑容轻声回应,让人感受到他内心的淡定与虔诚。走出寺院,仰望蓝天上的一片白云,桑烟的气息让一切都安静下来,静穆地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