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回忆

文/王翔

2017-09-04期10版

2014年6月,因参加全国政协举办的地方政协干部业务培训,我在北戴河度过了半个月的时光。那是一段至今回想起来都无比舒畅的日子,每天上课、看书,行走、拍照,看日月星辉,听涛声浪鸣,栉风沐雨,其乐融融。

我之前从未去过北戴河,却始终心存向往。6月的北戴河,是比较清净舒适的,既避开了旅游旺季时的人挤人拥,又气候温度宜人。只是,这个时候商铺饭馆大都处于歇业状态,商业服务略显冷清和不便。好在培训中心一日三餐全包,也就省了不少心思,倒可以趁着清静,早晚行行摄摄,既健了身,又赏了景,不亦乐乎。

看日出是每天早晨的必修课。天亮得早,每天基本都是5点不到就起床,然后沿着海边的路一直行走,看到美景就停下来拍照。有时角度选好了,天气光线不理想,心里也不急不躁,改日好天再来。北戴河看日出的最佳地点据说是“鸽子窝”,但我一向的原则是花钱的景点能不去就不去。我不信偌大的海边会找不到一处拍摄点,而且坚持信奉“重要的不是看到的风景而是看风景的心情”,所以一直没去“鸽子窝”观赏,而是在其周围溜达,沿着海岸线散步行走,发现美景就拍照留影。清晨的海边,浪涛浅唱低吟,云薄气爽的日子,就能看到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把心照得暖暖的舒服。早起的游人会兴致勃勃地在沙滩上拾拣海星或贝壳,一副逍遥自在的样子。生活就像拾贝壳,放下架子,就能捡起快乐,很多时候不是你找不到快乐,而是你不愿弯下傲慢的身姿向快乐低头。

夏季北戴河的天晚得迟,吃过晚饭后就没事了,而这会儿则是我启动自由模式的时间。通常还是沿着海边走,但尽量不重复,今天往左,明天往右,后天再往后,日复一日走下来,慢慢也就熟悉了周边的环境。碰巧赶上了落日余晖,那是一定要欣赏的。有时自己也好奇,为什么同样的景色会百看不厌?仔细想想还是心情问题,想来还真是这个理:做什么不重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最重要。

我们住的培训中心正好对着大海,从大门出来往左,穿过马路就是海滨浴场。沿两边走,都是沙滩。有年轻人到的时候,沙滩上就热闹,会举办篝火晚会,小伙伴儿围成一圈,载歌载舞,煞是开心,连旁观的我也不仅怦然心动,为年轻人的活力所感动。到了学习的后半段,人群慢慢多了起来,特别是一些放假的学生,给宁静的北戴河带来了活力,有时一大早出去,就会遇见年轻人在海边拍照,整个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欢笑,感染人心。

北戴河的最大资源在于濒临大海,又接近北京,这使得西北和内陆的人可以不必远道南下而观沧海,其区位和气候优势明显。而夏日的北戴河也确实秀色可餐,它没有那种辽阔浩瀚、汹涌澎湃的张扬,却不失闻涛听海、熙风和畅的优雅,金色的沙滩,清澈的海水,这一切,都构成了鲜明的海滨画风,让人心旷神怡。

每天在周边行走,最让我舒心的是北戴河的绿道建设。作为国际徒步大会的永久举办地,北戴河的绿道可谓是全国一流,总长是36公里,基本上把北戴河所有的精华景点都串珠成链了。沿途设立了很多标志牌和典故介绍,让人们在行经时对北戴河的历史又多了一个了解和分享的窗口,这种精细化的城市建设让人称道。而绿道两旁,是精致的绿化园林和遮天蔽日的树木森林,让行走成了一种很大的享受,呼吸着新鲜空气,身体灵魂都变得有氧起来。沿着绿道可以一直走到北戴河湿地,它位于滨海大道旁,由于栖息的鸟类品种繁多,被誉为“观鸟的麦加”。相较于其他的城市湿地,由于北戴河湿地濒临入海口,所以又多了一份海阔天空的壮观和博大,远眺时还给人一种海天一色的视觉诱惑。

翻阅历史,早在顺治二年(1645年),兴隆方圆800平方公里就被划为风水禁地,封禁270年。到了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清政府将此地辟为旅游避暑区,当时许多国际商界、宗教界人士纷纷到北戴河选址安居、兴业置产。由此,今天的北戴河还保留下来很多西洋建筑,这些建筑经修缮后被作为历史文物成为北戴河的新看点。我在建筑前停留,细细阅读碑上的说明,仿佛打开一本历史的教科书。

除了观赏海景和寻觅历史建筑,北戴河还有一处非常值得一看的地方就是奥林匹克公园。它以科技、人文、绿色为设计理念,通过浮雕、雕像、喷泉、冠军手足印等多种形式展现奥运发展史,园内配有各种球类、棋类等体育、休闲配套服务设施,成为市民健身、休闲的好去处。我想,在北戴河寸土寸金的地盘上,能够划出这么大一块地作为老百姓的休养生息地,这不仅充分反映了“以人民为中心”思想,而且极大提高了城市的品位和气度,对此应该坚决给予点赞。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三年过去了,之前由于工作繁忙和精力不济,一直没能静下来记述这段北戴河的经历,现在慢慢回忆,用键盘敲打着字母,当时的情景依然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回忆中带着一丝甜蜜和舒畅。就像这酷热的天,待在空调房里,此时,窗外艳阳如火,而屋里却清凉如水。

岁月静好,活着就多走走看看。

(作者系杭州市政协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