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生态和发展经济不是“对头”

2017-10-12期05版

如何正确看待并处理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一直以来就是全国政协以及各级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围绕这个长期的难题,委员们呼吁应坚决摒弃损害甚至破坏生态环境的发展模式,坚决摒弃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经济增长的做法,把保护环境作为重大民生民心工程,加快推进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并为此纷纷建言献策。

■所谓绿色发展,强调的是发展质量和经济增长效益。建设生态文明要有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生活方式做保障。当前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一定要进行治理,控制环境污染治理的“存量”,同时抓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从源头上减少“增量”。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发改委原主任徐绍史在参加全国政协“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情况”委员视察活动时表示。

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设立统一规范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的意见》,将生态基础较好、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的福建省、江西省和贵州省作为首批试验区,为形成一批可在全国复制推广的生态文明重大制度成果先行先试。2017年5月31日至6月3日,由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庆黎带队,全国政协委员视察团就“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情况”赴江西省开展民主监督性视察活动。在南昌、赣州、瑞金和井冈山,委员们以解剖麻雀的方式,通过经典事例管中窥豹,总结经验查找不足,为推动江西更好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为美丽中国建设建言献策。

■林业发展“三分造林、七分管护”。一定要确立产权明晰的管护机制。通过确权,确立林权的经营主体,经营权和所有权可以分离,但要有明确的负责人。要充分发挥科技支撑作用。不仅选育优良树种,在树种的本地驯化、树种的更新与优化方面都需要科技的不断投入。

——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贾治邦在参加“加强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调研时表示。2014年,就此主题,全国政协副主席罗富和、人资环委主任贾治邦率队赴宁夏、陕西、内蒙古等省区调研,建议提升工程战略定位,制定《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条例》,启动退化林分修复工作,推进防护林建设可持续发展。

■我在参加全国政协扶贫监督性调研时发现,贫困地区虽然重视培育和发展优势、特色产业,但存在项目选择不精准,市场化、组织化程度低以及支撑体系不健全等问题。地方选择扶贫主导产业时,要立足当地资源禀赋和当地的生产习惯,选择适宜当地的特色优势产业,并加以引导做大做强;要始终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户,要优先选择覆盖面广、风险相对较小、贫困户有能力参与的项目。

——全国政协常委、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在“实施精准扶贫中存在的问题和建议”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上表示。8月28日至30日,全国政协召开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这是在去年召开“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提高扶贫实效”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基础上,聚焦脱贫攻坚持续跟踪、接力建言的重要履职实践。在此次会议前,在6位全国政协副主席分别带队下,44个调研小组,101位委员和50多位专家,先后赴15个省区市75个贫困县开展了历时4个多月、覆盖15个省区市的大规模监督性调研活动,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为会议做了充分准备。

■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建设,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区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对生态补偿资金使用管理进行绩效考评,加大生态补偿资金分配与考评结果挂钩的奖惩力度,激励地方政府加大保护力度,确保生态保护红线区保护成效。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住琼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呼吁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区生态补偿机制。2014年,全国政协曾组织委员就“推动建立国家层面生态补偿机制”深入山西、四川、福建等地进行专题调研,提出尽快出台国家层面《生态补偿条例》,探索多元化补偿方式,建立利益分享机制等建议。

■去产能不要一刀切。构成产能过剩的很多是资源性的产业,如果简单一刀切,可能会对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一些困难。去产能过程中要加大统筹力度,要通过科技创新加大对西部的支持,促进传统型企业转型升级。要支持西部利用资源优势发展深加工企业,增加资源的附加值。要支持西部相邻省区统筹资源的开发利用,促进资源的取长补短,互动发展和区域协调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李彬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表示。“去产能”被列为五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之首。近年来围绕“去产能”问题,全国政协委员给予高度关注,从不同侧面对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重点行业提出了意见建议。

■节能环保行业是新旧动能转换中的新动能。改善生态环境激发相关行业技术革新的同时,也需要企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有责任的企业要时刻牢记肩上的环境责任,经营行为要以不伤害生态环境为前提。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业节能与清洁生产协会会长王小康在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