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创森”?他们给出答案——

文/本报记者 王硕

2017-10-12期06版

10月10日,国家林业局批准河北省承德市,吉林省通化市,安徽省铜陵市,福建省福州市、泉州市,江西省上饶市、赣州市、景德镇市,山东省日照市、莱芜市,湖南省张家界市,广东省佛山市、江门市,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四川省攀枝花市、宜宾市、巴中市,云南省临沧市,陕西省安康市19个城市获得“国家森林城市”称号,至此,中国已有137个城市获此称号。

回顾创建森林城市的历程,一份亮丽的成绩单呈现眼前——

许多省份把森林城市建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和五年发展规划,成立了由省政府、人大、政协领导同志挂帅的森林城市建设领导机构,制定出台相关财政奖补政策;

根据统计,城市在创建森林城市期间,建设投资总额超过4500亿元,其中一半以上来自于社会;

据每年对“创森”城市的调查,市民对建设森林城市的认知度和满意度都在90%以上……

为何“森林城市”这个称号获得社会各界的重视?为何政府、社会资金和市民都纷纷支持响应,在2017森林城市建设座谈会上,这些城市给出了答案———

“自2014年创森以来,承德森林覆盖率已提高到57.67%,位居华北首位;通过实施城乡增绿、荒山绿化、矿山复绿等‘八大创森工程’,承德已形成了青山环绕、林城相彰、林水相依、林路相衬、林居相宜的城市森林生态系统空间格局。”10月10日,承德市委书记周仲明接过“国家森林城市”荣誉牌匾,宣告了承德三年来“创森”开花结果。这个被称为“华北绿肺、绿色宝库、塞外明珠”的城市,正朝着绿色大踏步前行。

美是广大承德人最直观的感受。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脱贫致富却让他们喜上眉梢。

通过大力发展经济林产业,承德在创森过程中全力推进板栗、苹果、山楂、仁用杏、沙棘等八大经济林基地建设,把农村的山场变成花果山,果树变成农民的摇钱树;同时,一批森林公园、湿地公园逐步建立,观光、休闲、体验为主要内容的乡村旅游和林下经济产业随之兴起。

据统计,承德市经济林总规模达到954万亩,仅果品产业就覆盖7.2万贫困农民;全年森林旅游收入超过50亿元。2016年,承德市旅游收入506亿元,是全省唯一荣获“全国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市”称号的城市。

与承德一样,这些“创森”的城市都在感受着身边潜移默化中的改变。

在广东省江门市,不仅街头绿意更加浓密,越来越多的市民也积极参与“创森”工作中来———

在自家屋顶、阳台种种树、养养花,将天台变成绿油油的植物景观,既美化了家庭环境,也在城市高楼中增添了一抹绿;

每年有超过100万人次参加“公益植树”“认种认养”等义务植树活动,年均植树300多万棵;

完善古树名木普查、建档、挂牌工作,市民也参加到古树名木保护中来……

在浙江,“创森”已经是全域化的坚持。截至去年,浙江已成功创建国家森林城市12个,占全国总数的近1/10,创建省级森林城市69个,今年将实现县级全覆盖。

“从某种意义上说,有多大的生态环境容量,就有多大的发展空间,就允许有多快的发展速度,多持久的发展潜力。”浙江省林业厅厅长林云举说出了浙江人的认识———“‘创森’就是拓空间、促发展。”

因此,在浙江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直接倡导和推动下,市、县党委、政府都将“创森”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纳入经济发展规划,形成了“县委书记抓绿化”的局面。同时建立了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多元投入体制,十年来,全省累计投入“创森”绿化资金367.9亿元。

在山东日照,这个年轻的沿海港口城市由于开发晚、步子慢,经济总量一直较小;这些年在加快发展过程中,还形成了一批钢铁、浆纸等能源消耗性产业。在认识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后,“生态立市”成为日照的现实选择。

作为重要的抓手,“创森”不仅由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总指挥,每年还举办两次现场推进会,形成了市、县、镇、村4级联动体系。

为解决资金问题,日照利用市场机制和社会力量,组建了水务集团、交通发展集团等8个投融资平台,市财政每年列支林业、水利奖补资金各4000万元,各县区、各有关部门出台配套奖补政策,营造出社会得“绿”、企业得“利”、农民得“益”的良好局面,带动社会资本投资26亿元。

接过“国家森林城市”荣誉牌匾,代表着对过去工作的认可。但在这些城市心中,“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只有起点,没有终点。今天的荣誉只代表我们踏进了森林城市门槛。”佛山市委书记鲁毅说出了与会者的心声。“未来我们将坚定不移走绿色发展之路,用实际行动诠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