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浪闯果洲

文/王珺

2017-10-12期08版

果洲这个地方,很多香港朋友都没有听说过。我是从一本摄影书上看到的。果洲是个群岛,位于香港东南部,距西贡16公里。原名果盘洲,据说从高空俯瞰一碧万顷中,小岛星罗棋布,有如打翻的果盘。

果洲吸引我的,是它带给人的想象力。从果洲东望,海面一望无际,最接近的陆地是菲律宾。再者,果洲是个荒岛,“三无”之地:没有人居住,没有政府设施,没有交通工具,绝对荒凉原始。延伸这种想象力的是,这样荒凉的岛屿上还有一座天后庙,没有史料记载是谁建、何时建的。

去果洲的人,主要是户外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他们到那里宿营,晨起看日出、夜晚观群星,近距离触摸独特的六角柱石。驴友描述,果洲的原住民是成团的蚊虫,有人瞬间被咬了200多个包。这一点令我有点胆怯。哈,不怕风险怕蚊虫,什么胆量?

几番打听,导游朋友说可租船接送果洲,不过,考虑费用和安全,建议10-16人。分头约人,很快就集齐了10人。择一周日,西贡市中心码头集合上船。

起初海风习习,碧波万顷,大家欢声笑语。行至海中间,浪渐大,船颠簸得厉害。船长说当日的风有四级。这个级别的风在北京不算什么,而在海上,有风就有浪。起起伏伏终于看见一个小岛,这是果洲群岛中的一个,可是近岛处的浪更大,船长几次试图前行均被岛礁挡回来的浪推开,无法靠岸。我们趁机观察一番这个小岛,这是一片光秃秃的礁石,寸草不生,石头嶙峋,尽是海浪侵蚀的沟壑,几无落脚之处。岛礁四周是茫茫大海,太阳暴晒,毫无遮拦。导游说今天的海浪不宜登岛,再说这个小岛不好看,建议看别的。我们同意了。

船长带着我们在海上转悠。这片海域空旷辽阔,遍布荒岛。说是岛,看起来就是海上的石头山,没有沙滩,能落脚处只有海水冲刷出来的棱角沟壑,登岛不是件容易的事。每座荒岛都长着六角柱石,其形成于1亿6000万年前的火山活动时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打造出规则的几何形石头阵,或竖列或横排,像一堆堆摆放整齐的武器。有的岛底部被海浪侵蚀出石洞,像一个山门,远远看去似只可容一人穿行。这些岛屿并非不毛之地,树木从石缝中挣脱而生,飞鸟盘旋,看起来颇有生趣。转来转去,越看越眼馋,但无法登岛令人心不甘。船长说这个季节不适合登果洲,全年只有5至8月盛夏时节可以,其他时候风向不对。我们好说歹说,船长答应回到西贡半月湾换大船。

在半月湾等了一个半小时后,船长带着另外一艘船过来了,他自己的船当护卫舰跟在后面。没想到的是,出发前,船长准备了一份生死状,声明出什么事责任自负,让我们每人签名。被脑海中的那份想象力吸引,我们签了名,并换乘另外一艘快艇再次破浪前行,一个一个岛屿纷纷落在身后,半个多小时后,前方一座岛屿跃入眼帘。新船长说这就是果洲群岛的主岛。此时风浪更大,一波接一波扑面涌来,快艇上下颠簸,我们两只手紧紧抓住栏杆不敢动,惊叫声不断。起伏间大浪倾盆当头泼下,顺着头发和脸颊流入口中,头发湿透衣服湿透。

被大浪欺负成这样也不算啥,只是这一艘小船,被大海玩于掌中,不停地上下飘忽跳跃,已经快驶出香港海域,周边连路过的船都看不见了。朗朗天空下,茫茫海浪间,只有这一艘心惊肉跳的小船,真如汪洋中一片微薄的树叶。

然而果洲主岛还只在视线中,奔向它的航程分分秒秒都慢如蜗牛。新船长看我们太辛苦了,把船熄火停下来,导游再次跟我们商量。大约还有十几分钟的航程,但后面仍然是这样的辛苦和危险,并且越接近外海浪越大。大家讨论一下,最终决定这次先放弃。远远地,那里似乎与我们看到的其他岛屿别无二致。但因为之前的想象和千辛万苦的奔波,一时成了我们心中的麦加。

回到岸上,浑身上下全被海水腌透,牛仔裤已渗出盐花。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刚才一行居然没有穿救生衣,居然没有人晕船!一群惊魂未定的家伙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举酒相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