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惠僧任职黄埔军校

文/贾晓明

2017-10-12期10版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1925年2月,广东国民政府第一次东征陈炯明,周恩来率黄埔军校教导团和部分学生军东征后,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要求,时任中共广东区委书记的陈延年推荐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到军校任常驻政治部主任。于是此后的几个月里,黄埔军校政治部便有了“前方主任周恩来,后方主任包惠僧”之说。

包惠僧到任后,继承并发展了周恩来在黄埔军校开创的政治工作制度。他遵照廖仲恺和陈延年的指示,制订了一个新的教学计划,将政治课程加多,每天两次增加至四次,每次两小时,同时加作业量,减少开会讨论问题的时间。

虽然包惠僧听取了廖仲恺的意见,采取“兼容并包”的态度,请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等来军校讲课,但其观点和立场还是明显倾向军校中由中共党员、进步青年组成的青年军人联合会。包惠僧组织军校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采取秘密小组的方式活动”,到他的宿舍“开些小会”,积极在军校开展共产党与共青团的工作。军官学校在晚9点钟吹熄灯号,包惠僧就于晚10点钟后举行秘密会议。为了加强对学生的政治教育工作,包惠僧还在青年军人联合会主办的杂志《中国军人》上发表多篇文章,号召军校师生继续革命。

1925年6月平定滇、桂军阀叛乱时,黄埔军校多数学员奉调参加平叛,校内只留下包惠僧等总共不到100人,负责保卫黄埔军校,并办理调配船只、输送给养等任务。包惠僧挑选了四五十名精干学生(多为共产党员)组成一个武装宣传队,进入广州市区进行宣传,并防范匪盗,救济难民,维持秩序。一天,包惠僧突然接到命令,命他在黄埔军校设立俘虏收容所。还未来得及准备,5000余人的俘虏业已送到。包惠僧立即部署,组织九十几名学生轮转着站岗巡逻,直至军校出征的学生总队归来,俘虏们也没发现看守他们的竟然只有不到百人。

1925年8月初,在得到周恩来同意后,包惠僧出任黄埔教导团扩编成的中国国民党党军第一师第三团党代表,辞去了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