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亚洲行勾勒新亚洲战略

陆忠伟

2017-11-15期04版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初对日韩中越菲五国的访问,系白宫新主登上亚洲战略T台的首秀,亦是勾勒美国新亚太战略的重要一步。鉴于此行关涉美亚关系定调、美中关系定向,美日、美韩对朝核问题的战略对表,以及对区域重大安全、经贸问题的定位,故引起国际战略界高度关注。

特朗普自有其对国家利益、国内政治及对外关系的盈亏盘算,并据此推进国际安全与经贸政策调整。综合其启程赴亚前后的言行看,特氏认为往届政府只算政治安全账的做法甚不划算,故欲改行“交易外交”:借同盟关系捞取经济利益、借热点争端兜售军火、利用贸易失衡与安全事务挂钩。

白宫国安团队心领神会,对此访做足功课,周密谋划,以凸显此届政府对亚洲战略的推陈出新——破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之旧,立“美国第一政策”之新。

特朗普的访亚使命可概括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美国第一”的国策为中心,紧紧扭住实体安全与经济安全牛鼻子,推进经济民族主义与外交“渐进后撤”主义,为重建“伟大美国”作最佳服务。安全上,突出防务、朝核、反恐及军售合作;经贸上,以就业、逆差、汇率为重点。

在东京及首尔,特朗普针对朝鲜核导问题开出两张处方:一是打“强心剂”,即压日扩大军火采购,从美引进F—35战机、升级导弹防御系统,以创造就业,消除逆差。二是服“大力丸”,即反复保证美国提供的由常规武器、战略核打击力量和导弹防御体系构成的“延伸威慑战略”之有效。

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特朗普表态不会激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抛出“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愿景”,宣告区域安全概念的“亚太”谢幕,“印—太登场”;除东亚、东南亚之外,将印度拉入战略场。对此,有媒体锐评:此举颇具地缘战略色彩,“反映美欲加强与印澳日联系抗衡中国”。

在关涉贸易保护主义和支持多边贸易的问题上,特朗普与其他国家的歧见颇大。特朗普将美国的庞大贸易逆差归咎于与他国双边经贸关系的所谓不公平、不互惠、不自由及不开放,并诱压日韩等国重启对美双边自贸协定(FTA)谈判,欲增加利美的霸王条款,强买强卖,以恢复对外贸易平衡。

特朗普以力谋势、改约图财,本国优先的思维与做法,是对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扬弃,对其亚太盟国与合作伙伴产生不小冲击,加大了同盟间的安全与经贸龃龉。安倍大搞“高尔夫外交”,折射日韩盟国对美动用“力”与“财”两手服务于“美国第一”的做法心态复杂。

特朗普亚洲之行首站是东京,但北京是最重要一站。原因在于中美关系厚重、全面,已远远超越狭义的双边框架,关乎甚至决定亚太战略平衡与国际战略平衡。两国元首就推进新时代中美关系、加强就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的沟通达成重要共识——最高层次战略对话,本身就是稳定亚太地区的重要因素,并将由此让世界更深刻领会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中共十九大描绘的发展蓝图,将进一步扩大中美利益契合点。获益于元首外交战略引领,四大对话机制齐头推进,新时代中美关系格局开阔,动力增大,定将不断前行。中美已成功实施修正贸易失衡的“百日计划”。特朗普访华时,两国签署高达2500亿美元的商业和投资合同。累累硕果说明,冲突影响有限,合作潜力无限;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特朗普为时12天的亚洲之行并非无果而返。在半岛无核化、国际反恐、经贸合作等问题上,华盛顿与五国肯定找到不少利益交汇点。预计特氏回国后,会及时公布此访成绩单。人们希望看到,合作共赢成果越来越多、地缘政治竞争货色越来越少、太平洋越来越太平,

全球治理越来越平等。

(作者系第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国际问题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