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藏戏唱响“金色谷地”

文\图 本报记者 齐波

2017-12-07期08版

热贡,藏语意为“梦想成真的金色谷地”。热贡艺术也因发祥于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隆务河畔的热贡而得名。唐卡、堆绣、雕塑、建筑彩画、酥油花……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蓬勃生长。而发源于热贡地区的古老藏族戏剧——黄南藏戏,更是成为热贡文化传播的使者。藏戏被誉为藏文化的“活化石”,而作为我国青、甘、川安多藏戏中的一个重要流派——黄南藏戏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2006年,黄南藏戏入选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

创新中传承

初冬的黄南州略显寒冷,位于夏琼南路的青海省藏剧团、黄南州民族歌舞剧团内却热闹非凡,二楼的演播厅里传来阵阵高亢雄浑的唱腔,原来是演员们正在进行传统藏戏《诺桑王子》的彩排。一旁的排练厅里,20余位青年演员正在为迎接藏历新年的开场歌舞忙碌着。一张1965年剧团建团时十几名成员的黑白合影照片悬挂在楼梯口,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剧团的前世和今生。

黄南藏戏在借鉴西藏藏戏的传统基础上,吸收当地民间歌舞、说唱形式等,形成独特的表演风格和音乐唱腔体系,日积月累,逐渐演变成了极具热贡特色的黄南藏戏。

51岁的仁青加是青海省藏剧团的团长,也是黄南藏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藏剧团楼道两侧张贴着《诺桑王子》《意乐仙女》《藏王的使者》《松赞干布》等经典藏戏的大幅剧照。仁青加告诉记者,剧团在观众耳熟能详的传统剧目基础上进行改编和创新,历时三年精心创作编排的大型历史藏戏《松赞干布》,荣获2016年“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剧目金奖及最佳编剧奖,深受观众的喜爱。“藏戏就像我的家人一样,我值得为她守护一生。”对于仁青加来讲,戏剧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成为生活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藏戏的发展也曾面临过低谷,一段时期,受现代文化冲击,民间藏戏团解散,藏戏一度濒临失传。”青海省文化新闻出版厅非物质文化遗产处处长邓福林告诉记者,为扭转这一局面,2008年以来,政府与民间合力扶持传承人,培育适宜藏戏发展的文化土壤,使得黄南藏戏焕发出新的生机。

民间藏戏——生活土壤中的传承因子

78岁的李先加老人曾是黄南州隆务寺的僧人,从小就与藏戏结缘,12岁时便在寺内参与藏戏《诺桑王子》的演出。1979年,李先加所在的黄南州江什加村筹建了一支由20余人组成的江什加村民间藏戏团,最初的服装、道具都是团员自己亲自制作。团员们利用农闲季节在村间演出。随着知名度的提升以及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剧团将民间藏戏带到同仁县的大戏台。如今,李先加老人也成为黄南藏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走进江什加村李先加老人的家中,会看到处处呈现着热贡文化的元素。其中有一件藏品弥足珍贵,老人1962年在甘肃拉卜楞寺亲手抄写的藏族历史题材剧《罗摩衍娜》手抄本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当老人用双手缓慢地打开用橘黄色绸布包裹的手抄本原件时,能感受到这门古老、神秘的民族艺术散发出来的艺术气息。“藏戏就像我的生命,没有了它,我的人生也失去了意义。我所做的只是让更多人了解藏戏、学习藏戏,将传统优秀藏戏传承下去。”

如今,江什加村民间藏戏团排演的《智美更登》是藏区知名度最高的藏戏之一。这个民间藏戏团先后推出《卓哇桑姆》《苏吉尼玛》《诺桑王子》等多部经典藏戏,逐渐被藏区的民众所熟知,编演的多部藏戏陆续登上黄南州雅顿艺术节的舞台。

“古老的藏戏从寺院走向民间并得到传承和发扬,得益于宽松的文化环境。藏戏团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经常到邻近地区巡回演出,影响越来越大。”青海省政协委员曹萍感慨道。

“金色谷地”迎来新的“春天”

热贡艺术是青海地方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2008年,热贡国家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正式颁牌。保护区设立以来,扶持多家民间藏戏团兴建藏戏传习所,激发了当地村民排演藏戏的积极性。目前,黄南州民间藏戏团的数量已增加到20余家,将优秀剧目带上了更大的舞台。

班果是青海省文联主席、省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从小热爱藏区文化的他对藏戏更是有着深厚的情感。他曾多次深入西藏罗布林卡等地调研,深入了解藏戏的群众基础和发展现状。“对于藏区的群众而言,藏戏已经深入他们的生活,每逢演出都会身着节日盛装,每次演出都是一场节日的盛会。”班果告诉记者。“由于民间剧团年轻演员短缺、演出人才断层、演出场地紧缺,同时受公共文化平台建设不完善等因素的影响,藏戏的演出场次很难满足民众的需求。”

青海省戏剧家协会从2011年开始尝试开展“藏戏进校园”活动,希望能把藏戏带进校园,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和了解藏戏这一优秀的传统文化。经过几年的努力与尝试,黄南州共有四所中学成立了学生藏戏队。在第四届中国校园戏剧节上,同仁县逸夫民族中学演出的藏戏《卓哇桑姆》获得优秀剧目奖。

藏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群众基础,为了更好地活跃农牧区文化生活,班果建议除了在校园撒播艺术的种子,相关部门还应该加大民间藏戏团的公共文化平台建设,如通过政府采购等形式,给予服装、道具及舞台建设等支持,以保证演出场次。青海省政协委员曹萍在调研中对此也深有体会,她建议国家应设立少数民族戏剧发展的专项基金,有助于专业人才培养。

“与过去不同,如今的藏戏传承不再局限于师徒之间,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在黄南设立后,藏戏传承进入了排练厅,以往口口相传的表演经验有了教材,同时利用舞台形式和多媒体技术,这种古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崭新的面貌登上了现代舞台。”仁青加欣慰地说。

随着近年来国家对生态保护的更加重视,此类题材的影视作品、戏剧作品也逐渐走上舞台。由青海省藏剧团编排的现代藏戏《纳桑贡玛的悲歌》,警示人们只有加强对草原生态的保护,合理开发建设,才能拥有美好的生活。

藏戏所宣扬的弃恶扬善、诚实守信、相帮相济、团结友爱等传统美德正是建设和谐社会所需要的和谐因子。一个民族的古老艺术,终归反映着一个民族特有的生活,承载着一个民族悠久的历史与文化,更寄托着这个民族根深蒂固、延绵不绝的血脉精魂。黄南藏戏,透过历史的来路,折射出它与众不同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