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芝贵和他的移动“总司令处”

文/贾晓明

2017-12-07期10版

段芝贵(1869-1925),安徽合肥人,历任陆军第三镇统制、督练处总参议。武昌起义后,他被袁世凯委第一军军长、湖北都督、奉天将军兼署巡按使等职。袁世凯称帝后,段芝贵立即出面联合十四省将军密呈袁世凯,拥护帝制,被袁世凯封为一等公。

袁世凯死后,段芝贵投靠宗侄段祺瑞,并自称“小段”,称段祺瑞为“老段”。1917年,“小段”随段祺瑞讨伐张勋,被封为任京畿警备司令、陆军总长,1919年改任京畿卫戍司令。1920年7月14日,为争夺北京政府统治权,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军阀和以吴佩孚、曹锟为首的直系军阀之间,爆发了直皖战争。段祺瑞拟兵分两路应敌,段芝贵被任命为定国军东路司令。段芝贵为显示其大将风度,安居家中不出,直到“段祺瑞四次催促”才出发。

段芝贵以火车为司令部,出征时在车厢上悬一木牌,上书“总司令处”四个大字,而同行的侍从多达百余人。车厢里除了军用品外,段芝贵还叫人装上“烟枪、烟盘十四副,嗬嗬水数百打,麻雀牌七副,大菜司务二十四人”。在火车上,他一面吞云吐雾,一面品评烟土质量。段芝贵好打麻将,当随员们向他报告战况时,他一边打麻将,一边听战报。当听到前方皖系部队受挫的消息后,他还镇定地告诫部下说:“我誓与定国军同生死,诸位怕死,竟请返京可耳。”

当他听说吴佩孚的军队已经攻过琉璃河并向长辛店扑来时,才慌了手脚。一天半夜,一部分直系部队前来诈降,乘机袭击段芝贵的总司令部,段芝贵惊得从车上“堕地晕去”,被车站站长隐藏在农家柴堆里,至天明才敢露头,还对部下说:“此何足怪,君子可欺以其方,无伤也。”

此时,皖系已经逐渐不敌直系部队的凌厉攻势,皖系15师已经准备投降哗变,其余皖系军队见状,立即向15师开炮,15师也开炮还击。皖系部队向后撤退,退到琉璃河时,却见总司令段芝贵的专车已经挂上了向后转的车头,于是更加气愤,架起重机枪,朝着车厢扫射。段芝贵立即命令火车发动,轧死铁轨上的几十名士兵,匆匆逃回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