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现实曾在这里交汇

——2017年我们关注过的文史热点

文/本报记者 杨春

2018-01-04期09版

刚刚过去的2017年,有太多的新闻事件值得写入历史,本报从历史与现实交汇的角度,深入报道了这些热点新闻背后的历史背景,从党的十九大报道到“中国精神”系列稿件,从政协工作到“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抗战”,从恢复高考四十周年到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我们在回眸2017年的时候,总有一些报道值得我们回忆……

在新一年的开始,我们总结上一年的工作,是为了从中汲取前进的力量。

党代会背景报道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17年10月18日至10月24日在北京召开。这是我们党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会,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对于拥有96年光荣历史的中国共产党而言,党的十九大是新的历程、新的考验、新的历史起点和新的历史节点。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

十九大给今后的中国一个新的定位: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这个新时代,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时代,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是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不断创造美好生活、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时代,是全体中华儿女勠力同心、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时代。

在这个新的历史节点即将来临之际,我们邀请了中央党史研究室科研管理部主任李颖研究员,与我们一起走近党代会,从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的建立到七一建党纪念日的由来,从历史上党代表的产生到党的中央领导机构的选举,从党的中央领导集体和领导核心的形成到历次党章的制定与修改,从一大二大会址的寻访到与历次党代会有关的收藏品展示……回顾党代会的历史,总结党代会的作用,汲取继续前行的动力。

“中国精神”系列报道

一个缺乏自己民族精神的民族,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国共产党带领广大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的奋斗历程中,培育形成了一系列彰显和反映民族精神、体现时代要求、凝聚各方力量的“精神”,大大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精神。中国共产党90余年一路走来,培育并形成了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红旗渠精神、大庆精神、抗洪精神、航天精神、两弹一星精神、雷锋精神、沂蒙精神、苏区精神、抗战精神、红船精神、抗震救灾精神、太行精神、“两个不怕”精神、赛罕坝精神……这些精神的实质,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中国精神贯穿于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积蕴于近现代中华民族复兴历程,特别是在中国的快速崛起中迸发出来的具有很强的民族集聚、动员与感召效应的精神及其气象,是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显示。

“中国精神”是中华民族的坚挺脊梁,是坚强不屈的中国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国精神。中国共产党人只有具备了“中国精神”,才能完成光荣、崇高的历史使命。

重拾抗战史迹

1937年7月7日发生的卢沟桥事变,是中国全面抗战的起点。在七七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前一天,我们重新发表了第一位到事变现场采访的中国记者方大曾的作品《卢沟桥抗战记》。80年之后重读这篇通讯,仍然可以真实客观地感受到他当时亲眼目睹的战场变化,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民团结一心、抵御外侮的英雄气概。在七七事变八十周年这个时间节点重新发表此文,既是为了还原这一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著名事件,也是对这位失踪在抗日战场上的著名记者最好的纪念。

2017年7月19日,本报还发表了《侨胞与祖国的共同抗战》,报道了“共同的抗战———海外侨胞征集援华抗战史料汇展”,文章记述了包括世界各国侨胞和美国、加拿大、前苏联、新西兰、比利时、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以不同方式帮助和支持中国抗战的大量图片、实物、知名人士的回忆文字和鲜活感人的故事等。在存亡绝续的危急时刻,海外侨胞的责任、担当与热爱祖国的情怀,彰显了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这次展览是多年来海外侨胞不断寻觅、搜求的成果,凝聚着他们的心血和汗水,也记录着他们的赤子情怀。很多史料都是首次公布,高志航、蚁光炎、张光明、李月美、黄欢笑……一个个洋溢着青春的名字湮没在抗战的硝烟中,感谢那些珍贵的历史资料为我们讲述海外华侨积极参与抗战的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

揭秘“真相”背后的故事

国联李顿调查团来到沈阳调查九一八事变真相之时,9位沈阳志士秘密收集了日本关东军侵略的真相,并冒着生命危险将这份关键证据送交李顿调查团。随着侵略真相的被揭露,日本侵略者对9位志士进行了疯狂的报复……

时间匆匆走过,当年9位志士收集的证据保存在哪里?其中记载了哪些史实?9位志士后来星散何方?

经过“九君子”的两代后人长时间的寻找,终于寻得了“真相”史料的踪迹。2008年3月,巩天民的孙子巩洋收到联合国日内瓦图书馆LON档案历史收藏部注册记录组的邮件回信,说:“‘TRUTH’存档在我们档案文件(沈阳请命团收集的文件)中,即BoxS37的32,No.1。您可以在我们档案阅览室查阅此文集。允许使用数码相机复制。”2008年6月,巩天民的孙女巩捷前往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对该份史料进行了复制。

2010年9月17日,“九君子”的后人将“真相”史料捐献给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此后,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在展厅中辟出专门的展区对“真相”史料及相关历史资料进行展出,向国内外公众讲述这段特殊的历史。

为了纪念九一八事变,我们还组织撰写了《九一八事变的导火索———“中村事件”的几个细节》,披露了近年来关于中村事件研究的几个关键性细节。

品味一个人的高考故事

1977年9月,中国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恢复高考的招生对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

这一具有转折意义的决定,改变了无数中国人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的命运。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档案局原局长、中央档案馆原馆长杨冬权即是亲历者之一。在中国恢复高考四十周年之际,他的《两次不同高考两种不同命运——我的两次高考故事》讲述了他参加过的两次不同的高考,给他带来两种不同的命运,也让他对两种高考有着不同的体会和认识。全国政协委员廖奔的《我的高考》更是把人们重新带回到那个难忘的高考季,让我们看到了一位青年如何从田野里走到作家协会副主席的位置。

高考制度的恢复,使中国的人才培养重新步入了健康发展的轨道。杨冬权的高考故事,除了“读书改变人生”的共性之外,还有一系列具有巧合性、偶然性、戏剧性的事件,这些事件比小说、戏剧虚构的还要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同时也比其他说教和“心灵鸡汤”都更具有人生启示意义。

解密新华社香港分社的身份

有些曾经在新闻节目里重复率非常高的机构名称,今天已经不再如雷贯耳了,新华社香港分社就是其中的一个。当年的新华社香港分社,与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并不存在隶属关系,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机构。香港分社实际上是中央政府的派出机构。

香港分社怎么会成为中国政府在香港的派出机构呢?这是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的一种特殊的产物。我们邀请曾任中央驻港工作机构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姜恩柱撰文《中央驻港工作机构更名的来龙去脉》,揭开这一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殊机构的神秘面纱。看到他到任后遇到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在法律豁免上的难题,以及此事费了很大的周折、历时数年才得以解决的经过,但由此述及新华社香港分社的更名,这在中央驻港工作机构的历史上,都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大事,值得读者关注。

另外一位曾经担任过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王凤超委员写的《我所见证的七份中英外交函件》和陈丁福委员写的《香港回归庆典的几个细节》以及本报记者采写的《沧海见证兄弟情———宋家慧委员加快与香港特区政府合作建立海上立体救援体系的往事》等文章,以政协委员独特的“亲历、亲见、亲闻”三亲史料,见证了在香港回归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中起到了独特的、不可替代的那些人、那些事。

从“八年抗战”到“十四年抗战”

2017年1月,教育部下发《关于在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函》。文件要求,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全面排查,凡有“八年抗战”字样,一律改为“十四年抗战”,并视情况修改与此相关内容,确保树立并突出“十四年抗战”的概念。有评论指出:“抗战十四年概念”的提出,不仅能在学术界从“局部抗战”与“全国性抗战”的争论的窠臼中解放出来,而且可以对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启蒙救亡这两大主题做重新梳理。

“十四年抗战”写进教科书并非偶然,各界专家学者为“十四年抗战”观点的确认努力了30多年,辽宁省政协为求证这一史实更是倾注了无数的心血。《从“八年抗战”到“十四年抗战”》一文反映了几代辽宁政协人的努力与付出,对充分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社会作用做了最生动的诠释。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辽宁抗日义勇军的抗战史终为各界所知,并最终获得认可。“十四年抗战”被写入中小学教材这一消息对于辽宁政协人而言,倍感欣慰。在几乎丧失外援,无法建立有规模的根据地的情况下,抗联的英雄们斗争条件之艰苦,战况之惨烈,落于笔上,字字泣血。赵一曼宁死不屈,杨靖宇孤身战死,八烈女投江殉国……在时间序列上,他们先于佟麟阁、赵登禹们开始了抗日救亡图存之壮举,在空间序列上,他们也和左权、张自忠们一同祭奠于民族精神的祠堂中。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1000个为什么》曾有文章解释“为什么会有‘十四年抗战’和‘八年抗战’两种说法”:八年抗战和十四年抗战,是与抗日战争从局部抗战到全国性抗战的过程相联系的两个概念。八年抗战是指从1937年开始的全国性抗战,十四年抗战是包含从1931年开始的局部抗战在内的整个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

两种提法一直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语言环境下使用,其实质内容没有矛盾。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抗日的主张,在不同的阶段都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我们既充分肯定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在中国共产党主张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进行的全民抗战,也充分肯定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抗日斗争、特别是东北抗日联军的英勇斗争和其他一些中国军队的奋起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