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车掌故

叶辛

2018-01-13期07版

2015年底,贵州传来一条喜讯,88个县、区、市全都通了高速。

看到这条新闻,喜悦之余,我不由在心中默算了一下,从贵州出现最早的那条可以开汽车的贵阳环城公路竣工通车,到2015年,恰好是89年。

建成于1926年的这条路,长约3公里,车道宽8米,只是一条粗粝的碎石泥沙公路。

之所以要修这条路,是因为当时的省政府主席周西成从外头买来了一辆小轿车,要在公路上行驶。

关于周西成买小轿车和修公路的轶事,在贵州城乡,有好多传说和演义,并有几个版本。30多年前的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刚由乡间调进省文联工作,和同事们聊天发现,省文联年纪大的同事,讲到喷水池这个闹市中心,经常会讲那里是铜像台。我问何为铜像台?老同事们便会说,那里原先有个铜像。在上海,唯三角花园才竖有普希金的铜像。喷水池那么热闹喧哗之处,能竖铜像之人,一定了不起。于是我追问,铜像竖的是什么人?

答曰:周西成。

一说周西成,土生土长的老同事们顿时眉飞色舞,说及他的好多故事和传闻,并且微带神秘地告诉我,周西成还有后裔,就在楼下省书法家协会当工作人员。

在同事们七嘴八舌争相说及的周西成趣闻中,说的版本最多的,是关于他买进贵州第一辆小轿车的往事和大张旗鼓修公路的举措。

修公路举措之一,就是改贵阳市政公所为贵州省路政局,任命几个局长。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机构升格。之二,动员市民和师生员工义务劳动,全民动员,大造声势,并且亲自参加破土动工的典礼,剪彩。新闻传遍全省。

买雪佛兰黑色小轿车,我听到过三个版本。一个是周西成命令他的姑爹,黔军驻南京办事处处长熊逸滨,花五千大洋买下小轿车,用船运至重庆,由黔军驻渝办事处处长罗维舟接收,并组织专人拆卸抬运进贵阳。另一版本谓小轿车由缅甸仰光进口,经云南昆明转而进贵阳。传播最广的,是说黑色小轿车从广州购得,然后从广东运至广西柳州,又由柳州走船运到三都县。三都既无水路通贵阳,又无陆路可行,经请示周西成,他下令派出260名强壮苦力,将小轿车拆开后搬运。

时值盛夏酷暑,不是烈日当空,就是暴雨如注,还有山洪暴发,崎岖峡道泥泞难行,200多苦力起早贪黑、昼行夜宿,翻山越岭、蹚河涉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足足50多天,才把车弄进贵阳省城。消息传开,便有人调侃道:这不是车运人,而是人抬汽车。

小轿车组装成行,周西成让秘书长公告市民,注意交通安全,秘书长拟了个文告,周西成嫌文告不易记,又口授了四句20个字:

汽车猛如虎,莫走当中路。

若不听劝阻,轧死无告处。

让我稀奇的是,给我讲这轶闻的老同事,还能把这顺口溜般的文告,背得清清楚楚。

在全省县县通高速的今天,回顾一下90多年前的这点掌故,不也颇有意味嘛!

(作者系中国作协副主席,第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