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于新事物的深度研究要迎头赶上

——访申银万国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

本报记者 崔吕萍

2018-02-13期06版

“对当前中国经济,我有三点认识。”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新任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这样表示。

第一,经济转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L”型走势远未完成,仍然面临很多困难和压力。我们不能因为一些经济指标稍有好转,就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的上升周期,这也不符合党中央对经济形势的基本看法:“要看到,我国经济仍然面临下行压力,比如房地产市场,无论从需求还是投资角度来讲,都存在下行可能;比如重要的消费品面临市场饱和的话题,从机动车销售量、手机销售量、家电销售量都能读出市场饱和的信号,如果未来新增消费量放缓,商品消费也将面临下行压力。”杨成长表示。

第二,中国经济增长出现新动力、新模式和新业态,对于新事物的发展我们应充满信心,但也须看到,我们对于新事物还缺乏深度研究:新零售对提振消费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线上教育对传统教育模式改革起到怎样的影响,市场上的专业研究都很少;互联网金融,一开始任由其跑马圈地,现在又在全面规范整改。“总的来说,我们要充分认识到新经济的两面性:既要为新经济摇旗呐喊,也要考虑对传统经济的影响,以及新经济在推动改革方面是否有实效。”杨成长表示。

第三,系统性风险源要高度重视。这几年,我们对地方债务风险的处置取得一些成绩,但旧的风险并未被完全清理掉,新的债务风险却已经产生。“现在,PPP(政府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发展很快,地方政府也搞了产业基金,这里隐藏着新的风险。比如PPP模式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合作推进,很多项目也有国企回购承诺和风险担保协议,甚至有国有资金做垫底、民营资金优先退出等模式,这就构成新的债务形式,这些模式是否存在新的风险?另外,越是经济欠发达的地方,地方政府债务负担就越重,现金流就越差,要防止为还债而产生新的债务风险。”杨成长还表示,也要关注到居民债务持续上升的情况,只算总债务是不行的,还要看分布的情况。

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杨成长谈到,未来将重点关注我国经济发展中的三大领域。

一是如何优化企业发展环境。“宏观经济好不好,要看微观企业经营得如何。为此,我关注国有企业体制机制改革,以及民营企业技术、产品、产业升级的话题。一种情况是,从2011年开始,民营企业的利润增速每年都慢于国有企业。要实现‘国民共进’,营商环境改善始终是焦点话题。”杨成长称。

二是如何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推动中国金融体系改革。“金融发展要突出的三个问题:一是金融如何助力实体发展;二是金融如何继续对外开放;三是金融如何化解自身风险。当前,我们要用新的视角去审视新的话题。比如要促使全球化的产业基金发挥很多作用,去年,中投公司和高盛集团成立了中美制造业产业合作基金,得到两国领导的高度认可。类似这种跨区域的产业基金,其实也是推动对外开放的新方式、好尝试。”杨成长称。

三是关注民生问题,特别要关注百姓金融服务的均等化问题。劳动收入和要素收入都是重要的收入模式,如何帮助百姓获得正常稳定的金融资产收入,这是非常重要的,也是解决贫富悬殊的重要领域。居民是金融服务最薄弱的群体,所以我们推动普惠金融,开展投资者教育,包括利用移动互联网推动居民金融服务,这些手段都是要解决金融服务的均等化问题。

作为全国政协机关报,人民政协报在过去35年的发展历程中,逐渐成为各级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重要平台,对此杨成长表示,基于这份报纸的高度,未来,期待政协报能够重点在参政议政方面、建言献策方面帮助委员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解决实践性问题,助力委员调研履职,充分了解民众与企业、基层政府的需求,以及其在运行中遇到的问题;二要解决界别性问题,充分体现不同社会界别的需求,关注社会公众的声音;三是要通过对政协委员关注点的报道,使其所反映的情况产生广泛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