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曙光委员的发言:

长江大保护亟待推行“硬约束”

2018-03-09期06版

长江是我国第一大河,承载约占全国32%的人口和约34%的经济总量。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形势不容乐观。

一是流域整体保护不足,生态功能呈退化趋势。长江流域上下游地区资源、生态利益协调机制尚未建立。流域生态系统格局变化剧烈,部分城市城镇面积增加显著,森林、草地、河湖、湿地等面积减少,部分支流水质较差,湖库富营养化未能有效控制。

二是污染物排放量大,饮用水安全保障压力大。长江流域废水排放总量占全国40%以上,单位面积氨氮、二氧化硫等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15至20倍。

三是发展与生态保护矛盾突出,环境污染形势严峻。长江流域内秦巴山区、武陵山区等特困地区,资源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矛盾突出,一些粗放型生产企业仍在向上游地区转移。

四是缺乏长效保护治理机制,尚未形成整体合力。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还存在流域管理法律法规不完善、流域监测体系不完整、流域规划刚性约束不够强等问题。

建立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势在必行。国务院已出台《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提出要在长江、黄河等重要河流探索开展横向生态保护补偿试点。我们认为,对长江流域实施“硬约束”的时机与条件基本成熟。为此建议:

一、建立健全长江全流域考核机制。建议加快建立长江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环保部牵头,建立流域水质考核奖惩、重大工程项目环评共商、环境污染应急联防等机制,域内上下游省(市)共同签订具有约束力的生态补偿协议。

二、完善补偿标准与补偿方式。将上下游跨省(市)界断面水质作为补偿基准,创新补偿形式,在实行资金补偿基础上,鼓励受益地区与保护生态地区、流域下游与上游通过对口协作、产业转移、共建园区等方式实施多途径补偿。

三、健全完善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议由国家有关部门组织长江流域上下游省(市)开展联合监测,在跨省(市)界断面健全完善国家直管的水质自动监测站,重点对主要污染物指标、水质变化进行系统监测。

四、推进长江流域产业绿色发展。制定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加强流域产业布局调整与优化,强化技术创新与政策支持,加快传统产业改造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