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是感慨,一半是鼓舞

本报记者;包松娅

2018-03-09期09版

采访“工匠薪火”的话题,算得上是一场励志之旅。这些从全国各地不同岗位成长起来的全国政协委员们,哪一个不是工匠精神的践行者,哪一个不是在为工匠精神的弘扬鼓与呼?

当记者采访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医药管理局局长于鲁明时,他“拉”住记者先探讨了半天,未来的工匠指的是什么样的工匠?是传统意义上集中于手工业领域的工匠?还是扩展到各行各业,体现出工匠精神的从业者都称之为“工匠”?因为他所在的医疗卫生领域,最默默无闻坚守一线,最需要被人关注的群体,是那些“手术匠”。得知本报的重点策划报道关注的正是这样的群体,关注他们的成长,他立刻同意了采访。“手术台就是战场,那些天天紧绷神经上‘战场’的大夫们,太不容易了。要对技术零误差,要百分之百地投入,要吃苦耐劳,这是不是工匠精神?但在现有的考核体系中,缺乏对工匠精神的评价体系和激励机制。”

对李健委员的采访同样如此。确定主题后,面对采访提纲,李健专门就牵涉其中的问题,进一步提前打电话核实数据、核对情况。

谈到工人与工匠时,李健感慨颇多。

虽然李健是大学教授,但是在去年他参与的一次关于技术创新的调研中,接触了很多兼具工匠精神的企业。在绿之韵,在隆力奇,在中脉,在安惠,李健和调研组成员与许多一线工人进行了座谈。别看他们每天忙碌在流水线上,但是同样有自己的追求,向往更好的生活。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中国4亿产业工人看似普通,但是中国要提高产业工人的劳动生产率,不正需要在这个庞大的基数上下功夫吗?

尽管工匠是少数人,假如基数的整体素质得到提升,其中能走向工匠的工人肯定会多一些,也多一些改变命运的机会。

令人鼓舞的是,当下社会对工匠和工匠精神的重视正在以各种形式展现。在这次两会上,代表委员中,很多议案提案仍然在为工匠和工匠精神“发声”。

可以想见,这个时代,将是奋斗中的劳动者光荣绽放的美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