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见

修菁 王泳 赵莹莹 郭帅 包松娅

2018-03-09期09版

李象群委员:

坚守自己做到极致

我觉得你们引导舆论来谈大国崛起所需要的文化自信、工匠精神等特别好!对于工匠精神,我最看重这种精神中所蕴含的专注力和内心定力。对于这种专注力和定力,于一个人是否能从所从事的领域“浮出水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像我的专业是雕塑,在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西方雕塑艺术对于中国雕塑艺术界影响特别大,我也彷徨和摇摆。专业风格上,也曾尝试学西方,但是尝试后发现,与其东施效颦不如塌下心,把自己的专长和优势最大化的扬长。工匠精神给予我们每个人最大的启示就是,不忘初心,坚守自己。做纽扣也好、拉链也好,不管是做什么,只要把技术和技艺做到极致,就是对工匠精神的最好践行。

凌友诗委员:

做得好细节耐得住寂寞

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工匠精神,是一种心无旁骛、志如磐石、锲而不舍的技术追求,也是一种敢于创新、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精神品格。工匠精神所表现出来的敬业、专业的态度,其实是一种鲜明的价值取向:始终心怀敬畏,保持初心——生产者全身心投入到生产过程中,让技艺趋向高超,产品日臻完美。

追求工匠精神最基础的应该是技艺首先被尊重。技艺师也需要在技艺的传承中不放弃对每一个细节完美的追求,能耐住寂寞,用时间打磨出职业情操,从中获得丰满的精神世界。

余隆委员:

这个“标准”动不得

在德国留学期间,除音乐专业的学习外,我最大的感悟是,对任何事情都要有标准。建立制度和标准很重要,所有工作的职业化都是以简单、规范的方式去解决复杂的问题。职业化就是给我们每个行业打下地基。

近年来,全社会倡导工匠精神。在以“德国制造”闻名的德国,与工匠精神最接近的词就是“职业性”。无论是我们所说的工匠精神,或者德国人所说的职业性,都应该是各行各业中普遍存在的一种态度。但在今天的中国,无论哪个行业,对标准和制度似乎都缺乏敬畏。经常自己改动标准,按照怎么适合我这个机构、我这个人的发展去改动。这和社会比较功利、一些人过于急功近利有关。

何伟委员:

对医疗技能人才要给予足够尊重

医疗领域人才的“工匠精神”不仅需要高超的医疗技术,更需要胸怀大爱和扶危济贫的人文情怀。目前精准医疗扶贫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在深度贫困地区缺少具有社会责任感、人文情怀和“工匠精神”的一批医务工作者,不仅是医生,还包括护士、康复治疗师、公共卫生宣教工作者以及管理方面的人才等。目前我国医疗领域对于技能人才缺乏足够尊重、关爱和认可,这需要国家下大力气培养医疗领域技能人才,倡导社会对技能人才的尊重以及对“工匠精神”的认可。

方精云委员:

搭建“科技工匠”成果发布中文平台

数据显示,我国科技人员占世界科技人员总数的比重超过25%,每年发表的学术论文已超过世界SCI(科学引文索引)论文总数的15%。这些科技人员是我国“工匠精神”一线践行者,但这些论文多在国外出版的英文学术刊物上发表,导致国内大量高水平创新成果外流。

建议尽快实施“中文科技刊物振兴工程”,在一些重要学科领域办好一到两种高水平中文刊物,发表高水平文章,使国人能更加快捷、便利、低廉地获得科技成果和科技信息;出台激励措施和倾斜政策,鼓励科技人员在这类刊物上发表文章,为中国的“科技工匠”搭建起自己语言的权威科研成果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