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玲委员:培养“工匠之师”要动真格的

本报记者;崔吕萍

2018-03-09期14版

2017年教师节前夕,李克强总理到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考察,他对学生们说:“你们未来不是一般的老师,是工匠之师,集老师和师傅于一身,既传道又授业,要瞄准国际先进技术和理念,将来培养出更多又专又精的工匠,推动中国制造上档次。”

时至今日,深耕我国职业技术教育领域20余年的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东省委副主委、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副院长许玲,依旧记得听到总理这番厚望时的激动心情。激动过后,许玲为记者描述的,还有我国职业技术师范学院培养规模日渐萎缩的现状。

“我国经济发展在产业转型过程中,对人才的需求是第一位的。换句话说,只有人转型了,也就是支撑经济转型的劳动力转型了,经济才能转型。人才得不到保证,一切都是空谈。”在许玲看来,近年来,我国在高校就业方面反映出了一幅复杂的“画卷”:一方面,高级技能型人才、应用型人才、复合型人才不足,很多企业高薪招聘某个领域里的高级技工或应用型人才,却一才难求;另一方面,普通院校的毕业生找工作难,或者找到的工作与所学专业不相符。

两个问题同时存在,说明目前教育结构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吻合度出现偏差。而问题背后,隐藏着的是高度发展的经济社会,对专业技术人才的渴求。如何培养专业技术人才?许玲的回答是,优秀的职业技术老师太少,“工匠之师”的培养要动真格的。

“核心一点要把企业高级技术人才‘挖角’到课堂里来,实现产教融合。但这里的一个问题是,目前的制度设计,不利于将企业高级技术人才引进到学校的教师队伍中来,固有的对师资队伍的评价标准是博士比例和事业编制,限制了实干型精英的发展空间。因此,作为新委员,未来我将持续关注职业技术院校对师资力量的考核标准,助力让‘工匠之师’得到来自学校和社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