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共护生命之源

——多份民主党派中央提案聚焦水污染防治

本报记者;包松娅;郭帅

2018-03-09期17版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着力解决突出环境问题。坚持全民共治、源头防治,持续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打赢蓝天保卫战。加快水污染防治,实施流域环境和近岸海域综合治理。强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复,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如何把这些目标落到实处,全国两会期间,多个民主党派中央和政协委员提案呼吁,建言献策。

人们的生活一时一刻都离不开水,正是因为有了水,人类才得以生存,世界万物才会生机盎然。全国两会期间,多个民主党派中央就当前的水环境保护和水污染治理提出提案,“携手”为保护蓝天碧水、保障用水安全支招。

■■截住污染排放源头

“我国是化学品生产和使用大国,能够生产各种化学品4.6万多种,然而,我国的水环境治理与监管工作目前还主要聚焦在化学需氧量、氨氮等常规化学指标及有限的有机物上,导致即使所有废水全部‘达标’排放,仍可能有大量农药、抗生素、内分泌干扰物等毒害有机污染物进入水环境。”致公党中央关注的“超标”排放问题不容乐观,但是我国尚未建立起监督评估体系,风险防控长效机制也一直处于缺位状态,污染物排放问题显得日益复杂。

要从源头“拦截”污染排放!致公党中央提出,产业布局上要有效降低重点跨流域河湖水体的毒害有机污染风险,要统筹考虑化工、印染、农药等有机污染高风险行业、园区、企业的合理规划与空间布局,在环境敏感区域内划定特征污染物类重点防控化学品限排区域,不再新建、扩建危险化学品生产、使用、储存项目。

“同时要及时开展基于生物效应的复合有机污染监测与评估试点,对饮用水源及其他地表水开展生物毒性监测。”致公党中央建议,采用高通量综合毒性测试和毒理基因组学测试方法,从效应机制水平上识别水体中复合污染的毒性效应,同时利用“大数据”对监测数据和动态情况进行联网和整理储备,对污染情况做到“心中有数”。

■■严守湿地保护红线

湿地生态系统具有调节气候、调蓄水量、净化水体、保护生物多样性等多重功能,被誉为地球之“肺”。我国西部内陆湖泊湿地分布在内蒙古、宁夏、贵州、云南等12个省、市、自治区。然而随着当前西部内陆地区经济社会迅速发展,湿地特别是湖泊湿地保护与治理面临着巨大压力。

“工业化、城镇化速度的加快,面源污染成为湖泊湿地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在调研中,九三学社中央发现,云南滇池因建成区面积的扩张导致城市面源入湖量持续上升,而贵州每天有8600吨的生活污水流入草海湿地。

与此同时,耕地面积增加、煤炭开采、土地开发、水电建设等致使湖泊湿地锐减,而“九龙治水”则给湖泊湿地保护带来重重困难。九三学社中央呼吁,要加快推进湿地管护中的生态补偿试点和制度建设,尽快开展湿地生态服务价值评估和生态损失评价,建立科学合理的生态补偿标准。

“要严守湿地保护红线,对列入国家重要湿地名录以及各级湿地自然保护区、湿地公园的湿地保育区和恢复重建区,一律纳入红线范围,禁止改变用途。”九三学社中央提出,即便已经被占用的部分也要责令采取补救措施,尽快还湖修复。

同时,对于预警与防范,九三学社中央建议,要积极开展湿地功能、价值、生物多样性、湿地修复技术、湿地合理利用模式等方面的科学研究,制定湿地资源调查和监测的技术规程与标准,通过建立湿地生物多样性数据库,对资源开发下的湿地水质等情况开展长期监测跟踪。

■■“小微水体”不容忽略

流动性较差的小河小溪、沟、农村池塘、山塘水库等被统一称为“小微水体”。此类水体自净能力弱,又多分散,属于环境监管的“边缘地带”。

“一些省份对劣V类水进行大范围整治,成效显著,然而在突击式治理后,由于量多、点散、流动性差等特点,‘小微水体’突击整治的后遗症逐渐显现。”农工党中央在调研中发现“小微水体”整治还存在较多问题。

农工党中央在今年递交的提案中指出,由于过度填埋削弱了周边区域的蓄洪防洪能力,造成原来周边住户的雨水排放无处可去,四处横流,而大规模集中式河道治理也对干流水质造成影响。“浙江湖州市大钱港河道2017年5月实施机器及人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水草清理期间,氨氮、总磷监测数据同比分别升高了392%和161%,再加上没有完善长效养护机制,造成‘小微水体’水质反弹。”

为此,农工党中央建议充分考虑‘小微水体’治理的复杂性和长期性,尽快建立一套科学的、有针对性的治理和长效管护措施,避免突击式治理所带来的各种不良后果,确保治理成效。同时,还建议环保部门应合理界定“小微水体”范围,明确治理方向,加强前期排查,分步推进“小微水体”整治,推行“小微水体”的生态养护,提升水体自我修复能力,强化源头控制,落实长效管护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