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

要提高个税起征点还要降低增值税率

本报记者;高杨

2018-03-09期21版

“国家目前规定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3500元,严格来说这叫作免征额,也就是工资超出3500元的部分才需要纳税。”谈到这几天关于有代表委员建议国家将个人所得税免征额提高到7000元或1万元,全国人大代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认为,建议者可能对提高个税起征点存在误区,也许在他们看来,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就能促进社会公平,缩小社会人群的收入差距。

事实上,目前我国的个人所得税在整个税收系统中占比不到7%。因此,免征额度的调整,更多的是影响中产阶层或工薪阶层,但目前我国中产阶层人口相对较少。刘小兵说,如果从公平的角度,更重要的是降低增值税税率。

刘小兵说,实际上目前我国的税收有将近70%不是通过直接税的方式,而是通过间接税的方式取得的。“就是我交了之后,可以转嫁给其他人”。比如说,增值税就是典型的间接税。企业交完了增值税之后,通过价格,再向消费者收回来。

“你想想,当一个国家的税收,70%以上是靠间接税收回来的,这意味着,70%的税收隐含在商品的价格里面,是含在消费者消费支出的金额里面。”刘小兵说,而另一方面,社会上还有这样一个规律:收入越高的人,消费支出占其收入比重越低。相应地,他承担的间接税,占他的收入比重越低。这意味着,高收入人群,在国家70%的税收中贡献得越小;低收入人群,在这部分税收中贡献得越大。

“当然,有人会说,这只是贡献比重,从绝对金额来说,高收入者贡献的一笔金额,可能相当于好几个低收入者贡献的。”但刘小兵认为,从我国目前的金字塔形的收入分配结构来看,社会上低收入人群的基数更大,加总之后,绝对金额的贡献远超过高收入人群。所以说,这70%的间接税,更多的是面向低收入人群收取的,而不是向高收入人群。“因此,想要降低低收入人群的税收负担,不应该紧盯着个人所得税,而是要看间接税,其中又以增值税最大。‘营改增’之后,增值税要占到整个间接税的一半以上。所以,如果能把增值税的税率降下来,意味着所有的商品劳务价格都能降下来,那么,低收入人群也会因此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