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在匈牙利

本报记者;杨雪

2018-03-09期22版

“2015年,在匈牙利国家美术馆里,举办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展览——中国艺术家齐白石的画展,而联合策展人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匈牙利人!展品则不仅来自北京画院;还有匈牙利国家美术馆自己馆藏的齐白石作品!”北京画院副院长、文艺27组里最年轻的新委员吴洪亮告诉记者。

“让我费解的是,一个展览中她选了10余件齐白石的图稿,所谓图稿就包括写生稿、临摹稿以及创作前的草图等,是我们平时不太常用的!还选了荷花好几张、紫藤好几张,好像有些重复……”

这种策展思路在国内是“很不专业”的,但匈牙利策展人为什么这么选画呢?吴洪亮带着深深的怀疑在观察。直到布展时,他才豁然开朗:“西画创作要写生、打底稿。而在很多不了解中国艺术的西方人看来,中国的国画是拿起画笔就直接勾图上色,他们甚至会认为这是‘下的功夫不够’。齐白石图稿的选用,正好可以消解这种误会。多张紫藤、荷花、菊花、梅花并非无意义的重复,而是春、夏、秋、冬各几张!代表四季,来说明齐白石对‘造化’细致的观察,差异的描绘。”

展览的结果不言而喻:画展解除了西方观众对中国绘画的误解,也让西方人了解了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展览的成功,让吴洪亮的“深深怀疑”变成了“深深思考”:文化“走出去”,通常以作品、演出“带出国”的形式为主,但带出国的成本很高。尤其是重要藏品走出国门所需保险、运输、展厅、人员等各项支出的花费巨大。而且还常遭遇“水土不服”——由于周期短、文化背景不同等因素,很难在当地产生长效的影响,被当地主流文化接受。

为什么不利用已经身在国外的“国宝”、借助当地的学者资源讲好“中国故事”?捷克布拉格国家美术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均藏有100多件齐白石艺术精品……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有中国器物类藏品近20000件,包含铜器、玉器、漆器、雕刻、陶瓷、纺织品等丰富的类别,并且藏品品类齐全、时间连贯。而这些数量惊人的中国艺术藏品大都“养在深闺人未识”。而且,海外高校和相关研究机构中不乏致力于中国艺术研究的优秀学者。

为此,吴洪亮在他的《如何利用国际艺术资源讲好中国故事》的提案中建议:充分挖掘这些国际艺术资源,利用其他国家现有的条件,在当地完成中国艺术的展览、研究和传播。还要以国家的名义建立一个稳定的机制,用于资助海外的中国艺术研究人才和海外的博物馆等机构开展中国艺术项目。这类项目成本低、见效快、影响大、融入深,能事半功倍地提高我国的文化软实力!

“另外,在海外美术馆、博物馆等机构中还可赞助中国艺术展厅或中国艺术馆。日本就曾因为长期支持美国波士顿美术馆,使得该馆的东亚艺术收藏与研究以日本为中心展开。”吴洪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