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侨乡的乡愁

一件联名提案背后的故事

本报记者;韩雪

2018-03-09期22版

3月5日下午,侨联界小组讨论已经结束了,会议室里还有两位委员凑在一起热烈讨论着什么。凑上前一看,陈式海委员正邀请和向红委员在自己准备提交的一份提案上联名。

算上和向红委员,提案联名栏里已经有5位本界别委员签上了姓名。

陈式海委员的这份题为《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注意加强传统华侨村落华侨文物保护利用》的提案,正跟“侨”这个群体有关。

中国有福建、广东、广西、云南、海南等传统侨乡省份,陈式海正来自福建这个老侨乡。据他介绍,在福建当地有着华侨农场、华侨特色建筑、华侨祖屋、华侨宗祠、涉侨寺庙、华侨博物馆、华侨纪念馆及涉侨档案、侨批、文书、族谱、拓片等丰富的华侨人文资源。“侨批是海外华侨通过海内外民间机构汇寄至国内的一种汇款暨家书,在2013年已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陈式海解释完又说,“但涉侨文物调查保护利用方面却不尽如人意。”

“福建漳州市芗城区明清古街附近的简氏侨馆,是旅居印尼的南靖华侨简番忠发动海外简氏华侨于1845-1850年捐资兴建的,主要是简氏家族往来南洋、台湾时在漳州的投宿之所。”然而,该侨馆历经160多年风雨早已破败不堪,在2003年遗迹被列为危房。据陈式海介绍,在福建、广东等侨乡,类似的华侨物质文化遗产还有很多。

“多数华侨博物馆虽然为各级侨联组织创建,但在基建等方面面临困难。”陈式海列举了福建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的例子,“这座国内有影响力的华侨博物馆,至今没有享受博物馆免费开放的专项资金。”

“组织开展华侨文物普查,加强对重点侨乡村落保护,将传统桥村和涉侨文物交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建立健全涉侨文物保护机制。”陈式海的系列建议中,不仅有侨乡干部群众的期盼,也带着接续与海外华侨人文联系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