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中医药事业要从教育抓起

——访全国政协委员、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副院长卢传坚

文/本报记者;郝雪

2018-03-09期23版

●不久前,川贝枇杷膏在美国走红引关注。3月3日,在全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中医药已传播到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走出去”不只是止咳糖浆。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标志着中医药的发展进入新时代。

●今年医卫界委员中有多位委员关注中医药的发展。

——编者

“我个人的体会是,凡是对西医了解得很透彻的人,一旦接触了中医就会更加热爱。”全国政协委员卢传坚在小组讨论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竞聘制激励医生荣誉感,让他们主动教学

记者:我国是中医药的发源地,中医药在我国拥有几千年历史,几经沉浮,如今,中医药又迎来发展的新时代,请您谈谈如何振兴中医药的发展?

卢传坚:中医药是门学科,具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讲究整体观念辨证论治,讲究人与自然和谐、天人合一。其理论源远流长,比较深奥,往往让初学者望而却步,因此,谈振兴中医药,首先要注重在学科教育中传承。

记者:但一般医生钟情的多是临床,如何激发他们热爱教育教学?你们当时面临怎样的背景,又做了怎样的探索?

卢传坚:2002年我开始从零起步探索,当时全国医学院校的附属医院都面临医疗任务重、教学是负担的困境。我当时是教学办的主任,在安排教学的工作中,发现大部分医生宁愿在临床一线,不愿意参与教学,了解和分析了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后,我们进一步出台相关措施,明确参与教学的医生在进修、晋升、评先等方面享有优先权,并加大经费补贴,从制度上保证老师来上课不会低于临床收入,使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与此同时,我们大胆提出“主讲教师竞聘制”的改革思路,希望实现“被动式参与教学”向“主动式参与教学”的转变,医生要上讲堂,必须符合基本条件竞争上岗。提出教学讲师设定准入门槛,要求除了医术水平够高,还要具有较高的语言表达能力,具备良好的医德、师德,只有符合条件的人,才能当主讲老师。在这种荣誉感的激励下,很多临床医生踊跃参加,彻底改变了医生被动教学的现象。

激发学生的内动力

记者:教师的问题解决了,如何培养学生呢?

卢传坚:培养学生能力最关键的是要立足临床,中医是实践性很强的一门学科,如果只是从课本上获取知识,四年理论课后去临床实践基本很难衔接。于是,我们通过创造见习机会,提高学生的临床实践能力。鼓励学生利用晚上、周末、寒暑假的时间到临床实习,这些都算作学分,只要学分够了通过考核就可以提前毕业,这也激励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有的班级学生很强,提前毕业后利用剩下的时间去考研,或者找工作,有更多施展的机会和空间。

医生是精英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更优秀的人才,除了普遍培养外,我们还建立了精英班。但在进精英班前,我们要求得提前进入励志班磨练。年轻人的成长励志很重要,现在的年轻人,各方面磨练都比较缺乏。我们制订了一项考核标准———每天要晨练,要求早晨六点一定要起床锻炼身体,且一年365天风雨无阻,只有坚持下来的才能进精英班。励志班是自愿报名参加,能坚持下来的人不多,如果从报名那天起一直坚持到毕业,学院会给他发一个荣誉证书,由院长亲笔签名。这对学生是非常好的经历证明。

记者:对这种历经磨练、自己有很强的内动力的年轻人怎么培养?

卢传坚:对精英班、励志班这种拔尖的人才,我们采用的是小组讨论,老师以问题为导向,引导学生围绕问题各抒己见、热烈讨论,锻炼他们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种方式特别符合临床思维。如疾病的鉴别、诊断,复杂疾病怎么处理,突发病人来了,怎么去处置,中西医结合怎么找到切入点等等,通过这样的锻炼,学生的能力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如果说早临床、多临床是面向培训,那精英班和励志班就是个性化的修炼。

中西医结合教育是培养医学生的有效途径

记者:你是学中医出身的,怎么会想到在中医药大学开办中西医结合专业,怎么看待中西医结合教育?与单纯的中医教育有什么不同?

卢传坚:我校中西医结合教育也是从零开始的,这和我个人的受教经历有关,我曾师从多个中医和中西医结合的国内名家。我还带了两届学生。开始是做专业思想教育,让学生先接触现代医学。其实,当时还是有点担心,怕学生未来接受中医会出现鸿沟。现实表明,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在思维能力、知识结构、开拓创新以及敬业精神方面都更好,中医思维更活跃,中医思想更牢固,原来那种担心不见了。

单纯的中医教育,在临床方面会很有体会,但科学研究的能力可能稍微欠缺,有很多医学大家就是中西医结合大家,以陈可冀、吴咸中、唐由之等名家为代表,就是20世纪50年代第一批响应号召西学中用的。“中医的魅力在于能让西医名家认同和力挺;如樊代明院士就是极力推崇构建整合医学的倡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