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日大委员:我愿做时代海洋里的一颗小水滴

本报记者;白杨;高峰

2018-03-13期12版

1995年,一位大学生在毕业纪念册上郑重写道:“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站在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的台阶上,看看那里的风景!”透过新任全国政协委员迟日大真挚的目光,能感受到当时那位青涩少年的意气风发和对专业的热爱。

就这样,迟日大带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成为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进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大学生。从经济庭到刑事庭,丰富的实践经验和日益增长的学识让迟日大更加理性成熟,对职业规划也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2003年,迟日大白手起家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我尊重律师这个职业,更尊重这个职业的操守。”凭着这份执着,迟日大领导的功承律师事务所两次荣获“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称号,他本人也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与此同时,迟日大也开始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作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副会长,他每年都要承担大量的律师业务指导、工作经验交流、律师权益维护、青年律师培训等方面的工作。

“这些工作花费的时间、精力多吗?”记者问。“多!但是,只有行业这条大河川流不息,每一个律所、每一位律师才能细水长流地更好发展。”迟日大

说。

有这样一件事,让迟日大记忆犹新。一位多次上访的老太太,认为法院裁决不公,有一天,她手里捏着一张皱巴巴的报纸来律所找到了迟日大。原来这份当地的报纸上刊登了迟日大作为长春市政协委员参加活动的报道,老太太认定他“指定能给个说法”。迟日大把法理掰开了、揉碎了用最简单通俗的语言解释,律所的工作人员回忆“就像娘俩儿在大炕上唠嗑儿”,一次不行两次,这次没解释清楚下次再解释,临别时迟日大总对老太太说“大娘,有啥想不通的,随时再来问!”并把往返路费让工作人员悄悄放在老太太的包里。有一天“唠完嗑儿”,老太太突然紧紧握住迟日大的手说,“小伙子,要是早遇到你,我就不一次次上访了,现在心头的‘疙瘩’解开了,要回去好好过日子了。”

看着老太太蹒跚的背影,迟日大感到政协委员这个身份赋予了他更多的责任,“这个职业不仅让我安身立命,获得了肯定和荣誉,也为我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铺就了一条道路。”

“希望今后能发挥专业优势,通过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法律援助和法治宣传,让公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感受社会主义法治的公平和正义。”今年全国两会上,除了关注行业内的一些热点问题,迟日大也把目光投向了民生领域,如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等问题。

采访结束时,迟日大对记者说,“如果每个人都是一滴不甘寂寞、勇于奉献的水滴,那么时代的海洋将会何等的波澜壮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