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

——部分民主党派建言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发展

本报记者 包松娅

2018-03-13期14版

今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出台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互利合作。3月7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明确要求,广东要抓住建设粤港澳大湾区重大机遇,携手港澳加快推进相关工作,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

今年两会期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热度持续升温。按照规划,这个包含珠三角9个城市、香港和澳门,覆盖人口超过6600万,GDP约1.3万亿美元的中国湾区,将有望媲美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成为第四个世界级大湾区。部分民主党派中央十分关注大湾区规划建设问题,为将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全球瞩目的世界级湾区建言献策。

发展:协同联动促共同提升

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前景毋庸置疑,但民盟中央在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关注中,留意到了其中的障碍,体制壁垒成为制约发展的突出障碍,三地金融业发展不平衡,资金总量排名第一的香港以10万亿元遥遥领先。金融机构引导力度欠佳,金融软实力发展滞后,粤港澳大湾区在这方面缺少高端研究机构,高层次专家也未能有效联合,国际财经话语权更是缺失。

“做好错位发展专项规划,引导财富管理产业发展。”这是民盟中央经过调研论证后提出的建议,依托行政首长联席会议,进一步扩大CEPA中关于促进财富管理三地融合发展具体措施,扬长补短,鼓励财富管理主体产业发展,同时给予一定的政策扶持和优惠。“完善粤港澳金融合作双向互通机制,在粤港澳大湾区试点放宽金融机构准入条件,推动港澳与内地金融机构相互进驻,推动三地基金公司、期货公司、证券公司等建立分支机构,推动上市公司相互挂牌。”

要促进整个湾区的共同提升,农工党中央认为,因涉及港澳两个特别行政区,建议由中央统筹设立粤港澳大湾区联合管理机构,下设工作机构,每年定期召开会议,以市场运行法则为导向,以整体对外拓展全球大市场为目的,完善一体化共商、共建、共享的统筹协调推进机制,将大湾区打造成为开放程度最高、开发水平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经济活力最强的模范区。

创新: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全球创新高地

对标纽约、东京、旧金山世界三大湾区,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全球创新高地,将是我国参与全球竞争、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抓手。

粤港澳大湾区创新资源丰富、创新能力突出、国际化水平领先,创新经济发展比较优势明显。但是香港、澳门与其他城市在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上存在较大差异,阻碍了创新合作,在创新要素的跨境流动上也存在障碍,除香港、澳门、深圳、广州外,其他城市企业处于全球价值链低端,急需转型升级。针对整个大湾区协同发展中的问题,民革中央建议,要创新体制机制,提升跨境协同创新效率。

“加快构建要素自由流动、市场深度合作、开放包容和高度国际化的新体制,创建广东创新中心,并与香港创新中心、澳门创新中心组建粤港澳创新产业联盟。”民革中央提出,要协同制定粤港澳三地科技创新政策,建立科技合作的常态化机制,同时构建大湾区协同创新生态体系。

农工党中央建议,要以创新驱动作为立足点和推进器,有效利用香港、广州、深圳三大中心区和其他城市在基础科研能力、科教创新能力、科技孵化应用、科技企业创设等优势,扬其所长、互补短板、创新理念、打造平台、夯实基地、发挥优势,“实现创新引领,转化创新成果,促进新能源、新材料、新制造等新兴产业的市场化蓬勃发展,将大湾区建设成中国式新型‘硅谷’”。

人才:搭建人力资源流通的桥梁

人才战略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最重要的一环。针对创新“引育留”机制,打造“人才洼地”,民革中央建议,发挥香港“超级联络人”角色,制定粤港澳大湾区的国际化人才引进政策,建立人员往来自由通道,并助其享受当地居民待遇。“支持在珠三角地区的创意产业园区和孵化器内设立港澳创客空间,并给予优惠政策,通过行业协会推进特定专业技术资格资质的互认。”

在加快聚集各种高端、领军、创新的国内外人才的同时,农工党中央提出,可建立定向服务本区的“粤港澳城市大学”,有针对性、有目的性地做到产业链———创新链——资金链——人才链之全链条有机无缝对接,使大湾区成为人才政策、人才培养、人才聚集、人才成长和发挥人才作用的高地。

民盟中央提出,充分利用侨乡资源和香港的离岸人民币中心优势,建立海外华侨离岸金融中心,为海外华侨提供家族办公室、财富传承等离岸金融服务,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项目时优先使用粤港澳三地人民币资金,将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我国离岸财富管理的先行区和实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