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阳委员:

用所学为国争光

本报记者;张原

2018-03-13期18版

牛仔裤、运动衫,郑春阳委员的一身休闲装时常让人联想到时尚青年,绝对想像不到他是一位世界顶级生物技术专家。

郑春阳毕业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在美国致力于酶制剂研究12年,发表多篇学术论文,获得两项美国国家级研究奖励。他发明的系列产品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并填补国内空白,对我国绿色可持续发展能发挥重要作用。

在美国,他时刻关注着祖国生物产业发展情况,但无论日常用品,还是工业用品,在高端领域基本都被国外品牌所垄断,关键技术没有中国人自己的。但作为一名掌握世界级生物技术专利的科技工作者,没有把自己所学用在祖国繁荣发展上,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正是这片赤子之心,让他在看到天津滨海新区作为国家战略蓄势发展,在美招募人才时,毅然决定到天津高新区开展研究,科技报国、实业报国。

做首席科学家容易,但亲身创办企业就不那么轻松了。在天津滨海高新区,郑春阳委员创办了强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从零起步,要强大起来,除了要有技术专利外,还要资金、要人支持研发,以实业支撑发展。他和他的团队夜以继日地工作,研制出市场上基本为国外产品所垄断的几十种分子生物学工具酶。

“然而,在研发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个项目所需的投入是超预期的,研发周期也会很长。”郑春阳说,“在滨海新区这块热土,我得到了很大支持,被评为高新技术企业、专利试点企业、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获得扶持1400万元。但很多困难需要自己解决。”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困扰,郑春阳制定了以“分子生物学工具酶”“化妆品用生物活性因子”“顶级生物护肤品”三个短线项目支持长线项目发展的思路。

几年下来,这位科学家让人最先联想到的是他的顶级化妆品,而他自己也为当时的决定所骄傲。科研的副产品成为一大民族品牌,难道不是意外的惊喜么?

在研发高技术、创办企业的几年摸爬滚打中,郑春阳以一位科技工作者的科学态度观察着分析着科技成果转化的规律,这次他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提交给大会两份提案:《关于减轻中国生物技术产业税负的建议》《关于提升中国化妆品产业整体技术水平的建议》都与自己的工作分不开。他在提案中提出,生物技术的高学历人力成本占企业总比例很大,应做增值税抵扣减轻研发企业负担,这有利于国家战略的实现。我国BT产业要与IT产业一样取得成功,必须依靠国家的政策,如税收支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