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徐景坤呼吁博士培养应向地方高校倾斜

“双一流”大学不是贴标签要看能否培养一流人才

李木元 顾书亮

2018-03-13期22版

本报讯(记者李木元顾书亮)

“无论一流大学,还是一流学科,不用太着急去‘抢’,只有培养出一流的人才,才有资格被称为‘一流’。比如博士培养指标分配,部属高校指标远高于地方高校,有些地方高校水平并不差,完全可以多培养一些博士,为国家创新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多作贡献。”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副校长徐景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呼吁,改革博士培养政策,在博士学位授权点审批及博士招生指标上向地方高校倾斜。

徐景坤认为,博士研究生培养质量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既涉及教育领域人才培养规律的问题,也涉及社会整体培养环境的改善。否则,再好的制度,再多的量化考核指标,也培养不出高质量的人才。

“近年来,很多地方高校学科建设取得了迅猛进展,部分学科水平已达到甚至超过部属高校。可博士招生指标却增长缓慢,中西部地区尤为明显。”徐景坤建议,选择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试点,试点单位根据自身经费、导师能力、学生宿舍等条件自主确定博士招生计划,并向教育部报备,教育部只负责对博士培养质量严格监控;实施博士培养过程全公开制度;每一位博士生其导师、经费、业绩等要有专门网站公开并接受社会监督,以此促进高校对博士生质量的重视。

另外,有人认为我国每年博士毕业生人数已超过美国,已是博士培养大国,且我国博士培养质量不如发达国家,要严控招生数量的观点。徐景坤不太认同。“如果比较中美两国人口基数,我国博士生数并不比美国多。此外,我国每年有不少博士赴美发展,减少了国内从事创新工作的力量。”徐景坤说。

“博士生培养应严控质量而非数量。”徐景坤建议,扩大博士生培养规模,促使大批优秀博士进入产业界带动科技、经济发展及就业。同时,强化培养质量监控和导师能力监管,年度博士学位论文评估如果非优秀良好比例超过5%,次年开始限制该单位招生,彻底使博士生培养模式由“入学难毕业易”向“入学易毕业难”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