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村乐:做乡村振兴的“助推器”

李荣锋

2018-03-13期26版

核心提示

▲▲▲经过8年的沉淀和努力,村村乐已经覆盖全中国60多万个行政村,平台会员注册量超过1500万,实现了在中国80%的乡村覆盖率,拥有近35万的活跃站长,线下可执行人员超过400万、通讯数据超过2000万,一个“基于熟人社会的新型农村互联网社区服务平台”正在让千万农民受益。

▲▲▲随着党的十九大提出“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村市场成为更多企业新的战略方向和利润增长点,村村乐作为农村互联网领军者正在帮助农民在创业致富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依托“村里有人”的核心优势,村村乐为企业提供了完整的县乡村整合营销解决方案。线上,村村乐拥有村庄门户网站、有好商城、线上社群;线下,村村乐能够精准落地,实现一村一站长、一村一面墙、一村一活动、一村一系统、一村一店面。

▲▲▲越来越多的商业巨头找到村村乐,希望村村乐助推其产品与服务下沉农村,通过越来越多的项目下沉,村村乐为广大农村会员赋能,以网络众包模式引导农民创业创富。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为亿万农民描绘了一幅美丽乡村的现代图景。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要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科学制定规划,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

“听到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感到十分振奋。8年来,村村乐一直扎根农村,融入农村,在帮助农民创业致富的道路上不断前行!”村村乐创始人胡伟激动地表示。

从刷墙广告公司到农村电商平台,从“网络村官”到帮助搭建“村务综合管理平台”,经过8年的沉淀和努力,村村乐目前已经覆盖全中国60多万个行政村,平台会员注册量超过1500万,实现了在中国80%的乡村覆盖率,拥有近35万的活跃站长,线下可执行人员超过400万、通讯数据超过2000万。一个“基于熟人社会的新型农村互联网社区服务平台”正在让千万农民受益。

凭借“村里有人”的优势,以村庄站长为基点,通过网络众包模式,村村乐已经成为中国乡村领先的农村整合营销平台,以覆盖广、纵深大著称于业界。

“社交+电商”:

每个村自己的交流平台

提起村村乐的起源,胡伟的初衷其实很简单。

2008年左右,中国政府推出了“家电下乡政策”,以补贴的形式鼓励农民购买家电,扩大内需,促进新农村建设。

当时,胡伟的公司承接一些大品牌的“家电下乡”推广调研业务。为了更好地帮助这些品牌在农村推广,也为了能够利用互联网为乡亲们提供服务,这个从河南驻马店市一个叫胡庄的村子走出的大学生就想对照着校友录做一个以乡村为单位的村友录网站,取名为“村村乐”。

按照这个设定,2009年,村村乐网站的雏形搭建起来。起初它只是一个类似于论坛形式的社区。但基于中国村数量的庞大,在随后的4年里,村村乐在其网站上以村为单位建立了64万个论坛形式的社区。而在此之前,国内还没有一家网站专门为一个村搭建交流的平台。

平台搭好后,胡伟一开始没把它当回事,只配了一个兼任网站编辑和网管的程序员,另外就是一个美工。但后来胡伟吃惊地发现,每天用户自然搜索来的流量特别大。

“很多从农村离开的农民工或大学生想了解下自己家乡的变化,就会搜索自己村的名字;有的人本身就是村主任、村支书或者大学生村官,他们一直想找到一个能发布本村信息的平台,而村村乐恰好满足了这种需求。”

特别是从2012年开始,智能手机迅速在农村普及,很多农民开始上网。整个农村社会跳过PC时代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为了方便管理,村村乐在每个行政村设立一名网络村官,村民用户可自行申请。在用户活跃的村庄,会出现几个村民都申请成为网络村官的情况,村村乐便根据活跃程度进行筛选。

除了像论坛版主一样,网络村官是个“很有面子”的职位;他们还可以承接村村乐给他们提供的兼职赚钱机会,在线下实现本地创富。

靠着这种模式,几年下来,村村乐一共招募有35万个网络村官,这些人成为村村乐最有价值的资源之一。

“刷墙公司”的壮大

——依托35万“网络村官”

2012年,胡伟的广告公司接到一笔业务,帮一个品牌商调查中国南方的农村喜欢什么样的电视机。“别再找人进村了,我们用村村乐来做。”胡伟突发奇想。

他把调查问卷寄给要调研区域的网络村官,再由网络村官拿着问卷去找村民填写,最后按照问卷的数量打给网络村官一笔费用。

“调研任务完成的质量和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胡伟在其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我们可以把广告业务分给网络村官去做,能让更多的村民知道村村乐,我们的用户就越来越多;用户多起来,广告业务就做得更快,还能拿到更多订单。

最初在农村的广告模式其实很单一,就是“刷墙”。

那些曾经大书“放火烧山、牢底坐穿”或者“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的地方,变成了企业广告的重要载体。

这时,35万个网络村官就成为关键的一环。

村村乐的“刷墙模式”是这样的:公司接到刷墙业务后,由客户选择想刷的区域和标语的范本;公司把业务下发到每个网络村官手里,由他们准备刷墙材料,承包给村民或自己去刷;网络村官完成刷墙任务,把图片发给公司检验;公司检验合格后给网络村官支付费用。

家住河北衡水市故城县夏庄村的刘泽辕就是村村乐35万“网络村官”中的一个典型。

“我们家三代都在村里刷墙。爷爷和父辈是免费刷,从政治标语到以计划生育为主题的标语,再到上世纪90年代后与致富有关的标语都刷过。”

到了刘泽辕,他发现,品牌广告也能被刷上夏庄村的墙壁,于是,他也开始了靠刷墙体广告获得收入的生活。

在过去这些年中,经他手刷上夏庄村墙壁的广告主角从家用电器变成了个人电脑,又变成了智能手机。

别小看那些乡间垅上长约10米、高1.5米的墙体。简单相加起来,可长达15万公里、面积达150万平方米,相当于7.5个可以同时容纳9.1万名观众的鸟巢国家体育中心。

“咱村里有人”

——深入农村毛细血管

刷墙业务带动了网络村官的活跃度,更重要的是,让村村乐形成了“村里有人”的独特优势。

2015年3月,被联想收购的摩托罗拉移动业务落户武汉,在湖北启动招工5000人的项目。村村乐找到联想,利用网络村官的人脉帮联想招了几百名工人。祁登一是湖北鄂州碧石渡镇李境村的网络村官,在镇上承包了一家店铺卖家用电器。他把村村乐的招工信息打印出来贴在店里宣传,并帮忙进行第一道筛选。“(这个尝试)解决了部分农村闲散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实现了用工企业和务工者之间的精准对接、精准就业。”村村乐运营中心负责人贾春江说。

事实上,目前村村乐的劳务业务已经成熟运营,从农村招工、招生两个精准需求入手,有效链接用工企业与农村闲置劳动力,打造了集“线上发布+线下推广”、立体化、覆盖全国农村的就业服务体系。

随着中国电子商务运营者的渠道下沉,以及争夺农村电子商务用户的大战打响,在帮众多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农村的墙上刷过广告之后,胡伟看到了村村乐更多的潜力。

“我们可以为农民用户提供资讯、生活信息、社交服务等,还可以成为电商的平台。”

如今,网络购物和网上支付正在成为农村网民的新风尚。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农村互联网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农村网民增长到1.76亿人。这一年,中国农村有7714万的网络购物用户,使用网上支付的人也超过6276万———这两个数据的增幅,超过了城镇网民。

借此东风,一个叫做“有好商城”的电商平台逐步建立起来。

在这个平台上,各村把他们优质产品筛选出来。村民不去各个电商网站拼价格,而是在村村乐讲故事,通过村村乐的流量平台对外传播,打造一村一品的品牌,并对接相应的微商平台。

同时,村村乐还开发了一些线下活动,比如“小镇大集”,利用积累数年的商业资源找到有渠道下沉意愿的品牌,在农村传统的赶大集日子,集中宣传推广品牌商品,并以较低的价格卖给当地农民;同时联合当地网络村官,把当地农产品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出去。

46岁的冯美学就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这位福建省泰宁县大田乡的“网络村官”,也是“小镇大集”活动第一站的直接负责人。

在看到了村村乐的公告后,冯美学申请了对接,并为这个落地项目忙碌了两个月。

他在大集前,寻找一个相对显眼又足够宽阔的地方,租下来为各个品牌划定推广区域;再找到泰宁县政府、商务局、大田乡政府等政府部门,挨个说明自己做电商帮村民销售农产品的想法。

大集那天,热闹的集市上,摆放着村村乐带来的联想、美的等品牌商品,村民可以以较低的价格买到心仪的产品。

在大田乡,并不是家家有网。村村乐在这里设立了“村村乐服务中心”,为村民提供网购、信息发布、寻人、充值、购票等服务。“以后会有更多的品牌通过村村乐过来。同时,我们公司也会在村村乐收集信息,定期把村里的农产品收过来,再上网站卖到城里去。”冯美学说。

对于一些特定的产品,村村乐更有着无可替代的优势。

化肥就是其中之一。传统的销售方式,都是经过省、县、乡镇等层层经销商,最后到农民手里。“是不是可以省掉中间环节,直接把化肥从厂家运过来给农民。”

村村乐农资业务负责人丁磊找到了湖北省最大的化肥生产厂———宜化集团,经过商谈,宜化集团答应生产一批化肥,低价给村村乐经销,为了避免与传统经销商产生矛盾,这批化肥外包装上写有“专供村村乐”的字样。

“农村是熟人社会,需要信任基础,当地网络村官卖化肥,比城里人下乡去卖节省很大成本。”丁磊说。

在那年8月,村村乐平台在河南卖出1500多吨化肥。

还有很多人在村村乐上找到了营销和销售渠道。

比如,做服装生意的北京通州区西集镇郎东村的网络村官董娜就在村村乐上卖出去了几千件衣服。在她看来,村村乐的流量虽然很少,但用户的黏性和忠诚度很高。对于没什么钱做广告的小卖家来说,村村乐是一个不错的营销和销售渠道。

还有一些人在这里寻找潜在投资项目。胡伟自己也投资了一些活跃在村村乐上的农村“能人”。比如他投资过一个用众筹模式进行山羊养殖的项目,一只羊还没出栏,就被认领了。

不仅仅是商业

——重塑基层生态

2016年3月24日,在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的案例分享课上,面向来自20多个国家的80多名学生,胡伟受邀讲了一堂名为“BusinessattheBaseofthePyramidclass(底层经济的商业模式)”的课程,分析的就是村村乐的商业模式。这也开创了一项纪录,村村乐成为入选哈佛商学院100多个关于中国企业案例中诞生时间最短的一个。

胡伟在课堂上详细介绍了村村乐多年来的会员培养和黏性维护,并强调这些会员作为村镇的意见领袖,不仅在线上发挥极大的管理价值,在线下活动中也拥有巨大的商业潜力。

在案例主讲人MichaelChu教授看来,村村乐这种借助互联网为农民引导创富的商业模式具有全球性的意义。

事实上,村村乐不仅在商业上有借鉴的价值,更深层次上,它也在改变着农村的基层生态。

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五瞳村的村民袁红悟体会尤为深刻。

袁红悟说,以前村民们卖东西,得拉到集市上去,或者等着有人下乡来收购。现在很多村民直接登录村村乐,搜索邻近镇子甚至是全国各地的农产品收购信息。由于能便捷查询到外地同类产品的售价,村民们对于农产品的价格更加心中有数。

不少村干部都很支持网络村官们的工作。袁红悟有时候做活动,可以直接调用村委会的“大喇叭”,这比挨家挨户发广告的效率高多了。另外,袁红悟还能免费使用村委会的办公场所来做活动。村主任也会组织村民来村委会学习怎么用电脑和手机上网。

村村乐还在影响着地方的招商。比如村村乐做了一个“我为家乡找投资”的活动,有个养殖能手拿到了近8000万元投资。胡伟说,基层政府往往人手有限,比如很多县的商务局,正规编制也就10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村村乐无意中替政府培养了很多不用发工资的跑腿工。

一些村官开始把村村乐当做全新的“行政工具”。比如,周衍江是村村乐的网络村官,也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富水镇沐河村的大学生村官。

他平时会把村村乐当做一个农产品宣传平台,把流量导入到村里在淘宝上开的店。但他最喜欢的是在村村乐上公布村里的政务信息。这些信息过去都是写在村里的小黑板上,没有什么人看。现在不一样了,很多返乡的年轻人和在外地的村民,会在村村乐上看家乡动态和招聘信息。周衍江就曾在村村乐上帮一些返乡村民找到过短期养羊工的工作机会。

折腾出动静后,乡镇领导找到周衍江,让他帮着把镇里的一些信息发到村村乐上去。

一些网络村官,因为给乡亲们带来很多帮助,最后通过选举,成为了真正的村官。

胡伟说,在村村乐上,沉淀着农村第一批网民,这些人意识超前、执行力很强、熟悉当地乡土乡情,更能了解农村最需要什么。

因为接地气,所以高大上

村村乐的发展模式获得了更多人的认可。

2016年4月18日,曾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及摩托罗拉管理委员会主席的刘军出任村村乐董事长。这也意味着村村乐获得了来自刘军的投资。“村村乐的网络众包模式让我看到了它区别于传统IT行业的巨大优势,我认为它更适合现在的经济环境,而农村市场无疑是一片待开发的蓝海。”刘军这样评价。

作为村村乐的天使投资人,吴世春一度建议村村乐涉足村村帮业务,即建立一个针对“三农”的类似知乎一样的信息问答平台。同时,他还建议村村乐涉足村村贷业务,即做“三农”的小额贷款业务。在他看来,只要村村乐把村村帮和村村贷做好,想象空间就更大。

村村乐也确实开始在向其他更广的方向布局。

比如金融和物流方面,据胡伟透露,已经有了“村村融”和“村村送”的布局。“村村融”的目标是挖掘农村的贷款场景,比如农民盖房子、买种子、创业等,由村村乐对接上游的银行、保险、理财产品等公司,下游对接为农村提供服务的网络村官。“村村送”则是发动乡村小卖店的店长,每人分配一个免费电动车发展物流,在进货同时承接乡镇到农村的各类物流需求,可以解决乡镇到农村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如今的村村乐,注册用户达到了1200余万人左右,蕴含着巨大的发展前景,更大的蓝图正在铺展。正如胡伟在哈佛商学院最后用一句话总结村村乐商业模式成功的关键:“因为接地气,所以高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