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观点

2018-04-16期08版

必须依托强有力的法律,降低未成年人面临的网络风险。

——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沈德咏

有关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律、法规和规章,比较分散,缺乏系统性和完整性,亟须加强专门立法。

——全国政协委员、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陈智敏

制定一部法律,重要的是明确各相关主体的权利义务。

——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还应关注权益保障的问题,要解决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全国政协常委、台盟浙江省委主委张泽熙

条例的制定关键在于要突出条例本身的有效性和操作性,要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和领域内,发挥重要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广东省委主委张嘉极

对于游戏开发和运营商,要严格监管,一旦出现问题,从严查处,并增强多因素身份认证体系,强化实名认证,增加动态人脸识别程序和身份证信息比对。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副主席于欣伟

条例应进一步明确互联网企业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中的行业主体责任,互联网企业也应强化行业自律意识,主动承担社会责任。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吉林省委主委孔令智

青少年对网络体验的需求,包括但不仅限于网络游戏、网络动漫、网络视听等多个领域,互联网产业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但产业发展过程中,既要照顾到企业的利益,又要注意社会的问题,针对未成年人这个特殊群体,需要制定一些限制措施。

——全国政协委员、共青团中央维权部部长王锋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要与现有的法律、法规相衔接配套。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

《条例》应该明确监护人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中的权利,倡导家长提升网络素养,强化家长对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责任意识。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中央常委、台盟湖北省委主委江利平

通过社会、学校、家庭三个层次的联动,强化青少年网络相关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的教育和普及工作,提升他们对于网络法律法规的了解程度和规范意识,学会用法律的武器捍卫自身权益。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辽宁省朝阳市委主委邢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