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是集边疆、民族、山区、贫困四位一体的省份,深度贫困县的脱贫攻坚任务异常繁重。距离承诺脱贫之日不足1000天,云南政协人感到了巨大压力———

聚智合力攻克深度贫困“山头”

——云南省政协十二届三次常委会议综述

本报记者 孙权 吕金平 实习记者 李茜茜

2018-07-11期12版

到2020年,让贫困地区群众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中国共产党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作出的庄严承诺。云南是集边疆、民族、山区、贫困四位一体的省份,攻克深度贫困堡垒,是打赢脱贫攻坚战难中之难、重中之重。必须下猛药、出重手,聚智合力攻克深度贫困的“山头”。

距离承诺兑现之日不足1000天,云南政协人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秉持不弃一地、不掉一人的情怀与责任,云南省三级政协组织联动、三万政协委员行动,在扎实调研的基础上,6月20日至21日,云南省政协召开十二届三次常委会议,会议紧扣“加大力度推进云南深度贫困县脱贫攻坚”议题展开协商议政,建言献策。

这是一次高规格、多维度的协商。会议期间,省政协邀请省委、省政府领导,与省政协常委共同探讨一线脱贫攻坚的良策。大会安排12位省政协常委发言,并设立了分组讨论环节,4个小组分别围绕“产业就业扶贫”“生态扶贫”“健康扶贫”“守边强基”深入交流,每个小组都有省直部门相关负责人参加,与委员们面对面探讨攻坚思路,寻求脱贫对策。

■三级政协联动3万委员行动

“没想到我能列席省政协常委会议,聆听省级领导和各位常委、专家学者对深度贫困县的脱贫攻坚建议。”6月20日,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绿春县政协主席何玉才见到记者,感慨万千。像何玉才这样的参会者共有27位,他们是云南27个深度贫困县的政协主席。同样受邀参会的还有不是省政协常委的州市政协主席。

为使此次常委会议协商议政取得实效,5月以来,省政协组织4个调研组,围绕4个专题进行深入调研。省政协要求4个调研组必须把27个深度贫困县全部跑完一遍。

调研中,省政协邀请所赴州市政协主席、深度贫困县(市、区)政协主席以及住地省政协委员一同参加,并引导他们以问题为导向,积极提出意见建议。

“这次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是全省三级政协组织联动、3万政协委员行动,围绕脱贫攻坚中的重大问题和难点问题协商议政,促进脱贫攻坚的一次生动实践。”云南省政协主席李江表示,今后,省州(市)县三级政协还可以通过联合开展调研、视察和协商,联合开展民主监督等,更有效地汇聚各方智慧、更广泛地增进思想共识、更全面地反映情况和意见,助推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落地生根、执行到位。

■如何收获“美丽”与“富裕”

产业扶贫如何才能做到真脱贫?生态扶贫如何才能收获“美丽”与“富裕”?健康扶贫如何才能实现不返贫?边境扶贫如何才能实现安得下、守得住、能致富?

6月21日,省政协机关各分组讨论会现场气氛热烈。常委们根据调研情况,阐述思考,提出建议。

“深度贫困地区大多地处偏远山区,信息不畅、生态脆弱、发展基础差,扶贫开发既面临生态修复治理和保护环境的重任,又面临产业发展难、脱贫成本高的困境。”熊瑞丽常委建议,做好产业扶贫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机衔接,注重县域经济发展规划与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加快形成“一村一品”“一县一业”发展新格局。

“产业扶贫最难的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缺少与农户的利益联结机制和共享机制,该情况在奶牛养殖业内屡见不鲜,即奶牛养殖业不断亏损,牛奶加工业利润却屡创新高。”伍达天常委补充道,政府要做好中间服务,在新型经营主体和贫困户之间建立利益共享机制。

高中建常委则从省级层面搭建农产品种植、农产品交易大数据中心平台方面,建议全面梳理27个深度贫困县5970个贫困行政村“一村一品”“一县一业”清单,运用电子信息平台精准指导规模化种植,避免产业发展同质化问题。

“要出台和落实产业扶贫的具体措施和办法,引导和鼓励龙头企业到深度贫困地区进行产业扶贫。”曹荣根常委强调,在深度贫困地区针对龙头企业构建“大产业+新主体+新平台”发展模式和开展“科研+种养+加工+流通”全产业链业务。

李大剑常委认为,“万企帮万村”解决了“万企”帮谁的问题,但没有有效解决谁来帮“万企”的问题,很多民营企业的自身发展还面临着诸多困难。他建议,通过允许公益扶贫捐赠所得税税前扣除、吸纳贫困人口就业税收优惠、扶贫龙头企业认定等特殊支持政策,真正为帮“万企”作出努力,让企业能够放心专心地参与到“万企帮万村”行动中。

■打造“生态、绿色+”长效机制

如何推进生态扶贫,是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杨鸿生常委建议,要把理论全面融入到农村贫困地区产业扶贫和经济发展中,从长远角度确保脱贫、永久脱贫和绿色生态与经济社会永续和谐共生、高质量发展。

“自然保护区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开发和发展,群众靠山却不能吃山。”李坤珍常委提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内有多个自然保护区,一边要群众守土固边,一边又要群众搬离生态保护区,“留与离”成了一大突出矛盾问题。她建议对易地搬迁的群众采取生态补偿措施解决贫困问题。

常委们建议,云南省应积极融入国家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推动上下游生态补偿机制创建,拓展生态扶贫和协调发展新途径。省委、省政府要高度重视这一重大历史机遇,责成有关部门积极与国家有关部委对接,进行规划和整体安排,在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中体现云南省生态区位的重要性,在争取国家生态补偿、解决云南省脱贫攻坚方面赢得主动。

■健康扶贫要“四重保障”

“充分发挥大病保险基金作用”等健康扶贫话题也是大家讨论的焦点。

成联远常委以昭通市开展健康扶贫为例首先发言,云南省建档立卡户参保费由各级政府财政全额补贴,为解决经济困难家庭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提供了保障。但对于非贫困人口,尤其是生活在农村的贫困边缘人群,参保费要全部自缴,许多群众对此意见较大,有的边缘户家庭甚至拒绝缴费。成联远建议,适时调整云南省现行的所有建档立卡户参保费均由各级政府全额补贴的政策,建立全省建档立卡户参保费实行政府和个人分类分担的医保缴费机制。

杨静常委围绕“充分发挥大病保险基金的作用,使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和医疗费用兜底保障‘四重保障’”的思路,建议进一步调整完善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政策,提高基金使用效率。

张宽寿常委则提出,要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提高乡村医生合理收入,提升乡村医生业务水平和服务能力,解决在岗乡村医生养老保障,落实离岗乡村医生生活补助。

■让边境特色小镇充满魅力

调研中常委们了解到,8个边境深度贫困县地处生态安全屏障区,以生态建设为中心来谋划守边强基攻坚战的政策体系尚未形成,在脱贫攻坚中,生态护林员指标少;在产业振兴中,没有专门的生态旅游、生态农业扶持政策。

魏艺红常委建议,对边境地区进行统一规划,因地制宜建设民族文化鲜明、产城融合、城旅结合、城乡统筹、充满魅力的边境特色小城镇,让边贸更活跃、边民来往更便捷。“从国家和省级层面明确加大支持边境小城镇建设的力度。”

“推动边境地区优化行政区划,加快城镇化进程,重点加强边境贫困地区交通运输建设。”熊梅常委表示,要加强边境劳务外国人管理,积极引导中央和省财政扶贫资金、援助资金向边境地区特别是深度贫困县倾斜。

贺昆常委参会前,专门到基层实地调研,“虽然很多村镇有很好的资源,但由于道路交通基础设施严重滞后,产业发展面临着生产成本高、交易成本高,优质产品难以转变为优势商品的困难。”

常委们纷纷提到,边境一线基础设施短板多,交通是最大的制约和发展障碍。

黎家松常委说,道路交通基础设施滞后,需要大量资金,现在缺乏资金来源。他建议对边境贫困地区采取差异化政策扶持,让边民能够安心、尽心地守土固边。

“在云南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时刻,省政协常委们提出了健康扶贫、产业扶贫、生态扶贫、边境扶贫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尤其是要探索出一条边境地区脱贫固边的新路子,我们需要更明确的思路、更精准的举措。”在听取常委们的发言后,云南省副省长陈舜说,省政协把推进云南深度贫困县脱贫攻坚作为常委会议的专题协商议题,各位常委对打赢脱贫攻坚战积极建言献策,提出了很多有针对性、前瞻性的意见建议,充分体现了政协委员能监督、善监督、敢监督的履职能力,对推动党委政府科学决策、精准施策提供了智力支持。

陈舜表示,产业扶贫是脱贫攻坚的关键所在。下一步,省政府将树牢绿色发展理念,大力发展高原特色现代农业,全力打造“绿色能源”“绿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这“三张牌”,助力脱贫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