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集锦

2018-08-10期08版

周景扬:

大学应该是研究型还是教学型的,我认为都不是,而应该是学习型的。大学的定位不是着眼于行政部门,而是学生。因此要加强目标导向方式学习,加强学习动机,并且在学习中探索学习、深入和应用三方面的深入链接,使得学用结合。

郭大维:

我们一直在坚持全人教育,纳入关怀弱势、社会创新、解决社会重大议题、社会服务与资源分享等部分。尤其在社会流动关怀弱势问题上,针对学校低收入生比例一直较低情况,专门对这些学生生活给予照顾和补贴。贺陈弘:

大学唯一不变的任务就是一群人为了培育一代一代的人才聚集在一起,技术创新可能是这一时代的需要,但是要是把此作为大学长期发展的唯一目标也是不可取的。从需求端而言,是需要技术创新。但是从驱动端,大学已经不能坚持过去单一学科的传授,走向开放弹性等也是时代驱动。现在我们做的很多,更多的要想的是什么不能做,不要做。

赵涵捷

台湾高等教育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少子化”,到2028年,入学总人数与现在相比可能要被腰斩,很多学校有可能招不满。原因在于学用落差,我们一个海洋所毕业的硕士,找了份工作去当品咖啡的师傅,着实可惜。因此台湾高等教育亟须松绑,提升高教竞争能力,聚焦重大议题。

林建华:

学者就是大学,人是第一位的,战略是学者制定的,也是执行的。什么是好的大学?可能有很多因素,但个人认为核心上以及最终是要聚焦最优秀的教师和学生,营造氛围,使他们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当前中国各个领域发展非常迅速,有的已经超过了理论层面,我们在要实践中去吸纳,未来北大在人才上也会逐步从实践中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

王树国:

不要把自己的价值看得过于重要,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星球上,都要跳出自身发展为了人类共同利益去发展;想想古人的智慧,苏东坡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校长们也要跳出教育看教育,跳出地球看世界,大学校长不要都去局限于排名,真真过去做一些对世界人类文明进步有利有帮助的事情。

吕建:

现在正是百年未遇的大变革,人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把问题抛出来,但是没有答案,大学的变革就是在回应时代呼唤。张懋中:

教育要学“问”,不要只学“答”,很多问题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找到答案。要回到华人对学问的尊重初衷上来,要磨炼学生去学习知识,去寻找答案,去磨炼学生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要在下一个百年让世界看到中国人站起来强起来了,责任重大,因此现在看我们大学要做的其实就是营造氛围,奠定基础,为后代打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