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藤牌操与戚继光的鸳鸯阵

本报记者 林仪

2018-08-10期10版

近日,平潭综合试验区举办平潭藤牌操传承基地落成典礼,助力藤牌操的传承与发展。据平潭综合实验区藤牌操协会会长蒋心华介绍,平潭藤牌操传承基地落成后,每周将在固定时段安排练习,希望吸引各个身怀技艺的藤牌操师傅来此交流学习,恢复部分失传的套路,并且进行重新打磨改进。

鸳鸯阵、雀跳步、手中飞舞的藤牌与“敌”方的长矛相接,一片刀光剑影……具有450多年历史的平潭藤牌操,以其独特的方式,再现了边疆军民保家卫国、英勇无畏的历史场景。2017年1月,平潭藤牌操入选《福建省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成为平潭独具特色的标志性项目。

说起平潭藤牌操,离不开明抗倭名将戚继光所创的抗倭战术“鸳鸯阵”。

明朝嘉靖年间,倭寇大举入侵,在山东、江苏、安徽、浙江、福建、广东等六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因为浙闽沿海多山陵沼泽,道路崎岖,大部队兵力施展不开,而倭寇大部分由日本浪人武士组成,其战术灵活多变、刀兵凶悍,又善于设伏,好短兵相接。针对敌人的特点,戚继光创造了克敌法宝、新的战斗队形———“鸳鸯阵”。

“鸳鸯阵”以12人为一作战基本单位,长短兵器互助结合,可随地形和战斗需要而不断变化。阵形最前为队长,次二人一执长牌、一执藤牌,再二人为狼筅手,接着是四名手执长枪的长枪手,再跟进的是两个手持“镗钯”的士兵担任警戒、支援等工作;最后一名为负责伙食的火兵。“鸳鸯阵”不但使矛与盾、长与短紧密结合,充分发挥了各种兵器的效能,而且阵形变化灵活,正好抑制住了倭寇优势的发挥。

鸳鸯阵之所以屡建奇功,藤牌兵功不可没。

藤牌,又称团牌或滚牌,以黄麻藤皮、藤条为材料手工编制。编织必须紧密,才能抵御敲打。藤牌外形呈圆盘状,直径70~90厘米,重6~9斤,中心凸出,酷似一顶大斗笠,里面编有以藤条编成的环作手肘套和联结一条横木手把,便于武者把持。

在抗倭战场上,戚继光采用轻捷的藤牌兵屡胜倭寇。戚继光《纪效新书》记载道,盾牌“其来尚矣,主卫而不主刺,国初本加以革,重而不利步”,故改“以藤为牌,铳子虽不御,而矢石枪刀皆可蔽”。至于演练藤牌的方法,何良臣《阵纪》说道,“赖礼衣势、斜行势、仙人指路势、滚进势、跃起势、低平势、金鸡闯步势、埋伏势”八种,至于姿势,则要求“盾牌如壁,闪牌如电,遮蔽活泼,起伏得宜”。都是灵活的上步、退步、小跳步等。

戚继光依靠“鸳鸯阵”大破倭寇于浙江临海,九战九捷,平息了浙江的倭患。由于在浙江受到沉重的打击,嘉靖三十九年(1560)后,倭寇在福建的活动更加猖獗。嘉靖四十一年(1562),戚继光受命入闽剿倭,于平海卫大败倭寇。随后率军解仙游之围,灭山贼吴平于南澳,基本平息了东南沿海的倭患。

戚继光入闽后,驻扎在平潭的藤牌兵向乡勇传授“鸳鸯阵”以打击倭寇,自此藤牌操传入平潭。

如今,藤牌阵法已经融入了民俗,变成了一种操、武舞,但依然保留着武术套路和技击技术。

藤牌操动作特点是“矮、滚、实、劲、圆、活”。“矮”:要求每个动作都要屈膝。因藤牌兵需要以牌遮身,人的身体各部位不能外露。“滚”:学藤牌舞要先学“滚”,“滚”已成为藤牌舞的表演风格特点。“实”:吸收南拳的打法,要求马矮步实,气沉身稳,在实战时能抵住其它兵器的袭击,舞时要腰板直,不开胯,眼平视,不花俏。“劲”:出刀时要迅、猛、准,给人以架式健美、威武有力的感觉。“圆”:舞藤牌时要求大臂带小臂,腕要灵巧,这样把牌轮一圈,就可以巡行全身,使整个粗犷有力的舞蹈平添了几分秀气和妩媚,给人以美感。“活”:指身体灵活,捷如猿猴又凶如猛虎,跳要轻松又需提气。

有一个藤牌操的口诀:“人矮腿屈隐牌中,蹲身急滚刀生风。运牌圆滑全身遮,以短制长藤牌功。”

平潭藤牌操藤牌选料台湾阿里山,编制工艺极其考究。内容多为两军对垒,互相攻守等。舞者右手持短刀,左手拿盾牌对舞,或同持叉、棍者对打。队形有八字阵,一字长蛇阵等,还有鸳鸯阵、三才阵等。以打击乐伴奏为主,即怀鼓、京鼓、大锣、小锣、大钹、小钹,并配以唢呐曲牌,曲调明快,表现强烈的战斗气氛。演变为舞蹈之后,舞路程序共有六阵:一字长蛇阵、双龙戏水阵、三才定穴阵、四门兜底阵、五虎靠山阵、九宫八卦阵和十面埋伏阵。六阵之后即为单打、双打、三打,最后以藤牌手舞狮祝捷结束。

目前,藤牌操的传习范围很广,从福建平潭综合试验区潭城镇盛南庄,到浙江省温州市的瑞安,再到江西省永新的龙源口、烟阁等南片诸乡,然后到广东省的海陆丰地区、台湾高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