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带一路”上的“那些花儿”

——民盟上海市委盟员发挥专业优势投身精准扶贫纪略

左娟娟 周彩玲 顾意亮

2018-09-14期03版

去年8月,在民盟上海市委组织的一场参政议政研讨会上,一群来自上海交大的盟员们提出:“身在‘985’、‘211’高校,我们有更开阔的国际视野,更前沿的信息储备,理应承担起精准扶贫、科技扶贫的责任。”这一想法得到民盟上海市委和学校党委统战部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2018年是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5周年,近日,盟员们决定沿着“一带一路”的路线,寻找扶贫攻坚的发力点。

“真没见过这样扶贫的!”

8月的宁夏水草丰美,正是旅游旺季。固原地区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跋山涉水、刨土挖根、实地采样、鉴定品种,摘了一大堆“花花草草”带回去。他们就是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民盟盟员们,此次来到固原是利用暑假进行扶贫考察。

固原位于宁夏西海固贫困山区,是中央确定重点扶贫的“三西”地区之一。早在1994年,民盟上海市委与民盟宁夏区委结成对子,以西海固地区为重点开展扶贫工作。

光有“输血”还不够,如何帮助当地“造血”,利用特色资源真正实现脱贫?民盟上海交大委员会主委、芳香植物专家姚雷动起了脑筋:“我国是芳香植物资源大国,但多数资源分布西部贫困地区,当地疏于对这些资源的开发利用。固原有没有被忽视的芬芳呢?”

在姚雷的带领下,交大盟员立刻对固原的特色植物资源进行了摸底调查,不少鲜受关注却具有开发价值的芳香植物资源进入了考察团视野。在六盘山时,天空突降大雨,专家们个个瞬间变成“落汤鸡”,但还是坚持在雨里采样。当地陪同的基层干部也被深深感动了,他们连连称赞,说:“真没见过这样扶贫的!”

此次共采摘草本、木本芳香植物达17种。回到上海后专家们一头扎进了实验室,不久便传来了令人激动的好消息,植物精油提取工作和气相色谱检测结果显示,多种植物具有极大的开发价值。

“这不仅是科研的惊喜,更能够为固原精准扶贫带来巨大福音。只有通过开发本土特色植物资源,建立高附加值的产业,才能从根本上造福固原人民。”姚雷说。

坐拥资源却为何没能做强

新疆在上世纪60年代首次成功种植薰衣草,之后薰衣草成为伊犁地区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另外,伊犁察布查尔县的红花种植面积超过13万亩,是全世界最大的红花种植基地和出口基地之一。伊犁的特色资源本应为当地经济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但现实是该地区贫困帽子始终难以脱去。

上海交大民盟考察团与当地相关部门和企业座谈、走访贫困户,共同探讨特色农业产业如何发展。盟员们发现,当地不少精油企业虽然做大了,却没做强。“瓶颈在于产业精细化不够,还要不断提高中后端技术,对产业链条精准定位。”姚雷等专家从精油加工以及市场问题给予建议。

在甘肃酒泉,上海交大民盟考察团还特别邀请了美国一家著名精油公司加入,深入了解当地苦水玫瑰种植加工存在的问题,研讨当地原生植物红柳花的开发利用,探讨美国精油公司与种植基地进行产业对接的可行性以及后续合作方向。

“高校+政府+企业+农户”模式开启,上海交大民盟组织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精准扶贫焦点不散、靶心不变。“实地调研使我们亲眼看到了贫困农户的渴望,了解了企业所面临的困惑。也感受到当地政府的决心信心,更发现了贫困地区在建设过程中呈现出来的强大优势与潜力。我们要把自己的专业特长和党派工作的有机结合,能尽己所能为脱贫攻坚发挥一点作用。”姚雷代表他的盟员伙伴们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