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继明:

回望与建议:再谈我国带薪休假制度

本报记者 刘圆圆

2018-09-14期09版

中秋节将近,很多人在计划合家欢聚的小长假要如何度过。

中秋节作为法定节假日始于2008年,这是此前冯骥才、赵丽宏、李汉秋、纪宝成等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多年呼吁的结果,特别是第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于2007年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全面改革我国节假日制度的提案,主张拆散“五一”黄金周,将清明、中秋、端午、重阳和除夕等传统节日确定为国家的法定节假日,同时推行带薪休假,对于推动形成现行假日制度起到积极作用。

如今,人们向往更美好的生活,不仅关心节假日数量的多少,更关心如何把节假日过得更好。对此,蔡继明表示,进一步完善节假日制度,重点在于落实双休日和带薪休假,确保劳动者的法定休息权,才能真正使人民获得更多幸福感。

假日制度变革

从经济因素转为以人为本

“从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到2008年之前,我国节假日制度的调整,主要是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蔡继明认为,这一时期最有代表性的就是1995年5月1日起“单休日”改成了“双休日”,从此国人的节假日一下子增加了52天,达到每年111天。

“在此之前我们一直都是单休,而当时国际上已经通行双休日了”,蔡继明表示,这主要是由经济社会发展过程本身的要求所决定的。“工业化社会,更加紧张、繁重和复杂的工作,要求劳动者必须劳逸结合,过度疲劳反而影响工作效率。比如5天的工作分散到6天,造成人浮于事,照明、取暖能源浪费等问题。经验证明,多一天休息可以节约能源消耗,反而是经济的。”所以,在蔡继明看来,这次假日制度的调整跟旅游并没有直接的联系,而是单纯地要提高经济效率,促进经济发展。

在“双休日”实行4年之后,1999年国务院再次调整节假日制度,增加了3天法定假日(“五一”由1天调整为3天,国庆节由2天调整为3天),同时通过挪用(借用)前后4个双休日,形成了“五一”、“十一”和春节三个为期7天的“黄金周”。“1998年前后,正值东南亚发生金融危机对我国进出口贸易产生负面影响,原国家旅游局联合10多个部委建议国务院,通过调整节假日推行‘黄金周’长假期以推动旅游业发展。所以,这次调整还是出于发展经济特别是拉动旅游的考虑,从此国人的假期总天数增加到114天。”蔡继明如此解释了第二次节假日制度变化的前因后果。

到了2008年,国务院将“五一”法定假期从3天又缩减为1天,同时增加清明、端午和中秋三个传统节日为法定假日。蔡继明表示:“这次调整意义重大。我国的传统节日是千百年来民间自发形成、广大民众直接参与的一种文化习俗,已经融入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的日常生活中,将这些传统节日确定为法定节假日,既弘扬了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有利于家庭和睦、社会和谐,也有利于我国在国际社会的和平崛起。对于公民来说,这三个节日都是民俗节日,是老百姓在民间自发形成的,也是真正的人民节日。所以这次假日制度的调整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精神。国人假日由此增至115天。”

2008年节假日制度调整的另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国务院颁布了带薪休假条例,从而使早在1995年就写入劳动法的带薪休假制度开始正式在全国推行。2013年国务院发布《国民旅游休闲纲要》提出,带薪休假制度到2020年要基本落实。

法定假日与世界接近带薪休假差距较大

蔡继明表示,衡量我国节假日总量的多与少不能泛泛而谈,还要看节假日的结构。“国际上通行的节假日制度,由三部分组成。”蔡继明说,第一部分是双休日。我国与西方国家一样,一年52周,每周休两天,全年共休104天。“双休日制度安排是用来保证劳动者休息而不是用来旅游购物的,其目的是在连续工作5天后通过2天充足的休息缓解疲劳,以保证下一周再精力充沛地投入工作。”

第二部分是法定纪念日即节日。通常根据各国的历史、政治、传统、文化等因素设立。“例如西方有圣诞节、复活节、愚人节,我国有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我国目前共设置7个法定节日,除国庆节和春节各放假3天,其余5个节日各放假1天,总计11天。”

第三部分是带薪休假。目前我国带薪年假的时间根据工龄分为5天、10天、15天,相比欧美一些发达国家而言天数较少,有的西方国家带薪年假多达一个月。

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提供的调查数据,除去全世界相同的104天双休日,我国11天法定节假日在62个被调查国家中属中等偏上水平,甚至超过美国等发达国家。然而,在带薪年假这个节假日组成部分,我国与世界平均水平还差距较大。

蔡继明表示,目前我国与一些发达国家假日总量的差别主要在带薪年假。

推进带薪休假

用“分散式休假”代替“黄金周”

蔡继明对记者表示,随着国家节假日制度的改革与带薪休假的逐步落实,公民全年拥有越来越多的休假天数。统计显示,全国法定假日和周末休息日由改革开放初期的约60天增长到目前的115天,占全年的比例超过31%。“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节假日制度的调整,总体上看适应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体现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的科学发展观,实现了与国际社会通行制度的接轨。”这是蔡继明对40年来我国节假日制度改革的总体评价。

在蔡继明看来,当务之急不是再增加假期总量,而是首先保证现行法定节假日得到全面落实,让每一个劳动者的法定休息权益得到保障,同时优化节假日的结构,使公众从有限的节假日安排中获得更多的幸福感。

对于“黄金周”这种集中出游的形式,蔡继明认为是弊大于利的。“旅游景区人满为患,公共服务设施因短时间内迎接大量客流而供不应求,导致人们出游的体验下降。同时井喷式的游客到访,也会对景区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造成难以恢复的破坏,不利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蔡继明表示,“因此,我始终认为带薪年假是最适合旅游休闲的制度安排。”蔡继明说,“国际旅游组织从来都是通过提倡落实带薪休假来推动旅游业发展的,因为这种制度安排休假时间较长,便于长途旅行,同时又非常灵活,人们可以选择不同的季节,与不同的节假日拼凑起来,最重要的是可以分散度假,不会出现‘一窝蜂’的现象。”

蔡继明认为,破解带薪休假难题,首先需要找准“病根”,然后对症下药。他说,要切实落实带薪休假,首先要党政机关的“一把手”带头,其次要提高带“薪”的含金量。

“目前很多单位都实行‘工资+奖金’的薪酬模式,有些单位工资占比较低,奖金较高。而带薪休假之‘薪’究竟指什么,并没有明确规定。于是很多用人单位把‘薪’界定为工资,而不包括奖金。这样,员工带薪休假拿不到奖金,损失很大,很多员工也就‘不愿意休’了。”

对此,蔡继明建议有关政府部门应该对带薪休假之“薪”加以明确界定,不仅指工资,而且包括奖金等收入。至于员工应该拿多少奖金,津贴、补贴应该怎么算,这些问题都可以讨论,从而使员工与用人单位的权益达到平衡。只有这样,人们才能享受到货真价实的带薪休假福利。

蔡继明表示,随着带薪休假制度的全面落实,人们最终必然会要求用“分散式休假”代替“黄金周”,“到那时,‘黄金周’的存废也许就不再是一个公众关注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