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敖虎山:

陪伴休假,是最好的爱

本报记者 刘圆圆

2018-09-14期09版

“其实,我可供自由支配的休假时间非常有限,不过但凡能挤出时间休假,我会首选陪伴家人和孩子。”全国政协委员敖虎山是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也是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秘书长。凭这一连串的头衔,可想而知他工作的繁忙程度。也许也是为此,当敖虎山提起休假,首先提到的是家人。

“我曾在美国密苏里州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工作了将近5年,也是那段经历,让我养成了有假期尽量陪伴家人和孩子的习惯。”敖虎山说,那时,每到周末,他或带孩子们去博物馆、科技馆;或者邀请同事、朋友来家里聚会,每个家庭做一两道菜,大家聚在一起边聊天边欢度周末。“有时这样活动两天也不轻松,但这种‘累’跟工作的‘累’不一样,每到周一上班时,还是会心情愉悦、精神饱满地投入新一周的工作。”

到每年年假时,就更是要彻底放松一下了。“那时的年假一般有2-3周,除了回国探亲,经常约上朋友、带上家人一起到佛罗里达州度假,或开车去各大国家公园。”那时,欧美等国家的休假体系相对完善,海外工作经历,也让敖虎山养成了休假陪伴家人的习惯。

所以,回国时,除了固定的值班,周末他也延续着之前国外的生活模式,带着孩子逛公园、逛博物馆,或者到郊区度周末。“现在,由于社会职务多起来,我的工作越来越忙,孩子的课业也越来越重了,但只要有时间,我还是喜欢陪着他们。”敖虎山很自豪自己与孩子间的良好关系,“每次出差归来,一双儿女总是跑过来与我拥抱,表达几日不见的想念。”

“家庭是国家和社会一个非常重要的单元,能经常与家人一起互动、一起休假,既有利于孩子的茁壮成长,也有利于大人的情感释放。”作为一名医生,敖虎山也从科学的角度阐释了休假对于个人乃至国家的重要性。“休假是一个非常好的预防疾病、减少医疗保险支持,以及提高工作效率的方式。孤独和过度劳累往往是抑郁症以及其他疾病的来源。”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法定假日几次增多,这是好事,我们需要努力的是,真正让每个人都享受到休假。”敖虎山说,当他开设的心血管预防、心肺复苏等公益讲座走向基层,发现一些基层的工作者几乎不休周末,作为一名医生,他很是担心。为此,敖虎山也呼吁社会要多宣传休假的重要性,要让每个公民都有张有弛地工作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