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晋年消灭“四大旗杆”

梅兴无

2018-11-08期10版

1946年3月,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第三旅兼三边警备司令员贺晋年调任东北民主联军合江军区司令员,奉命前往东北指挥部队剿匪。

当时,合江匪患极为严重,其中,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孙荣久4支顽匪势力最大,号称合江“四大旗杆”。

贺晋年上任伊始,土匪就给想他来个“下马威”。1946年8月15日,佳木斯各界群众集会庆祝抗战胜利一周年,公审7名日伪罪犯。当罪犯被押入会场正在宣判时,突然,土匪的子弹射向主席台,贺晋年身边的警卫员中弹倒下,集会群众在慌乱中被踩伤,有的被流弹击中。

骚乱平息后,贺晋年拿到一张反动传单,上面写着“贺晋年当心吃‘花生米’”。接着,土匪又接连血洗了萝北和依兰两座县城,包括萝北县长在内的20多人被枪杀。

土匪如此嚣张,贺晋年勃然大怒。他到三五九旅借调了一个骑兵团、一个步兵团增援,成立合江剿匪总指挥部,他任总指挥,三五九旅副旅长谭友林任副总指挥。

在合江土匪中,谢文东为“四大旗杆”之首,贺晋年决定首先打掉他。此前剿匪多采用大部队进剿战术,贺晋年提出了“小分队进剿”的策略,这便是《智取威虎山》中“小分队”的来历。一支支的精干小分队开进了老爷岭,分头出击;同时指挥剿匪部队灵活机动地采取“楔子”“钉子”“锥子”战术,把老爷岭东北部划为6个片区,每个片区插上一个营的“楔子”;每个片区在土匪经常出没的路口,派小分队驻扎下来,钉上“钉子”,形成首尾呼应的长蛇阵,并在牡丹江各渡口派重兵把守;再派若干精悍小分队像“锥子”一样分路扎进老爷岭,顶风冒雪,横“扎”直“锥”,发现匪迹,猛扑快打。在“三子”战术的打击下,各路股匪给养被切断,路口被堵死,弹尽粮绝,惶惶不可终日,纷纷投降自首。

贺晋年还要求各小分队放手发动群众,广泛查找土匪的踪迹,查找土匪的密营和粮食藏匿点,查到一处捣毁一处。没了粮、没了窝的土匪,成了一群没头苍蝇四处乱窜。

贺晋年亲率一支部队翻山越岭追剿土匪。他同战士们一样,怀揣大饼、咸菜,追匪途中饿了,玉米面大饼就着咸菜疙瘩边啃边追。一次在过牡丹江时,他骑的枣红马因疲劳过度,马失前蹄,载着贺晋年跌入冰窟窿,所幸身边警卫员敏捷地将他救起,马却被江流卷走。

贺晋年累病了,发起高烧。警卫员要送他回佳木斯养病,他坚决不同意,说:“要使土匪累得趴在地上,我们就要有不怕累得吐血的精神才行!”

土匪被贺晋年的剿匪部队追得如丧家之犬,饿得跑不动了,纷纷举手投降。贺晋年判断谢文东为了活命一定会伺机逃过牡丹江,就派出小分队化妆在牡丹江各渡口蹲守。1946年11月20日,小分队将无路可逃的谢文东生擒。

谢文东被打掉后,合江土匪一听到“贺晋年”三字,就望风而逃。贺晋年指挥剿匪部队乘胜追击,又抓获了李华堂、张雨新、孙荣久3大匪首,连根拔掉了“四大旗杆”,彻底肃清了匪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