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的醉后画作

沈治鹏

2018-11-08期11版

1904年,傅抱石出生于江西南昌一个修伞匠家庭。八九岁时父亲去世,母亲靠补伞和替人洗衣来抚养体弱多病的他。巧的是,傅家西邻是一家裱画铺,东邻一家刻字店。稚气十足的傅抱石常常跑到隔壁去看人家裱画、刻字,逐渐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他靠东拼西凑来的钱念完江西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艺术科。

在第一师范学校这段时间,他不断去旧书店,疯狂阅读一些古代画史画论方面的著作。当读到记述石涛的图书《瞎尊者传》(陈鼎著)中“我用我法”一句时,傅抱石顿开茅塞,并对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的思想欣赏不已。

一个偶然的机会,傅抱石结识了徐悲鸿。徐悲鸿看过他的画后,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才气。在徐悲鸿的鼎力推荐下,傅抱石获得了公派赴日留学的机会,随后徐悲鸿又一路扶持、提携他。

傅抱石爱朋友、爱酒,爱美术事业。在美术界,大家都知道他“爱酒如命”,他的一方闲章就叫“往往醉后”。他爱饮酒后画画。有一次喝醉后,便提笔作画,自觉非常有感觉,很顺手,越画越多,后来迷迷糊糊了,心想第二天再修补一下这张最得意的画。

次日起床后,却找不到这张画了。傅抱石大脑里跳出的第一个念头:一定是画得太好,不知被什么人拿走了。找了两个月之后,有一天他打扫房间,竟然在蚊帐顶上发现了这张画,但它已经被撕碎了。原来那晚大醉之后,傅抱石自己把画撕碎,揉成一团,顺手抛到蚊帐上了。

1959年,傅抱石与关山月合作,为人民大会堂绘制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那时国家很困难,但周恩来总理知道他作画时的嗜好,还专门给他特批过白酒。